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六、协理六宫(六)
    杏贞早已准备好回答这个问题,不慌不忙地回答道:“臣妾不是潜邸的老人儿,骤然得了这天大的权柄,本来就难以服众,各位姐姐虽然是极贤良的,但心里总有些疙瘩解不开,况且,臣妾也不想着在这些事上和各位姐姐闹得生分了,”杏贞顿了一顿,“况且臣妾的母家也没什么可用的人才,臣妾准备着呀,过了年就发落几个趴在咱们皇上身上吸血的奴才,好空出位置,”杏贞窥到皇太贵妃聚精会神地听着,越发放心了起来,“空出位置来安排更得力的人儿,所以呀,到时候就免不得请德公公指点一二了。”

    康慈皇太贵妃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你这话说的极是,内务府那起子奴才已然是无法无天了,是该好好整顿一下,免得让咱们天家做了那冤大头。”

    “皇太贵妃所言极是。”杏贞连忙点头赞同,心里无不得意,内务府这些人也应该换换了,换上自己的人,换上皇太贵妃的人,再换上**妃嫔的人,这样子才能大换血,省出银子来给咸丰皇帝平叛,皇太贵妃果然是宫里头的人精儿,一听到自己让德龄去储秀宫搭把手,就知道自己有意把肥肉分一块给她,才会对着自己个整改内务府的事举手同意!

    皇太贵妃发了好一阵子的感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慈祥的看着杏贞,开口道:“兰嫔,你也侍寝这么久了,怎么肚子里一点动静还没有?”

    杏贞措手不及,闹了个大红脸,正欲草泥马一下,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叶赫那拉兰嫔,最需要端庄大方不动神色,定了定神,低头害羞地道,“臣妾也是不知。”声音低的像似蚊子哼哼。

    “你也别害羞,这可是大事,你也该是宣召太医给自己把把脉,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现在还一个子嗣都没有,你现在是协理六宫,事关国本,敬事房的事儿你也该上点心,要未雨绸缪。”康慈皇太妃说出了和富察氏差不多的话,杏贞第二次听到相似的话,心里暗暗警惕,唯唯诺诺。陪着皇太贵妃说了会子闲话,就告退出了寿康宫。

    帆儿和安茜陪着兰嫔杏贞除了寿康门,朝着东边走着,准备回到自己的宫里去,杏贞向来不喜欢坐轿辇,喜欢自己快步地走回储秀宫,锻炼了身体,又能熟悉东西六宫,何乐而不为,将来估摸着还要陪着咸丰皇帝舟车劳顿地去热河避难呢,身子可得锻炼的棒棒的。

    绕过寿康宫的宫脚,看到了前头一大片巍峨的宫室,杏贞抬起眼看了看大门紧闭的宫室,问着安茜,“这是慈宁宫吧?”

    安茜回答道:“娘娘,正是慈宁宫。”

    杏贞若有所思的看着慈宁宫前头的两座威严无比的铜狮子,出了一会神,才挥着帕子走了。

    如今还不到时候管这个事,将来再说。

    “安茜,你宣个太医来给我看看,皇太贵妃的话我也应该要听进去!”

    “是,娘娘。”

    寿康宫里康慈太贵妃笑眯眯的摸着佛珠不说话,德龄送了兰嫔到宫门回来,继续悄没声的站在皇太贵妃身后不说话。

    “送出去了?”

    “是的,主子娘娘。”

    “这兰嫔倒是妙人,这下子六宫里头必然是没人说她的不是,连我老婆子也要被她这麦芽糖黏住了嘴,说不出话了,真是好厉害的心机,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才是春啊。”

    储秀宫正殿。

    “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才是春啊,安茜。”面对着安茜的疑问,杏贞盘在炕上喝了口参茶,舒缓了下气息,边等着太医的前来,边才慢条斯理地回答了安茜的疑问。

    “娘娘的意思是?”安茜眼神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

    “如今我不是中宫,没在那个位置,名不正,言不顺,有些事我不好多管,现在给了大家每人做点事,她们也不会再嫉妒我有了协理六宫之权,给我下绊脚石。如今大家都有了,但是大家还是都没有,最后还是要我点头才通得过,安茜,有个词叫岷煮?你懂吗?不懂?那就算了。”

    “我把越多的权利和位置拿出去,她们就必然要拥护我,不然我要是不管了,她们的位置和权利就都要丢失,这样子,我还怕她们给我嚼舌根子吗?”

    “娘娘英明。”

    “太医到了没有?怎么这么慢。”

    “娘娘莫急,我这就出去找找看。”唐五福嗖的一声,以光速飞出了殿门,地上只残留下了一点点影子。

    太医院的太医终于到了,清瘦的脸颊上留着五柳长须,穿着文鹌鹑的补服,这服饰表示他是个八品的官儿,太医跪在地上请了安,杏贞赶紧叫起,开玩笑,**争斗里面,贴身侍女忠心太监还有这太医,可是宫斗三大必备法宝,功效有杀人下毒辨毒修改怀孕日期什么的,咳咳咳,最后这项不算,就算自己不想着到处安插眼线,不得罪太医,和和气气的对待,这还是很需要的。

    杏贞叫起了太医,叫他坐在圆凳上,太医拘束地坐了半个屁股,低着头等兰嫔发话。

    “太医贵姓?”

    “不敢当,免贵姓张。”

    “张太医好,今个叫你来,是想着叫你给本宫把把脉,看看身子有没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怎么样才能怀上龙胎。”杏贞大大方方地说着这件事,心里倒是一点不好意思的意思都没有。脸皮不厚怎么在皇宫混?

    “是,”张太医弓着身子上前,拿着帕子盖住了兰嫔的皓腕,低头静静把脉,过了不多会,张太医就收了手,站在地上抱着拳禀告:“回兰嫔娘娘,娘娘的身子康健的很,没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只要静心等待,这喜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到了。”

    杏贞无言,叫帆儿包了个红包送太医出去,我这已然不急了,还要怎么样等待?难道是皇帝那边的问题?嘿嘿,看来地虽然是肥地,但是也要好种子才能种出好庄稼啊,额,这个就有点略带黄腔了,那就不提了。

    “安茜,瞧着皇上什么时候来连忙叫醒我,我有点困了,先打个盹,对了赶紧把上午就炖好的燕窝粥给我拿来,我用了再睡,记着点多放些**和糖!”

    边上的帆儿一脸无奈,学着杏贞最爱做的动作,翻了个白眼,小姐您是真的不急,什么时候都吃的着,睡的着,像没事人一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