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六、协理六宫(二)
    钟粹宫。

    贞嫔放下了手里的书,眼神一阵迷茫,最终也还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自己个在外头这些事上实在是不甚了了,终究是难比得上储秀宫的那位,哎,自己个在家里学的是管家的本事儿,就在管管仆人,料理下内务,可是,这六宫协理之权,还是给叶赫那拉氏拿了去,嘴里的肉,岂能吐了出来?也就是想想罢了。

    贞嫔吩咐了一声贴身的宫女梅心,梅心把一碗黝黑的汤药递了上来,贞嫔咬牙仰着头一口气吞了下去,也不用蜜饯解解苦味,嘴里泛着酸苦的味道,整个身子陷入了云锦的被子之中,贞嫔按了按自己的肚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坦,贞嫔无言睡去,帘外的海棠花式样烛台上点着红烛,泪痕斑斑。

    第二日,储秀宫。

    今天的天气分外的好,下了许久的雪在前几日就停了,宫里面管事的太监,早就洒扫好了宫室,青石板的宫巷上头不见半点积雪,远处迤逦着来了几行人,站在储秀宫门前头迎着各宫嫔妃的唐五福笑的脸都笑开了花。虽然这气温是极冷的,但是唐五福心里那是火热一片,自打自个儿进了储秀宫来,这宫里头就没这么热闹过!这英嫔贞嫔云贵人丽贵人婉常在容常在几位宫里的主位娘娘可都应着自个儿小主的命令,马不停蹄地跑了过来,嫔妃们看到自个儿守在宫门口接着客人,几位主仆上下无不笑脸相待,几个小丫头还上赶着喊“唐公公,唐公公”的,这面子真是赚大发了!

    一群嫔妃站在正殿前头候着这协理六宫的兰嫔,英嫔和婉常在打量着正殿前的两只铜鹿,刚过了片刻,安茜从殿内走了出来,向着各位嫔妃福了一福,笑着开口道:“各位娘娘,兰嫔娘娘正在写点东西,听各位娘娘都到了,赶紧让我来请着小主们先进殿用茶,娘娘立马就出来。”

    众人都拿眼看着贞嫔,披着大红色呢绒的披风的贞嫔闻言一笑,“那姐妹们就先进殿吧,外头风大,也不宜久站。”

    云贵人是潜邸的老人儿了,资格更在贞嫔之上,她是一贯的心直口快,嘴里嘀咕了几句“下马威”之类的话,恰恰被站在边上的丽贵人听到了,丽贵人也没多说话,用手帕掩嘴上,悄没声地笑了一笑。

    众女进了储秀宫的正殿,按照着各自的位份款款坐下小朱子和小夏子拿了茶上来奉给各位嫔妃,各位嫔妃倒是各自相谈甚欢,这时候的咸丰朝**还没什么规模,只有在座的寥寥数人而已。

    过了一会,众人只听得小太监们拍了拍手,嘴里还叫着:“兰嫔娘娘来了。”嫔妃们一一站起,垂着手沉默不语,候了片刻,杏贞从后殿转了出来,穿着一袭月牙色的毛边旗袍,外头罩了件墨绿色的褂子,头上顶着银如意宝石新果金蟋蟀大拉翅,鬓边点缀着几朵粉色的绢花,耳朵上挂着浑圆的东珠耳环,整个人的妆容清淡秀雅,不多着粉,端庄中点着一点点的俏皮,大方中带着一点点的优雅,杏贞看着众人都到了,不由开口笑道:“诸位姐姐都到了,我却是迟了,真是失礼,要向姐姐们赔不是了!”

    众位嫔妃在英嫔贞嫔的带领下,整齐地行了个大礼,口里齐声道:“给兰嫔娘娘请安。”

    “何须如此,快快起来。”杏贞连忙上前,扶住了英嫔贞嫔两位,将她们拉了起来,口里还连连埋怨,“两位姐姐这不是在戏弄我吗?同在嫔位,行如此大的礼,难道叫妹妹我也跪着磕个头回礼不成!”杏贞一句话逗笑了英嫔和贞嫔,英嫔伊尔根觉罗氏是国子监祭酒彦昌之女,家世渊源,整个人温润如玉,极富有书卷气,英嫔笑着说:“本来是无妨,如今娘娘有了协理六宫之权,咱们自然要守着规矩。”

    “嗨,这算什么事儿,”杏贞挥着帕子叫众女一一坐下,自己转身坐到了正殿的宝座之上,居高俯视着众女,“我说句实在话,咱们在皇上皇太贵妃那里头守礼那是自然的,咱们自家姐妹日常相处,何须行如此大的礼,那岂不是拘束了自个?不值当!日后啊,还是随意着点好。”

    “是。”众位嫔妃欠了欠身,口里一同称是。

    杏贞坐在宝座上,和各位寒暄了片刻,丫头们送上了茶水和糕点,见众人用了会茶,杏贞清了清嗓子,示意自己有话要说,众位嫔妃齐齐停下说话,抬头看着兰嫔娘娘有什么话要说。

    杏贞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淡淡开口,说的如此不经意,风轻云淡的,却是说了件让众位嫔妃差点坐不住的事儿。

    寿康宫。

    康慈皇太贵妃穿着鹤鹿同春的褂子,眯着眼盘腿坐在炕上,手里还摸着一串佛珠,嘴无声开合,默念着佛经,边上的茶几子上还留着一杯泡着大红袍的万寿菊纹茶盏,只是茶盏里已经是微冷半空,是一杯残茶了。

    过了片刻,门帘子打开了,走进来一个瘦小的老太监,低着头站在皇太贵妃的身后叉着手,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也不说话。

    皇太贵妃坐在炕上,闭着眼睛念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开口问道:“老六出宫了?”

    “回皇太贵妃的话,六爷已经出了宫门了,老奴送到宫门,看着六爷出了紫禁城才回来的。”那瘦小的老太监赫然是寿康宫大总管德龄。

    “你也不用这么小心,我毕竟抚养了皇帝十多年,我怎么能不知道皇帝的性子。”皇太贵妃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殿内的饕餮兽首鎏金香炉里散出的袅袅檀香烟出了神,“先帝一旨双封,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到底还是依了先帝的话,皇帝的性子绵软了些,也不是杀伐的性子,要是换了雍正爷,我这老婆子也早就可以陪着老六一起去西天咯。”皇太贵妃抬手挡住了德龄想说的话,“无妨,我礼佛这么些年,神佛庇佑,这些话说了就说了,也无妨,”皇太贵妃起了身子,想从炕上下来,德龄赶紧上前扶住了皇太贵妃,皇太贵妃缓步向着外间走去,“如今依然是咸丰二年年底了,我老婆子什么也不想了,就想着老六在外头能过得舒坦点,这不,皇帝委了他差事,叫他奉旨管理正蓝旗觉罗学事务,这些小事做做就得了,皇帝也不会猜忌他干涉军国大事,或者存着有什么不妥当的心思。”

    “皇太贵妃顾虑深远。”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