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八、除夕大宴(一)
    “这个,臣妾也是无法了,只能在内宫里头帮着皇上剩下一点是一点了。”杏贞低了头,我到不是没有生财的法子,只不过现在还不能算是执掌六宫,诸多人等着看我笑话,那里还会帮着我赚钱!什么赚钱的主意,就等着日后再说了。

    “呵呵,朕的女诸葛,如今也犯了难?也罢,按照这你的意思,叫江西安徽两省尽力消耗拖着洪杨逆贼就罢了,长江两岸百里内人丁叫官府组织着全部撤光,以避着逆贼的大军裹挟人口,小地方无所谓,可是这重城是千万要守住!另外叫江西安徽江浙几地的官府学着湖广的例子,组织着乡绅办好团练,不求歼灭大敌,只求自保乡里,保着人丁财务不被贼子掳走就是大功,要是能杀掉几个落单的逆贼,朕更要重重的赏!”咸丰皇帝高兴的在店内来回踱起了四方步,连连挥手着道。

    “皇上,如此就自然是万无一失了。”杏贞又想起了某人,“臣妾啊,还有一个节省的法子,皇上您要不要听听?”

    “你且说来。”咸丰皇帝到了这个时候也有些渴了,拿起茶盏一口饮尽,示意叫唐五福连忙满上。

    “咱们北京城的官多,臣妾心想啊,要是南边要设团练的主管官员,这又是一大笔开销,我觉得呀,皇上何不像曾国藩一样,从南边籍贯的臣子里头儿,挑出那些个年富力强还肯干事的人,统统发回原籍去搞团练,保卫乡里,在京里的大部分都是穷京官,如今又能衣锦还乡,又能团练里掌掌权,还能摸到几个油星子,岂不是一举多得?”

    “这话也对,那我就从这安徽江西一带的年轻官员里头先挑着下去,地方上能练兵的也叫着巡抚总督们一同保举上来,”咸丰皇帝看着杏贞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瞧着自己,心里一动,笑着问道:“怎么?兰儿你有什么人选吗?”

    杏贞双手绞了绞,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红着脸说了实情:“论理臣妾也不认识外头的官员,只是有一个李编修家的太太在外头送了臣妾娘家五百两银子,母亲打发人进来和臣妾说这个事儿,臣妾赶紧地叫母亲还回去,这恰好,皇上说着叫安徽江西户籍的官员回去办团练,臣妾就想起了这个人,他呀,恰好是安徽的,请皇上恕臣妾妄言政事之罪!”杏贞惶恐的拜倒,这不到最顶端的人,一天不知道要跪拜多少次,这膝盖都有点隐隐发疼了。

    咸丰皇帝不知道杏贞心里的嘀咕,把杏贞扶了起来,哈哈大笑,“这算什么罪过,无罪无罪,兰儿,你说朕每次来这储秀宫,每次都是气冲冲地来,得意得满载而归呀,这不算什么大事,过几日,朕把他的名字贴上去,也让他去办这个事罢了,谁叫这小小编修识得咱们兰儿的本事呢?朕要他一求你呀,他就求准了!”咸丰皇帝拍了拍杏贞的手,怜爱赏识的眼神中有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上次靠着你的计策,烧掉了逆贼三万的大军,朕在奉先殿已然将捷报少给了先帝,让先帝知道这个喜讯,知道朕不是无用的昏君,先帝选了朕承继大统,没有错!”说到了这些有些犯忌讳的话,边上的宫人们越发低着头不敢出声了。

    “兰儿,只要你诞下皇子,朕就册立你做中宫皇后!”

    刺啦一声,唐五福匝然听到这话,手里的托板恍如重若千钧,一哆嗦,掉在了水磨如镜的青砖上,发出了剧烈的响声。

    皇帝皱了皱眉头,正欲发落跪在地上磕头求饶的唐五福,杏贞从当了皇后的美梦中醒了过来,咽了咽口水,赶忙再次跪下,嘶~老子的膝盖要裂掉了。

    “皇上,臣妾不敢妄求这等福分,况且事关国本,还是请皇上切勿妄言的好。”杏贞低着头说了这些话,谁不想立马和皇帝拉钩约定好的?可是这男人的话,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是三月的天气,说翻脸就翻脸的,一个轻飘飘的许诺当不成什么事儿。

    咸丰皇帝说了这句立后的话出来,知是自己个兴致上来的信口开河,忙讪讪的扶起杏贞,安慰道:“也罢,你心里有着朕,朕必然不会辜负你,兰儿你且忙着吧,朕回养心殿批折子,另外把这南边的主题儿要和军机们定下来,晚上朕再来看你。”

    杏贞俏皮地笑了一笑,“皇上您刚才可是说晚上到丽贵人那里去的,”咸丰皇帝以手扶额,哑然失笑,“瞧着朕这记性,也罢,那明日朕再来你这里用膳,你说的除夕大宴要节俭的意思很好,叫内务府帮着你好好操弄。那朕先走了,兰儿你既然怕冷,就别再站在地上,没事就歪在炕上猫猫冬也是好的。”语气温柔得几乎让杏贞沉溺了下去。

    “恭送皇上。”众人山呼拜倒。

    杏贞跪在地上心里浮想联翩,几乎不能自已,皇后的宝座朝着自己正冲着招手呢!只要当上了皇后,那就是名正言顺的统辖**,内务府七司三院能牢牢地抓在手心里,未雨绸缪地应对来日大难!

    帆儿过来扯了扯自家大小姐的衣袖,杏贞才在神游里面回过了神,连忙站了起来,环视一屋子的宫女太监,泠然开口说到:“今天听到的事,谁也不许往着外头提!谁要是乱出去嚼舌头,我也懒得管,直接开出储秀宫去!听到没有!”

    “是。”

    “五福,你也小心着点,今天皇上心情好,没有发落你,下次要是在皇上听到坏消息的时候这样子不小心,皇上要是剥了你的皮,知道了吧?”

    唐五福边点着头边擦汗,“是是是,娘娘教训的是,奴才以后一定会小心当差。”

    “好了,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我回房休息下,等到午膳好了再叫我。”

    帆儿和安茜跟着杏贞回了正殿,到了东暖阁,看着杏贞歪在炕上,又给加了一条天鹅绒的被子,方才出去了。

    守在东暖阁外头的帆儿听到里头兰嫔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口里还低低的念叨着:“皇后,嘻嘻,皇后……”

    帆儿听得有趣,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暖阁里头安静了片刻,随即扔出了一个绣着玉堂富贵花样的八角枕头来。

    “你这小蹄子!有什么好笑的!”

    帆儿连忙手脚并用地笑着逃出了正殿。

    不多会丽贵人就恍惚听到了晌午她们走了以后咸丰皇帝在储秀宫里的话了,惊得她连忙按住了自己的胸口,从正殿的宝座上站了起来,只是觉得自己的胸口有点发闷,抚了几下,连忙开口连声发问:“外头的人怎么说的?快说!”

    梅馨连忙开口:“储秀宫上下的人都长了一条舌头,实在是问不出什么,养心殿御前的小太监站在殿外,恍恍惚惚听到一句什么中宫的话儿,之后就听不清楚什么了,只是看到皇上一脸喜色的出了储秀宫。”

    “中宫?皇后!”丽贵人脸色急速变幻,阴晴不定地缓缓坐下来,春儿送上了糕点,也挥了挥手让她拿下去。

    “皇上居然动了立后的心思!还是在储秀宫说的这话!”丽贵人心里暗流汹涌,思绪一片混乱,“这是皇上一时兴起呢,还是想了许久的事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