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八、除夕大宴(四)
    杏贞穿过宫门走了过去,站在两个太监边上停了一下,摆了摆手,“无妨,做错了事是要惩治,不过也要注意方式,大过年的,太监也是人,也要给些脸面,对着下人不能过于苛刻。”那个管事太监连连称是。“你把头抬起来,”小太监瑟瑟发抖地抬起了头,虽然脸是有些肿了,但是眼神倒是狡黠的很,溜溜的滚着眼珠子。

    杏贞心里一动,就开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当差?”

    那个小太监低下了头,战战兢兢地回着这协理六宫的**第一女人,“回禀兰嫔娘娘,奴才小安子,在御膳房当差!”

    “小安子?全名叫什么?”杏贞原本是想转身进殿了,听到这个小太监的名号,又忍不住停下来多问了一句。

    “奴才的贱名叫安德海。”

    “安德海?好,你且做了今天的差事,和御膳房太监说,就说是本宫说的,明日起,你来储秀宫当差。”杏贞轻飘飘地说了这句让那个管事太监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话,就连忙进殿去了,只剩下一个目瞪口呆的小安子,和一个战战兢兢的管事太监。

    除夕夜宴今年摆在漱芳斋。

    漱芳斋不是什么子紫薇格格住的地方,漱芳斋位于故宫博物院内重华宫东侧,原为乾西五所之头所,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清乾隆帝即位后,改乾西二所为重华宫,遂将头所改为漱芳斋,并建戏台,作为重华宫宴集演戏之所。

    漱芳斋为工字形殿,有前后两座厅堂,中间有穿堂相连。其中前殿与南房东西配殿围成独立的小院,其间有游廊相连。前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黄琉璃瓦歇山顶,前檐明间安风门,余皆为槛窗。室内明间与次间以落地花罩分隔,以楠木制作,十分精细,东次室额曰“静憩轩”,为乾隆七年(公元1742年)御题,是弘历少时读书之地。殿前东西配殿各三间,东配殿明间前后皆开门,东出即御花园。过了前殿,就见得一个大戏台子,文彩辉煌,与漱芳斋前殿相对。戏台为亭式建筑,面阔进深各三间,黄琉璃瓦重檐四角攒尖顶,风格高雅,匾名“升平叶庆”。戏台上有楼,天花板上设天井,可以放井架辘轳等机械设备,供演神仙剧使用,台板下有一口大井。为皇宫内仅次于畅音阁大戏台的一所戏台,也是宫中最大的单层戏台,年节时常有演出。

    戏台子前面就是漱芳斋的后殿,后殿名“金昭玉粹”,面阔五间,进深一间,前檐明间接穿堂与前殿相连,余皆为槛窗。另有西耳房一间,西配房三间。殿内西梢间修小戏台一座,面东,为竹木结构,样式小巧,呈方形亭子式,建于清乾隆年间,是专为皇帝和太后吃饭时演出15分钟的小戏而设的,方亭上悬挂着乾隆皇帝书写的“风雅存”匾额,前檐左右柱上各悬古琴形木制楹联曰“自喜轩窗无俗韵,聊将山水寄清音”。台后开小门与西耳房相通。殿之东室额曰“高云情”,与小戏台相对,为侍宴观戏之处。

    只见殿门上挂着一排齐刷刷的大红灯笼,灯火通明,照的庭院之间毫发可见,殿门大开,后殿里头摆了两个宝座并六七张明黄色布幔铺就的桌子,殿内陈设已然置换完毕,大红色的布幔和绸带把漱芳斋布置的喜庆无比,桌子上已然摆好了各式新鲜瓜果,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甜香,杏贞满意地点了点头,和安茜帆儿唐五福进了殿内。

    进了内殿,杏贞惊奇的发现,这三九寒冬,每个桌子上还摆了一个西瓜,瞧着那个新鲜的样子,瓜柄上还有几张碧绿的西瓜叶,新鲜地似乎还是刚刚摘下来的,杏贞差异地问着边上候着的管事太监:“这西瓜是那里得的?”

    “回娘娘,这是台湾进贡的西瓜,昨个早上才运到的,台湾的西瓜种在木桶里,也不在台湾那里摘下,快船上烘着火炉,一路换着碳,马不停蹄地到了天津卫,然后再运到宫里头的。”

    原来如此,这台湾的反季节水果在清朝就已经运到北京供皇室享用了?杏贞心里啧啧称奇,面上却不动声色,点了点头,巡视了一番室内,又想起了一件事,“新制的赏钱备好了吗?”

    “已经备好了,娘娘。”

    杏贞走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纰漏,就站在宝座前候着其他的嫔妃们到来。

    贞嫔和云贵人联袂而来,贞嫔穿了一件湖蓝色的旗袍,云贵人穿了一件粉色的,几个人互相行了礼,就开始聊了起来。杏贞稍显诧异地问着贞嫔:“贞嫔姐姐,丽贵人怎么还没到?她的永和宫和你的钟粹宫可是极近的。”

    贞嫔回答道:“可不是么,我在宫里头等着她来,没成想丽贵人打发了一个小太监来告诉我,说身子有些不爽利,让我自个先走,他等会就来,这路上不就遇见了云贵人了,所以和云贵人一起来了。”

    “哦?有没有叫太医瞧瞧?”

    “我也不知,应该是瞧了吧,丽贵人说是会来的呢。”

    “这也罢了,今个儿这日子可不能不来。”

    之后的几个嫔妃陆陆续续到了,杏贞寒暄了一阵,看到众人来的差不多了,就差了丽贵人一个,就悄声吩咐帆儿去看看丽贵人到底如何了。笑着和众女说道:“姐妹们,咱们先入席,候着皇上和皇太贵妃的驾便是了。”

    众女纷纷入席,杏贞的位置在咸丰皇帝宝座的东边,贞嫔的位置在康慈皇太贵妃的西边,大家刚刚按着位分班次坐定,就看到门口进来了丽贵人。

    丽贵人穿着一袭粉紫色的旗袍,估摸着是怕冷,头顶额头上还带了个紫狐毛貂蝉帽檐,杏贞怎么觉得今天的丽贵人特别的容光焕发,光彩夺目,半点也不像是身子不舒服的人,丽贵人就着春儿的手进了殿,看到东西六宫各嫔妃都到了,笑容满面,虚虚地行了一个礼,口里说道:“臣妾失礼,迟到了,请姐姐们恕罪。”

    杏贞开口了:“无妨,横竖皇上皇太贵妃还没来,你并没迟到,听贞嫔姐姐说你身子不舒服,叫过太医瞧了?”

    丽贵人转身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堪堪坐下,才笑答道:“多谢姐姐挂心,没什么事儿,现下已然好了。”

    “那就好,你这**第一美人,若是今天不来,那和宫夜宴上就少了不少美景了。”云贵人无不调侃之意的出声说话,丽贵人听到之后,脸色不变,依旧春风得意的笑着,云贵人看着丽贵人也不说话,自己觉得没什么意思,就住了口,众女一时不说话,默默地等着皇帝并康慈皇太贵妃的到来,伴着宫外的中和之乐肃然而坐。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