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十七、三胜三败(中)
    也是,南边现在如此之乱,估摸着在过年的前后,太平军就要攻入安徽,然后攻克安庆,然后再进入江苏,然后便是攻克江宁了!

    杏贞拿起唐五福送上来的梅花玉露茶,放在桌子上,漫无目的的轻轻碰着茶碗盖子,也不知道父亲那边怎么样了?只要是能坚守住城池,就算别的有什么差错,咸丰皇帝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估摸着也不会怎么样处罚惠征,大不了开革回家,横竖自己在宫里头,也委屈不到父亲。杏贞回过了神,看到众人都看着自己,就开口笑道:“这个事儿,我看着还是请皇太贵妃和皇上定夺吧?”众女点了点头,杏贞又砖头吩咐唐五福,“不过赶紧告诉他们,别的可以短少些无妨,咱们六宫里头的姐妹们的年赏可不能少,咱们皇上就这么些嫔妃们,再少了年赏,像什么话?就是外头的福晋命妇们进宫里头儿请安,看到姐妹们穿的寒酸,也要笑话咱们的!”

    丽贵人笑着说道:“兰嫔娘娘说的极是,谁都指望着那个年节的封赏好来打发宫里头儿服侍的人呢!”

    杏贞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谁还能有别的什么出息啊,总是指望着每个月的月例和年节的封赏罢了,如今还宽裕些,要是皇上以后封了新的姐妹们,到时候咱们姐妹们可就要节省些了。”

    贞嫔开口道:“若是南边平定了就好了,起码这内库不会空的像大水发过了一样,真是空空荡荡的,我管着那珍宝库,看了看最近几个月的账本,皇上都已经拨出去多少体己都记不清了。”

    杏贞站了起来,收罗了下账本,用系着的手绢按了按嘴角,“今个看大家都累了,咱们就先散了吧,横竖就是年底事多些,姐妹们再辛苦一阵子,过了年,过了元宵,咱们也空闲多了,我看着咱们这除夕大宴啊,也该节俭地办,不过呢皇上皇太贵妃到咱们姐们都爱看戏,这戏少不了,别的咱们明天议一议,该删的删减些,六宫能省些钱出来,皇上也高兴,觉得咱们识大体,顾全国事,哎,不过这也是小钱,帮不上皇上什么大事。”

    “哈哈,兰嫔如此懂事,已然是帮了朕的大忙了!”一个清亮的男声从缓福馆殿门外响起,门帘一掀,透出半张苍白的脸,不是咸丰皇帝又是何人?

    缓福馆里头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嫔妃们屈膝福了一福。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都起来吧,”咸丰皇帝疾步走到杏贞边上,刚想去扶兰嫔起来,眼尖看到边上的丽贵人秋水含眸的望着自己个,又撇到贞嫔钮祜禄氏低眉顺眼地行着礼,脸上全是已然是知道这幅场景了,便讪讪的收了手。

    杏贞大方一笑,只当做不知道,也不以为忤,自己爽利地站了起来,环视了一下各位嫔妃们,才开口笑道:“哪里是臣妾懂事,姐妹们都体贴备至呢,皇上,贞嫔姐姐还专门每日去珍宝库逛上一圈,就怕有人中饱私囊,拿了皇上的私房去!”

    咸丰皇帝转过身子嘉许地看了看贞嫔,贞嫔脸上微微发红,咸丰皇帝道:“辛苦你了,贞嫔。”贞嫔再次施了一礼,温和地道:“臣妾无用,不能学者兰嫔妹妹帮着皇上分担政事,”咸丰皇帝的脸僵了一下,随后又若无其事地淡笑着,“唯有这些小节上帮着皇上一二,免得皇上为了这**的事再烦心,就是臣妾忙些也是甘心的。”

    “你这话极是,”咸丰皇帝环视了一圈房间里的各位姣花软玉,“你们有这心就极好,朕心甚慰,日后的日子长着呢,有你们帮衬着朕。”皇帝拿眼看着杏贞,杏贞大方得体地笑着,彷佛没看见咸丰皇帝的眼神,“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滋润的!”

    “皇上说的极是!”丽贵人赶忙插口说道,“臣妾啊,原本是极笨的,在储秀宫跟着姐姐们学着处理了些事务,倒是没出什么差错,兰嫔姐姐还赞许臣妾学的快呢。”

    “妹妹聪慧伶俐,哪里还有什么不能的呢。”

    众位嫔妃说笑了几句,咸丰皇帝挥了挥手,坐到长条形桌子的上首,“你们先跪安吧,朕和兰嫔说会子话,对了,丽贵人,今个晚上朕到你永和宫用膳,好生候着朕。”用晚膳的潜台词就是今天晚上歇在永和宫了,丽贵人满心欢喜的应下了,小意地看了看杏贞的脸色,看到杏贞神色没什么异样,依旧笑盈盈地站在皇上边上,这才和众嫔妃施了礼,一起退下了。

    杏贞摆了摆手,示意唐五福把茶倒上来,安茜和帆儿收拾了下桌子上乱七八糟的册子,杏贞站在咸丰皇帝的边上,要说唐五福的速度真是飞快,几乎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拿着红木托盘送上来了绛红色的盖碗,杏贞拿起了盖碗,入手微微发烫,可见茶水的温度掌控的极好,杏贞赞许地看着唐五福点了点头,唐五福如同吃了人生果一般,笑的越发看不见眼睛了,低着头出去了。杏贞把盖碗献给了咸丰皇帝,咸丰皇帝拿过来盖碗,喝了口茶就把茶盏放下了,叹了口气,抬头看着杏贞,伸手拉过杏贞,让她坐在椅子上,看着杏贞温柔地说道:“刚才朕没扶你,你不会怪朕吧?”

    杏贞现在还是对着皇帝的亲热有些不适应,强笑着道:“皇上,臣妾哪里是那么小鸡肚肠的妇人,皇上对臣妾好,臣妾心里知道,场面上的还是要一视同仁的好。”见到咸丰皇帝满意的点了头,杏贞又发问了:“皇上,你还是因着南边逆贼的事儿烦心吗?怎么样?南边又出了什么岔子?”

    咸丰皇帝摸着杏贞的双手,觉得她手上的银雕兰花镶松绿石护甲有些硌人,就把杏贞的手放下了,又叹了一口气,“自然是那些逆贼的事,前些日子逆贼攻不下黄州,转头就克下黄冈,最近几日江西巡抚来报,说贼子已然兵出黄冈,顺流直下,正欲往着九江而去,而江西巡抚,”咸丰皇帝脸上一抹怒色闪过,“说着九江空虚,省内绿营不堪大用,直叫嚷着朕派兵去帮着九江守城,我哪里来的还有兵!”

    发了一通火,又略带感激的眼神看着杏贞,“还好你上次献上的火攻浮桥之计,让逆贼们的水师烧掉了泰半,不然要是他们水师还在,加上裹挟了武汉三镇的几十万人丁,现在早就顺风顺水,一鼓作气克下安庆了,哪里还会慢吞吞的,这会子还没到九江。”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