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十八、除夕大宴(三)
    正殿宝座上方悬着由清代顺治皇帝御笔亲书的“正大光明”匾,地平上正中陈设有金漆雕云龙纹宝座,后有金漆雕云龙纹五扇式屏风。两侧陈设甪端(甪端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具有神异功能的瑞兽,号称能日行一万八千里,通晓四夷语言,好生恶杀,知远方之事,若逢明君有位极人臣,则奉书而地,护卫于侧,把甪端陈设在禁宫大内的宫殿,寓意皇帝圣明,广开言路,近贤臣远小人)仙鹤烛台垂恩香筒(香筒为燃香这用,在香筒内可以燃放檀香,当檀香燃烧后,一缕缕的青烟从镂空筒身飘然而出,云烟缭绕,寓意太平安定大治)等,宝座前有批览奏折的御案,这一组陈设全部座落在三层高台上。两边有四根大红色的柱子,外头两根柱子上写着对联一副,“表正万邦慎厥身修思永,弘敷五典无轻民事惟难。”是康熙御笔,里面两根柱子写的是“克宽克仁皇建其有极,惟精惟一道积于厥躬。”是乾隆御笔。杏贞四周环视好好的饱了饱眼福,才转过注意力,看了三三两两站在丹陛下的六宫嫔妃们,众位嫔妃此时已经看到了兰嫔一行人,均福了一福,杏贞连忙回礼,走到了英嫔和云贵人的边上,和几个人攀谈了起来。

    细细的中和韶乐响了起来,杨庆喜从后头出来,手持拂尘站在了丹陛边上,各宫嫔妃知道是皇太贵妃和皇帝到了,于是就赶紧依着各自的位份站好,杏贞站在东首,英嫔站在身后,贞嫔站在杏贞的西边,众女依次肃手立着,默然片刻,只听得杨庆喜高声叫喝:“皇上驾到!皇太贵妃驾到!”待到穿着明黄色朝服的咸丰皇帝和康慈皇太贵妃升座之后,众女盈盈拜下,口里山呼万岁,并祝康慈皇太贵妃福寿康安。咸丰皇帝先奉上给康慈皇太贵妃的献礼,然后再赐下给六宫嫔妃们的年赏。之后众女再次拜倒,跪安了出来。

    下午六时许,才开始合宫筵宴。

    在此之前,杏贞本来是想回储秀宫睡个回笼觉的,没想到没走出乾清宫,就被内务府的人在月华门前头堵住了,央求着兰嫔去新的合宫筵宴瞧瞧,务必不出差错,杏贞恼火的直翻白眼,看到云贵人和容常在也刚刚出了门,就赶紧拉上两个人当垫背,一同去新地方瞧瞧。

    从新的场地那里回来,恰好是午膳时分,杏贞吃了两碗赤米饭,放下了筷子,就告诉安茜:“下午我先睡个中觉,除了皇上和皇太贵妃的人,我是一概不见,好好的补个眠,准备晚上要闹到半宿。”

    安茜收拾着桌上的碗筷,“若是外命妇们进了宫,要来储秀宫拜见娘娘——毕竟娘娘现在协理六宫呢,奴婢该怎么回她们?”

    “这个简单,”杏贞睡眼惺忪地走到了床前,“你就这么告诉她们,今天规矩是进宫朝见皇太贵妃的,我的身份今日相见不合,日后自然有常常见面的机会,不必急在一时。”

    这个时候哪里还有比睡觉更大的事儿呢?嘻嘻。

    到了申时三刻,帆儿就用力地摇醒了睡得披头散发的杏贞,“兰嫔娘娘,你该起床打扮了!不然就这个样子去夜宴的地方,可以吓死鬼的!”安茜莳花听云抱雪几个人七手八脚把杏贞从被窝里拖出来,梳头的梳头,穿衣服的穿衣服,用着热水给杏贞敷了脸,杏贞终于清醒了过来,认真的给自己的妆饰提了建议。

    “上午的大红唇彩不错,继续用着吧。”

    “今天也不宜穿的太素,把那件绛红色的旗袍拿出来穿,头上也用红色和碧色两个颜色的头饰,旗头上的坠子用珊瑚的。”

    一通打扮,一个姿色出挑,妆容华美的美女就出现在了菱花梳妆玻璃镜里了,杏贞看了看自己的模样,顾盼生姿,满意的点了点头。

    “咱们早些去那边,安茜你和唐五福盯着点,免得除了差错,这合宫夜宴可是第一次放在那边,出了差错,被笑的人可是我。”

    “是。”

    除夕的夜宴本来都是放在乾清宫内,每人一张的宴桌按照严格的等级秩序排列:皇帝宝座前设金龙大宴桌,左侧地平上,面西座东摆着皇后的宴桌,其余嫔妃的宴桌排在左右。他们所用的餐具也不一样。酉时(下午6点),皇帝入宴,皇后等人在座位处向皇帝行礼,礼毕,皇后等人各入座进馔。过了一会,皇帝与后妃们开始欣赏承应宴戏。他们一边欣赏演出,一边进果,进酒,皇帝进酒时,后妃们各出座,跪拜。承应宴戏演出结束后,后妃们出座谢宴,行跪拜礼,皇帝起座离开,皇后以下各还本宫。在以上的宴会过程中,各种音乐依次演奏。

    一个字:累,两个字:形式。

    这样的宴会有什么意思的,等级森严,也不热闹,根本就不像过年的。

    还好我想了新的法子。

    杏贞坐在轿辇上沿着宫巷望着北边而去,不多会,过了千秋亭,就到了目的地,一个呈工字形的宫殿。

    刚从轿辇上下来,就听到宫里面传出一阵阵的打骂声,杏贞脸色一沉,扬了扬脸,帆儿赶紧进了这里的宫门,杏贞扶着安茜的手也进了殿。

    只看见一个管事太监拧着一个小太监的耳朵,另外一只手还连连扇着小太监的脸,那小太监的脸被扇的已然红肿,管事太监还边打边骂着小太监:“你这个小兔崽子,大过年的发了昏,还把手里的碟子打碎了!这可是娘娘要用的物件儿!杀了你都赔不起!小兔崽子!”那小太监不敢哭,也不敢还手,只是一味的躲着管事太监的巴掌。

    帆儿看到杏贞已然站在宫门口看到了这场戏,连忙开头高喝道:“好了,小太监该管教!你也要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今天是什么日子!兰嫔娘娘可在这里呢!没得叫你冲撞了!”那管事的太监看到杏贞站在宫门口瞧着自己这边,连忙惶恐跪下了,给兰嫔磕头请安,“兰嫔娘娘恕罪!奴才实在是气急了才忍不住教训这个没用的东西的,娘娘请恕罪!”

    那个小太监也不敢说话的跪在边上,低着头瑟瑟发抖。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