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福祸相倚(三)
    两个人联袂到了惠征的寝室,惠征正倚着枕头,就着丫头的手喝药,看到两人到来,摆了摆手,让丫头退下,喘了几下,方才开口问道:“两位一起到此,想必是逆贼大军已然退了!”

    李鸿章和王金智在惠征的床前各分宾主坐下,李鸿章看了看惠征的脸色,虽然还是略显苍白,却也透了一股血色出来,李鸿章这才放下心,点了点头回答道:“托老大人的福,逆贼看见庐州城高难攻,军心又颇为高涨,已然知难而退了,下官叫了探子远远地跟上去,看到逆贼们进了巢湖才回来报信的,此刻庐州城已然无忧了。”李鸿章又抱了抱拳,往北边行了个礼,毫不避讳地说道:“天幸,还好老大人无恙,若是老大人有些闪失,下官真不知如何向兰嫔娘娘请罪了。”王金智有些惊骇地看着李鸿章,这翰林院值武英殿的编修,居然也和那神通广大的兰嫔娘娘有干系!

    惠征淡然一笑,摆了摆手,“无妨的,兰嫔娘娘早在逆贼攻打武昌之前,就叫老夫准备好银饷和粮草转运,宁可烧毁丢弃,也千万不可留给逆贼,更加吩咐我,也不可顺流而下,必须往着南或者往着北!两江总督陆建瀛途经芜湖时,召福山镇总兵陈胜元我商议,决定让我赴安庆把两江放在安庆的军饷银子全部转移,我乃派人将家眷送到宁国府泾县,自己从安庆解出十五万两饷银及带印信往着北边出发,安徽布政使李本仁大人也带着十五万饷银往着皖南而去,不知他到了那里了,我并几艘船顺着长江北上,到了芜湖县附近被逆贼的水师追上,躲闪不及,只能逆流驶入了巢湖,趁着逆贼的水师不知巢湖地势,这才腾出几日时间,将十五万两银子送入了庐州,这才保住了这两江半壁的军饷。”惠征咳了一下,“那五千两赏银可发了下去?”

    “已经发了下去,惠兄就别担心外头的事儿了,我自然会料理妥当,惠兄安心养伤即可。”王金智不露痕迹地奉承道。

    “且不急养伤,少荃,你执笔帮我写一份奏章,庐州城被围了这么些日子,想必安徽巡抚和京城里都以为老夫死了,你先执笔写吧,”通过前头几日的守城大战,惠征对着李鸿章这个年少有为敢于任事的年轻人颇为欣赏,对着自己女儿的识人本领越来敬佩起来,“第一,上奏此次大战,第二说老夫的行止,第三,”惠征盯着站在黄花梨木大书桌前头凝神静气准备写奏章的李鸿章,“请奏,就地解下五万两饷银给庐州原翰林院编修李鸿章团练之用!”

    李鸿章睁大了眼睛,沾饱了徽墨的狼毫笔上滴了一滴墨在宣纸上,化出了一个黑斑,王金智也不敢置信地腾的站了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靠在床上的惠征,又转过头目光炯炯地盯着同样不敢相信听到内容的李鸿章!

    五万两白银!

    惠征笑着看着李鸿章道:“不必惊讶,告诉你也无妨,这是兰嫔娘娘之前吩咐的,叫老夫在皖一日,就要全力助少荃你组建新军!”

    窗外的天空中,春雷阵阵轰鸣,不多会,绵绵春雨就下了,地上草中树里过冬的虫子们蠢蠢欲动,正在慢慢醒过来。

    惊蛰时节,开始了。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

    咸丰三年二月二十五日,军机处接到了安徽徽宁池广太道惠征的奏章,奏章称:“二月一日,臣自安庆携十五万两白银顺江东下,至芜湖县境内,被逆贼大军追上,不敌,退至巢湖内,巢湖水况复杂多变,逆贼不识地形,臣得了几日之空,将银饷转运至庐州城内李鸿章并庐州知府王金智守城得当,阵斩了三百余逆匪臣擅自拿五千两白银以助庐州知府守城之用,乱军纪,请陛下治罪。”同时还有庐州知府王金智和编修李鸿章的联名奏折,奏折里称:“惠征身先士卒,端坐于城门之上,打开银箱,就地发放,军心大振,敌人无可奈何之下,射中惠征左肋,惠征忍痛端然不动,直至逆贼攻城大军退下,方由左右扶下城楼,已然昏迷多时也”

    咸丰皇帝拍了桌子,大喜道:“惠征果然没有逃往它省!还安然无恙地将十五万两银饷安全保住了!真是大功一件,中了冷箭都不吭声以免坠了士气军心!真乃忠心臣子也!传旨,封惠征三等承恩公爵位,遣太医院太医前去庐州助惠征休养,叫军机拟了对庐州一干人等的封赏来看,”皇帝又想到了什么,哼了一声,脸色晴转阴,怒道:“这李嘉端道听途说,就敢上奏,实在是可恶!还有这布政使李本仁携着另外十五万两银子,前往皖南的时候,遇上了逆贼的偏师,居然不敌这些逆贼,居然被逆贼抢了大半的饷银,也罢,看在他受了逆贼的刀伤的份上,朕不去追究,杨庆喜,传旨,呵斥李嘉端,罚饷半年,布政使李本仁降三级,还在原职,许其戴罪立功,安徽的一起子官员叫军机严查,若有渎职之最,立刻革职问罪。”

    “喳!”

    咸丰皇帝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稍带歉意地说道:“这些日子委屈了兰嫔,杨庆喜,咱们马上去储秀宫,安慰兰儿去!”

    “喳!”

    杏贞最近几日倒是清净了不少,六宫的嫔妃来的少了,除了云贵人来探望杏贞,还发了一顿牢骚:“天塌了有长汉顶住,那些总督巡抚老爷们干什么吃的?往下数也得先追究布政使按察使,哪儿就轮到你阿玛了。再者说,地方官虽有守土的责任,可那些武将们都干什么去了?”杏贞按了按云贵人的手,表示她的好意自己心领了,此外内务府的人也就不太来了,原本是储秀宫要的东西,内务府都是巴巴的立马送上来,如今去讨要些东西,内务府的人也敢推三阻四,再推脱不过,就送些差的东西,帆儿昨日去内务府拿这个月的月例,气鼓鼓地回来,安茜拉着帆儿劝解了好些会子,这才消了帆儿的气,杏贞知道,必然是内务府的人捧红踩黑了,如今敢扣着储秀宫上下的月例了。杏贞也默不作声,等到帆儿出去,偷偷的把安茜叫了过来,命唐五福开了库房,拿出自己的私房,拿出去分给宫里伺候的宫人,当做这个月的月钱。

    虽然面上一点都不露,可这杏贞心里真如热锅的蚂蚁,七上八下的,父亲啊父亲,你可一定要听我的,千万不能顺江东去,丢了官职不要紧,我丢了嫔的位份也不要紧,可是这命可千万要保住啊!

    杏贞拿着一本宋词在漫无目的翻看着,心里其实早就飘到了南方,正在发呆的时候,听到外头小安子又惊又喜地禀报道:“皇上驾到!娘娘,皇上来了!”

    杏贞赶紧下了炕,按了按旗袍,安茜连忙扶着杏真出了暖阁,在正殿里头盈盈拜下,口里道:“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皇帝也不说话,亲自扶了兰嫔起来,牵着兰嫔的柔荑,漫步进了西暖阁,杏贞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下了一半,还好,起码皇帝的态度还不错,不管父亲惠征犯了多大的事儿,自己总是无碍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