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十七、三胜三败(下)
    杏贞思索了一番,方才慢慢说道:“现如今这洪杨逆贼们的意图已然很清晰了,不是往着四川去,而是准备着学晋朝攻克东吴的法子,顺流东下,顺风顺水,打下东南一角,若是让着这些逆贼在咱们最富庶繁华的地方闹腾个几年,税收银子收不上来,海防北防一起挤兑着来,那咱们可真就都别活了。”

    外头的阳光只照进了半扇窗子,显得咸丰皇帝特别苍老,他轻轻的拍了下桌子,“就是这个理,如今这八旗无用,绿营也是废物,无论如何挡是挡不住逆贼们的动向的,兰儿,”咸丰皇帝热切的看着杏贞,“你有什么法子可破除此难题?”

    杏贞心里头微微苦笑,还真以为我是大罗金仙?挥一挥衣袖只能不带走云彩,变不出来千军万马,杏贞想了许久,咸丰皇帝也极有耐心,一直等着兰嫔想出什么头绪来解这团乱麻,一时间缓福馆内寂静无声,帆儿和安茜伺立在边上,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免得惊扰了自家主子的奇思妙计。

    杏贞想了许久,欲言又止了一番,后来咬了牙,才说了话:“皇上,恕臣妾直言,这现在已有的兵营已然无用,八旗绿营都是烂到底了,要想正面打败逆贼,现在实在是无可能了,兵法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武昌之战不可再现,那是靠了咱们打了逆贼一个措手不及,以后要想再这么大胜逆贼,现在的兵军,恐怕几年之内是难了,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字。”

    “兰儿你快说来。”

    “那就是:拖字!”

    “拖?”咸丰皇帝若有所悟,反复念叨了几遍拖字,始终不得要领,赶紧握住了杏贞的双手,急切的发问道:“兰儿,你快快讲来。”

    “正是拖字诀!”杏贞目光炯炯的看着咸丰皇帝,“皇上刚才已然说了,这江南各地的八旗绿营全是窝囊废,指望不上用场,这甘陕铁骑虽然略微彪悍些,但是也不能轻易动用,况且千里奔袭,也说不好有什么办法能扑灭洪杨逆贼,可这强军一时半会儿更加是练不出来了!臣妾前几日在宫里想了一番,只有在这拖字上咱们才能下些功夫。”

    咸丰皇帝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口问道:“兰儿,你具体说说?”

    “皇上,臣妾是这样想的,咱们有三必胜,逆贼有三必败!”

    咸丰皇帝的胸膛开始略微有些起伏了,不敢置信的再次问道:“咱们有三必胜?逆贼有三必败?兰儿你可不是在拿安慰话哄着朕吧?”

    “臣妾那里敢欺瞒皇上,我先说说咱们的三必胜,这第一,就是咱们的大义名分,我大清,”杏贞别扭地说了这句日后清宫剧最会说的一个词,“自从顺治爷入关以来,承袭前朝,定鼎北京,握有中国已有百多年,这君臣大义忠孝廉耻已然深入人心,要臣妾说句不该说的话,若是咱们没有这大义名分在,湖广的地方官们那就不是殉国,而是应该投敌了,洪秀全杨秀清他们不管如何放叛乱,天下人只会觉得那些就是流寇,最多只是虚与委蛇,绝不会同流合污!皇上您别小看这大义,这大义虽然是虚的,看不见摸不着,但是还是在黎民百姓的心里头牢牢扎根的,只要咱们还开着科举,还委任着官吏,咱们就占据了优势!”

    “这第二必胜,就是咱们大清幅员辽阔,物宝天华,也就是说咱们禁得起折腾!逆贼不事生产,不割据一方作为自己的根据地,咱们地大人多,不怕折腾,但是逆贼就不一样,人多杀一个,他就少了一个!湖广糜烂了,等逆贼走了,休养生息,几年就能恢复,江西安徽烂了,那咱就再等几年,也能喘过气来,拼了湖广两江几年的赋税都不收上来,用钱就地征用军饷,也能砸死那起子逆贼了。”

    “这三必胜,就说的是咱们的军队,臣妾在这里要贺喜皇上,恭喜皇上了。”杏贞笑着拜倒,说了这番让咸丰皇帝摸不着头脑的话。

    咸丰皇帝赶紧扶起了杏贞,疑惑的问道:“兰儿你前头说的两件必胜说的明白,朕也听得通透,可这里头了,你怎么还恭喜起我了?”

    杏贞缓缓就着皇帝的手站了起来,复又坐到椅子上,“所谓乱世出英雄,这乱世也出将才!韩信若没有楚汉之争,焉能统一天下,得封齐王?这逆贼如熊熊烈火,烧掉了不少八旗中的败类,也烧出了十足赤金!王锦绣就是其中一个,大火烧出了一个赫赫威名,还有那向荣,也是敢打敢杀的,臣妾听闻湖南有个人叫左宗棠,帮着长沙府守城守的极好,逆贼们围困了几个月,都攻不下,可见其人的本领,皇上您也叫了曾国藩去统领湖南的团练们,这些可都是难得的人才,逆贼气势如火,可是咱们也不含糊,也有了这些子人才,就有了抗衡逆贼们的能力。俗话说的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皇上只要等着这些人在战火中一一冒出来,提拔到适当的位置,就算逆贼再气焰嚣张,也不得不要偃旗息鼓了,另外,皇上您也别怪臣妾乌鸦嘴,若是日后英夷再次来犯,咱们的强军练成了,岂不是能给他们一下子狠的!”

    咸丰皇帝拉着杏贞的手颤抖了,朝廷里的军机重臣们虽然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可是这眼界完全比不上自己**的兰儿,这三必胜的说法,让自己的信心一下子就满了起来!

    “好好好,兰儿,那你继续说,这逆贼的三必败是哪三必败?”咸丰皇帝激动了,连连发问。

    杏贞款款坐下,从皇帝的手里抽出了柔荑,拿起桌上半冷的茶水,倒也不在乎,咕噜地喝了几大口,才缓缓继续说了下去。

    “这第一,逆贼失了南边士绅的民心!皇上,你可记得宋时丞相文彦博对着神宗皇帝说过的话吗?皇帝是和士大夫共治天下!虽然这话有些偏颇,但是也是在理的,逆贼在湖广无恶不作,尤其对着士绅磨刀霍霍,稍有反抗就抄家尽没家产,这南边的士绅如何不恨?如何能与逆贼同心同德?皇上只看着湖广逆贼过去的地方有多少个团练就知道了!”

    安茜等一干服侍的人只听到叶赫那拉杏贞的声音在殿里回荡,上次南边的舆图放在储秀宫指点过武昌大战之后,就一直放在正殿,帆儿刚才就眼错不见,机灵地拿了过来,杏贞展开舆图指点江山起来,“第二必败就是逆贼往着东边去了!而不是北上或是西进!臣妾若是逆贼,皇上别怪臣妾说话难听,最佳的法子就是北上中原,逐鹿天下!按照现在逆贼的气势,打到黄河边那是绰绰有余的,搞不好又是一个南北朝!南边的士绅要是断了中枢的联系,等着逆贼们开国立朝,设科举搜罗人才,他们自然也会投靠逆贼们去,这是臣妾也要恭喜皇上的!此外,若是洪杨叛逆西进了巴蜀,这天府之国,地形限制,更易割据一方,西南立国,皇上就看着当年蜀汉靠着川中就挺了多少年?逆贼偏偏选了个去东边儿!可见逆贼们的眼皮子何其浅?被东南边的花花世界迷住了眼,想着往富庶的地方去,就等着小富即安了!”

    “第三,就是由着这逆贼望着东南方去的,皇上,您觉得这老虎是放在山林里难杀呢,还是在笼子里好剥皮抽筋?”

    “那自然是在笼子里好杀。”

    “正是此理,眼下逆贼大军东突西撞,正如虎在山林,咱们四处围堵,力不从心,可要是逆贼到了东南花花世界,到时候乐不思蜀,岂不是就是被咱们关在了笼子里?咱们只要等着逆贼们定都何处,准备好大军死死围住,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圈着老虎不到处乱跑吃人,就是大胜!等到强军练成,江南各地的团练都起来了,合围了上去,到时候攻守异位,洪秀全杨秀清他们就是成了笼子里的老虎,任由咱们宰割了!”

    咸丰皇帝苦笑着说道:“你这胜败之论振聋发聩,朕是听的清清楚楚的,可惜,只是这大火炼金的法子实在是急人,按照你的计策,这么几年都没什么安稳日子过了,国库又如同大水冲过一般,要怎么想着法子从哪里发个几百万的财才好。”咸丰皇帝看着杏贞,越发兴致勃勃了起来,“兰儿你在军事上的确是好手,眼光长远,不知这财计上,有没有法子解朕的忧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