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十七、三胜三败(上)
    咸丰二年十二月一日,太平军久围黄州不下,顺流东下,十二月五日,一举攻破黄冈县,黄冈县知县殉国。

    军机处内愁云惨淡,几个军机大臣有的喝着不知滋味的茶,有的看着折子,邵灿正在提笔写字,但是刚把墨磨好了,兔毫沾好了墨,刚想在玉版纸上写些条陈,凝笔停了一会,却又摇头叹气一声放下了笔。

    麟魁看了邵灿的坐立不安,自己也觉得被邵灿传染了,故作闲雅看的书也是黑白一片,再也看不进去,手里的《汉书》搁在茶几上,边上放着一堆的折子还没批阅也不管不顾了,放下盘着的腿,走到领班军机大臣祁寯藻的炕前头,抱拳行了一礼,“祁中堂,这南边洪杨逆贼攻下了黄冈,大家都看出来了,逆贼的心思不小,估摸着就是想去着金陵那边,”麟魁转过头看到众位军机大臣竖着耳朵的意思,就知道自己的话儿没错,起码在这军机的几间放里头,大家都认为洪逆这个去处没有错。“您说,皇上要是闻起来,咱们该怎么禀告?”

    问题是该怎么应对?

    历史上,太平军攻占武汉以后,面临着三个进军方向:北进河南西入巴蜀东下东南。石达开劝杨秀清“先图入蜀,再图四扰”;洪秀全在长沙时意在进取河南,“欲取河南为家”,问鼎中原,直捣虎穴,但首次攻占武昌却想在这第一个到手的省城“建都”了,随武昌陷落而作罢,那么接下来取南京为都也不勉强了;杨秀清“觊觎江浙财富之区,欲由长江迳取江宁为‘巢穴’”。杨秀清假借天父裁决,夺取南京,踞为根本,徐图进取。占领南京以后,洪秀全主张分军镇守江南,大军直趋中原,取河南为业,把反清战争推向北方,推翻清朝统治,夺取全国政权。清朝危机四伏,人民蜂起四方,“斯时北路尚未设防,城堞不坚,地无险阻”。

    在这个时代中,太平军在未打下武昌城,在武昌城外不大不小的挫折之后,还是依照着之前既定的目标,顺着长江一路而下,准备在清朝的江南膏腴腹心之地,闹个天翻地覆,再立地火水风,新开天地。

    祁寯藻不急不慢地把手里的折子看完,在边上写了一张小纸条,票拟上了自己的处理意见,拈着须,想了一会,回到还站在自己前头神情焦急望着自己的麟魁,方才正色说道:“梅谷,你说的何尝不是我想的,更是咱们皇上最最担心的,要是万一不幸被你眼中,这东南赋税重地,就真要锦绣都付与血泪了。”

    邵灿也围了过来,叹气道:“谁说不是呢,中堂,咱们在皇上那里可是吃了不少排头,再这么下去,对着南边的局势无能为力,您是帝师,自然是不怕,就怕着我们几个都要摘了头上的顶戴咯。”边上的几个军机大臣坐在炕上点头称是,一脸赞同之策。

    祁寯藻也是苦笑道:“我岂能不知,但哎,多年积弊”祁寯藻说的含糊,但是在座的那个不是沉浮官场多年,都是人精中的人精了,都明白这说的就是吏治败坏,军队堕落,这吏治败坏也就罢了,眼下看不出什么即刻爆发的祸害,只能慢慢将这煌煌天朝腐朽去,可这军队堕落,实在是让人触目惊心,大祸就在眼前。多少满汉八旗绿营看到太平军的旗帜望风而逃,要是有几只部队肯上前迎战,已然属于虎狼之军了!可是这肯迎上去对战的也实在是草包,正如白雪一遇见火盆,就冰消瓦解了!

    “军队已然烂到了根子上!道光爷那时候英夷来犯,咱们的水师一无是处,如今这洪杨之乱,更是让这八旗绿营丢尽了朝廷的脸面,老夫在这里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就算是洪杨逆贼往着北边杀来,咱们也没什么兵,没什么大将抵挡得住!”众人悚然而惊,望了望边上的人,都是一脸惊惧之色。

    “为今之计,只有练出精兵才能一举消灭逆贼大军,可是这精兵一时之间怎么练的出来!皇上上次从旁人那里听到的主意儿,”祁寯藻神色木然,眉毛不经意间一抖,“倒是一个不错的法子,叫各地乡绅自己办着团练保卫乡里,多少能牵制牵制逆贼的行军速度,咱们现下,就把这团练的章程拟的完备些,怎么办,奖赏怎么给,咱们到什么时候把团练也拿过来用上,团练的饷银怎么开,这都是要好好琢磨,把这个主意填满了,填精彩了。”

    “祁中堂老成谋国,一语惊醒我等啊。”

    “正是正是。”

    储秀宫,缓福馆。

    日头斜斜的照在缓福馆的窗檐上,几个太监宫女束手站在棉布门帘外头候着,随时等着里头嫔妃的使唤,宫里头的积雪扫的干干净净的,两个小太监拿着俩叠厚厚的蓝皮本子站到了缓福馆殿前,两个宫女连忙掀起了门帘,让两个小太监赶紧进去。

    两个小太监进了缓福馆殿门,只觉得殿内温暖如春,又有香花胭脂香味,只觉得自己置身于阳春三月的御花园,耳边听到了环佩响声,又有呢喃燕语,不敢抬头打量,连忙把手里头的册子交给了守在门里头的安茜和帆儿,打了一千,连忙就出去了。

    安茜走进了正间,只见正间中间放着一只大花梨木长条雕花富贵如意桌子,兰嫔坐在上首,左右手边各自坐了英嫔和贞嫔对着一大堆的本子埋头看着,丽贵人坐在英嫔的下首,一手扶着头,毫无形象地昏昏欲睡,对着账本一脸无奈的样子,云贵人更是早就抛开了那桌子上的各式文件,拿着一个墨梅白瓷盖碗津津有味地喝着茶,边上还有俩碟小点心,云贵人在看着要用哪个点心好,婉常在倒是正常,还在努力坚持着看着手里的东西,不过那手里的册子已经有点摇摇晃晃了。

    杏贞就更是无奈了,咬牙切齿地看着竖着用蝇头小楷写就的账册,看的是一个头两个大,真是不能够啊,竖着写的册子真心难看,杏贞又看到安茜和帆儿又拿了一叠账本上来,顿时一声惊呼,“哪里又有这许多了!”

    兰嫔的惊呼把众女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来,安茜翻了翻上头的几本册子,了然于胸,方才回道:“回禀娘娘,这是内务府安排的除夕大宴的菜品赏赐烟火以及一些装饰的单子,想必是内务府不知道按着什么年的例子,要娘娘们做主呢。”

    “内务府的人怎么说?”杏贞翻了翻新拿来的册子,反问了一下候在边上的唐五福。

    唐五福弯着腰,把一盏新沏的梅花玉露茶放在了杏贞的手边,方才悄悄地回答道:“内务府的意思要是按着咸丰元年的规制办有点不太妥当,因着,因着南边这不是还不太平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