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十六、协理六宫(五)
    杏贞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着咸丰皇帝说着话,话题是天南海北的胡扯,就是不谈放在明黄色布幔铺的几叠奏章,皇帝几次想要谈起南方的事,都被杏贞小心翼翼地绕开了。杏贞和咸丰皇帝说着杭州的景致,杏贞说起了杭州的风景,兴奋地指手画脚起来,说起去六和塔看潮,到宝石山嗅枫叶,去满觉垅听桂花落下,断桥走走,巧遇白娘子,西冷逛逛,苏小小就在某辆油壁车等着他的郎君,孤山访半池残荷,龙井听陆羽讲经,万松书院看看梁祝。说到得意处,杏贞还念起了柳永的《望海潮》起来: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竟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睛,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咸丰皇帝嘴里念叨着这两句词,眼睛盯着炕上的蜀绣山水画插屛,一副神往之色,“真想去江南走一走看一看啊。”

    杏贞抬起了头,看着脸色惨白的咸丰皇帝,这才意识到,这统治者中国四亿多的天子,其实不过是二十岁刚刚出头的一个小伙子而已,在一百多年后,二十一岁还是刚入大学,开始了自己的泡妞吃喝玩乐尽情撒欢地人生最美好生活,还不用担心生活开支,自然有父母一力承担去,而眼前这个有些过分苍老的二十一岁年轻人,咸丰帝既没有先祖康熙帝那样雄才大略的英武,也没有乾隆帝坐享先帝之成的福气,自登基之日起,即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双重危机,未得一日之安稳,不得不承担起前朝留下来的烂摊子,拆东墙补西墙,内忧外患,太平军,捻军,甘肃陕西回乱,此起彼伏;外头沙俄虎视眈眈,对着新疆和东北外蒙古未有一日停下渗透侵略之意,英法俩夷对着中国心腹之地垂涎三尺,除了鸦片源源不断涌入中国之外,还预备着用传教开埠等多种手段来蚕食中国,整个大清朝正处在一个风雨飘零的时候。杏贞想到这些,看着现在耽于声色也勤于朝政的咸丰皇帝,不由得心肠一软,多出了以往没有的几分怜惜,开口给着咸丰皇帝加油打气:“皇上这有什么,等南边安稳些了,咱们学着圣祖爷和乾隆爷,也到南边去巡视一番,瞧瞧南国风光。”

    咸丰皇帝摇头笑了笑,叹了口气,“兰儿,你这主意不错,将来朕必然带你去西湖边的。”

    杏贞看到咸丰皇帝的兴致不太高,就识趣地施礼退下,“臣妾告退,还想着去皇太贵妃那里去请安呢。”

    “你跪安吧。”咸丰皇帝摆了摆手。

    杏贞站在寿康宫的正殿里,刚才自己个刚想跪下行礼,就赶紧被皇太贵妃止住,“你如今是协理六宫的人了,按理说,老婆子也归着你管呢,何须行大礼。”杏贞听着皇太贵妃的语气温和,并没有什么怪罪的意思,也就顺势站了起来,低头含着笑道:“皇太贵妃取笑臣妾了,臣妾那里敢在皇太贵妃面前放肆,只不过是皇上看着皇太贵妃进了冬身子不太爽利,怕累到皇太贵妃,想着臣妾闲着也是闲着,便叫臣妾帮衬一二,怎么敢说是管着皇太贵妃,”杏贞拿眼瞧着边上拿着拂尘木偶一般站着的寿康宫大总管德龄,“我也和德公公说了,以往寿康宫怎么样,从今往后还是什么样,此外,内务府的许多差事,臣妾以前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少不了央求着皇太贵妃,让德公公去我那头指点一二,免得我出了大纰漏呢!”

    康慈皇太贵妃听了兰嫔的话,眼神闪烁了几下,倒也没多说些什么,“德龄能懂什么,只不过比你们年轻人多在宫里呆久了点而已,不过你既然这么说,我也不好让德龄在寿康宫里吃干饭了,德龄,”皇太贵妃转头吩咐自己的大总管,“日后,兰嫔要是叫你去,你就即刻去听候兰嫔的差遣。”

    “喳。”

    “怎么敢差遣德公公,要是有着什么不清楚的事儿,臣妾打发人来请公公,公公来储秀宫指点指点我就完了。”

    皇太贵妃挥了挥手,示意杏贞坐下,杏贞斜斜的坐了半个屁股在炕上,双手扶在腿上,一副拘谨地坐着,待到小宫女奉了茶上来,康慈皇太贵妃笑眯眯的不经意间开口问道:“听说着六宫的妃子们今个都去了你储秀宫里头了?”

    杏贞赶紧把茶碗放下,回答道:“回皇太贵妃的话,正是呢,我刚想禀报着皇太贵妃,承蒙皇上不弃,委了我协理六宫的事儿,但是我呢,新进宫不久,什么事儿也不知晓,就怕干错了差事,让皇上再忧心就不好了,故此,我邀着几位姐妹们一同帮衬着我,帮着我提点着这宫里的事儿!贞嫔姐姐是老人儿了,英嫔姐姐父亲是国子监的,知书达理,字面上的事也是精通的,臣妾想着几位姐妹们在**没什么事可以打发时间,因此才请了姐妹们来一起干点事,皇太贵妃不会怪罪臣妾吧?”杏贞边说着边偷偷地看着皇太贵妃的脸色。

    康慈皇太贵妃摆了摆手,手里拿着的十八颗金丝楠木镶碧玺的佛珠也摆来摆去,“这也罢了,免得到时候她们几个看着你协理六宫心里反而生出许多嫌隙来,这内廷的女人们哪,若不是空闲的太舒服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嚼舌头根子?依我看,你这法子极好,找了点事儿让她们几个做着,免得在宫里头枯坐,再生是非!”皇太贵妃盯着杏贞似笑非笑,“怎的兰嫔你如此大方,这协理六宫的权可是不能小看的,你这说放出去就放出去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