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六、协理六宫(一)
    升平署知道如今的咸丰皇帝喜爱看戏,这广胜丰又排的是如今振奋人心的事儿,不敢擅专,连忙禀告皇帝,皇帝来兴致,宣了剧本看过,不禁龙颜大悦,要广胜丰进宫供奉,这才有了漱芳斋的这出戏。

    皇帝看完了戏,精神亢奋,兴致勃勃之余觉得有点累了,身子有点困乏,打了声哈气,便叫六宫众女各自回宫,自己个奉着康慈皇太贵妃起驾去了寿康宫安歇,兰嫔等人盈盈拜倒,等皇帝皇太贵妃的车架起身之后,杏贞扶着帆儿起了身,转过头看到**众嫔妃默默无言候在原地,杏贞疑惑地问着身后最近的贞嫔:“姐姐,各位姐妹这是怎么了?还不回宫歇息着?”

    贞嫔恭顺地看着杏贞,施了个礼,悄然出声:“兰嫔娘娘,诸位妹妹等着娘娘您发话呢。”

    杏贞恍然大悟,在心里给自己脑袋上拍了一个巴掌,当然要等着本宫,必须要等着本宫,因为皇帝给了本宫协理六宫的权力,所以,理论上,现在**除了寿康宫和养心殿的人,我什么人都管得到了!杏贞在心里流的口水像似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天老爷,上一辈作为一个小公司的小职员,都是被无良的老板东奔西顾地使唤的命,没有使唤别人的资格啊!

    杏贞给自己心里暗暗打气,得意了一番,转眼笑了起来,“都是自家姐妹,何须如此拘礼?往日该是怎样,从今往后呀,要我说,那还是怎么样。”拿着绣着兰花花样的绢帕子挥了挥手,“散了吧,明个晌午,咱们姐妹来我储秀宫聚聚,我呀进宫这些日子了,几个姐妹们还认得不全呢,路上遇见了,不知道怎么称呼,要是失了礼,姐妹们就要埋怨我了。”几个位份低的嫔妃连连说不敢,“再者呢,我呀,也有些事要和大家商量商量。”

    “是,兰嫔娘娘。”众人到底没失了礼数,等着杏贞一行人走出了漱芳斋,才各自道别,结伴回去。

    丽贵人的永和宫和贞嫔的钟粹宫都在东六宫,两座宫殿也在不远处,两人于是结伴而行,夜里也没叫太监背了轿辇,两个人便携着手,信步走回东六宫去,身后跟着两行宫人亦步亦趋。

    冷月无声,凉风冥冥,丽贵人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太监宫女,全是自己的心腹,然后悄声地对着自己挽着的贞嫔说道:“娘娘,也不知道那兰嫔明个是要找大家议什么事,我估摸着是要立威呢,娘娘您可是潜邸的老人儿,到时候妹妹们要是吃了委屈,您可要给妹妹们做主的呀。”说这话的时候还紧了紧自己搭在贞嫔手臂上的手。

    贞嫔神色淡淡的,不急不慢地说道:“只要我们自己恪守本分,自然就不会成了那出头的鸟,”自从贞嫔上次委婉地向着咸丰皇帝提醒**不得干政的祖宗家法来,皇帝当着自己的面倒是唯唯诺诺,转过头却赏了储秀宫一对羊脂白玉如意,如意如意,这不就是要按她心意吗!之后皇帝便对着自己神色淡淡了起来,连自己的钟粹宫都不大来,还好自己立马住了嘴,再也不说这些事,只一心侍奉好皇帝罢了,皇帝也算是念着往日的情分,才又时常来了钟粹宫,有时候喝喝茶,下下棋,听听琴,倒是也在钟粹宫其乐融融,这才没失了皇帝的宠爱和眷顾。自己难道这么蠢,为了丽贵人他他拉氏的几句挑唆就上当,当起那针对兰嫔的急先锋来,然后让别人渔翁得利?自己虽然读书读的不多,却也还没那么傻。“我瞧着兰嫔也不是挑事的人,咱们淡然处之,这就没差。”

    丽贵人脸色僵了一下,随即含笑恭维了一句,“还是娘娘心胸宽大,臣妾这是万万学不来的。”

    “妹妹说笑了。”

    永和宫,内廷东六宫之一,位于承乾宫之东景阳宫之南。明永乐十八年建成,初名永安宫,嘉靖十四年更今名。清沿明旧,明代为妃嫔所居,清代也为后妃所居。清康熙帝孝恭仁皇后久居此宫。其后,又有道光帝静贵妃,就是如今的康慈皇太后,现在是丽贵人的居所。

    永和宫为二进院,正门南向,名永和门,前院正殿即永和宫,面阔五间,前抱厦三间,黄琉璃瓦歇山式顶,檐角安走兽五个,檐下施以单翘单昂五踩斗栱,绘龙凤和玺彩画。明间开门,次梢间皆为槛墙,上安支窗。正间室内悬乾隆御题“仪昭淑慎”匾,吊白樘箅子顶棚,方砖墁地。东西有配殿各三间,明间开门,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檐下饰旋子彩画。东西配殿的北侧皆为耳房,各三间。

    后院正殿曰同顺斋,面阔五间,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明间开门,双交四扇门四扇,中间两扇外置风门,次间梢间槛墙,步步锦支窗,下为大玻璃方窗,两侧有耳房。东西有配殿各三间,明间开门,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檐下饰以旋子彩画,精妙绝伦。

    丽贵人在殿内卸了妆,长发蜿蜒及地,如同一匹乌黑色的瀑布垂在地上,双手脱了镶金珐琅彩宝石梅花护甲,放在了梳妆台上,叹了一口气。

    刚把床榻上的绣被展开,又点了安神香,春儿转过身子,把帐子放了下来,看见丽贵人叹了气,便上前关切的问道:“主子,这是怎么了?身子不舒服?”丽贵人摇了摇头,耳边的红宝石坠子左右摇晃,春儿便又改口问道:“是今个兰嫔的事还是,还是贞嫔的事儿?”

    丽贵人手里拿着一个圆形的漆器,把它拧开,挑了些玉色的膏状物抹在手背上,左右柔荑互相抹了一会,才闲闲地开了口,轻轻的说道:“贞嫔是心里藏的住话的人,所以我刚才挑了几句,没见她说什么旁的话,倒也正常,兰嫔吗?如今可真是如日中天了,要是他日生下了皇子,”丽贵人脸上一抹狠色闪过,“那我可真是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那娘娘您的意思是?”春儿扶着丽贵人上了床。

    “为今之计,只有早日怀上龙子,这才有可能升到更高的位份上去,春儿,上次太医给的坐胎药以后每日都记得提点着我,叫我按时喝,听到了没?”

    “是,娘娘。”

    “今个皇上是歇在养心殿了?”

    “据咱们宫里去养心殿看过的小太监回来说,皇上是已经歇下了,您也安寝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