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福祸相倚(四)
    咸丰皇帝落了座,让杏真也坐在了对面,还没等帆儿送上茶,就笑盈盈地看着杏贞,摇了摇头,啧啧称奇道:“兰儿啊兰儿。”

    杏贞的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这皇帝摇头是什么意思?“皇上?”杏贞有些疑惑,略带颤音的问着咸丰皇帝。

    “哈哈哈!”皇帝兴奋地拍了桌子,吓得杏贞一下子站了起来,低着头站在地上,“兰儿你的父亲果然没有临阵脱逃!惠征押了十五万两军饷安全运到庐州府,还帮着庐州知府守住了庐州,杀了好些敌军!不过你父亲左肋受了一箭,无妨的,”咸丰皇帝看到杏贞一脸惊恐之色,连忙开口宽慰,“只是受了些皮肉伤,朕已经再命太医院派太医过去医治,必定叫兰儿你的父亲安然无恙!”咸丰皇帝高兴地连连拍桌子,“还有你上次保举的那个什么李鸿章,也帮着在庐州城立了大功,兰儿你这眼光实在是不错啊!”

    “那里是臣妾眼光好,是皇上洪福齐天,这人才啊雨后春笋般的就冒出来了!”杏贞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父亲没事就好,立不立功的无所谓,眼珠子一转,杏贞突然跪下了,跪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咸丰皇帝不明就里,连忙下炕扶起杏贞,“兰儿你这是怎么了?”

    杏贞抬起头,梨花带雨的对着咸丰皇帝娇弱地说道:“臣妾此身分明了。”

    皇帝也被触动了情肠,拉起杏贞,让她挨着自己坐下,喟然叹道:“是朕的不是,委屈了兰儿你,害得你如此委屈,你放心,朕必然要好生补偿你!”皇帝剑眉一抖,唤进了杨庆喜,“庆喜,传旨晓谕六宫,复储秀宫兰嫔协理六宫之权,即日起封为妃!”皇帝对着正欲说话的兰嫔又说话了:“兰儿你就别多说了,朕知道你又是想着劝朕,让朕不要晋升你的位份,如今你的父亲立了大功,这母家立了功,按照祖宗的规矩,原也可以推恩于**嫔妃的!再者朕要赏你上次武昌大战的出谋划策之功,兰儿你是在是无需推辞了!”杏贞一阵无语,我才没有想着推辞呢,这种好事假模假式地推一次就够了,那里能三番五次的退让,自己本来想着谢恩来着,没想到被皇帝堵住了嘴。

    咸丰皇帝说了一会话,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个兰字虽然是好字,但是却不够落落大方,用在嫔位以下,倒是也可以,如今兰儿要封妃了,还是选个更好的字来用,朕要好好想想选个好的字给咱们的兰儿!”

    杏贞连忙再次跪下,俯身行礼,“臣妾不甚惶恐,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次日,咸丰皇帝颁下谕旨,晓谕六宫:

    朕惟教始宫闱,端重肃雝之范,礼崇位号,实资翊赞之功,锡赐以纶言光兹懿典。咨尔叶赫那拉氏,丕昭淑惠,珩璜有则,持躬淑慎,秉性安和,臧嘉成性,著淑问于璇宫;敬慎持躬,树芳名于椒掖。仰承皇太贵妃慈谕,以册封尔为懿妃。尔其懋温恭尚祇,承夫嘉命,弥怀谦抑,庶永集夫繁禧。钦哉。”

    并于三月初三日行册封礼。

    柔克为懿。温柔圣善曰懿。

    储秀宫里,杏贞穿着朝服跪在册封大使前头,听到大使说完了之后,附身叩倒,口里山呼万岁,接过了懿妃的宝册,并无金印,贵妃以上才会有金印,杏贞得意地摊开宝册,这不就是几百年后的干部证书吗?咱如今也是有了证的人咯,杏贞站了起来,吩咐储秀宫内喜气洋洋的宫人道:“唐五福,送册封大使出去,另外赏宫内半年月例,大家一起高兴高兴!”

    “谢懿妃娘娘赏!”

    杏贞一手提溜着宝册,一手扶着安茜的手进了储秀宫的正殿,不容易啊不容易,虽然进宫一年不到,就已然封了妃位,真是火箭般的速度了。不过一山还有一山高,总还的好好往上爬,爬到那六宫之巅!

    杏贞在帆儿和安茜的伺候下换下朝服,穿上了玫红色的吉服,头顶赤金青鸟大拉翅旗头,脚踩花盆底,“时候不早了,本宫还要去养心殿谢恩,并到寿康宫朝觐皇太贵妃,你们陪着本宫一起去吧。”如今能名正言顺的一口一口自称本宫了,真心爽快啊!

    一个小太监拿了把青色的华盖,跟在懿妃的后头亦步亦趋,杏贞刚刚出了储秀宫的大门,就看到大门口跪着一个身穿红服的太监,看服饰,应该是个管事太监。

    杏贞疑惑地看了看那个跪在地上的太监,转头望着帆儿,帆儿无不痛快的说道:“这就是上次扣着咱们储秀宫月例不放的管事太监,如今他倒是知错了,今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巴巴的跪在咱们宫里,说要给娘娘您请罪呢。”

    “且别管他,等着我谢恩回来再说。”

    “是的,懿妃娘娘。”

    到了养心殿,杨庆喜进去通报了之后,就满脸堆笑的让杏贞进去,杏贞也懒得怪罪他上次得了安徽巡抚参自己父亲的折子居然不事先通报自己,让自己有些准备,这种账,日后可以慢慢算,眼下不急于一时。

    杏贞进了西暖阁,看到丽贵人和咸丰皇帝都坐在炕上,丽贵人看到懿妃进来,连忙准备下地行礼,懿妃一个眼疾手快,连忙拦住了丽贵人,嘴里还说道:“哎呀,你呀,如今是咱们东西六宫里头最为金贵的一个人,为着你这个肚子,本宫也不能让你多受累下来行礼呢!”丽贵人矜持地笑了一下,口里说着“懿妃娘娘取笑了。”到底还是没在炕上下来。

    杏贞给皇帝行了个礼,咸丰皇帝颇有兴致的看着杏贞:“懿妃你今天打扮的很是好看,玫红色很衬你,说不得是艳冠群芳了,呵呵。”丽贵人楞了一下,也是立刻含笑点着头。

    “皇上您就是爱开玩笑,以前说是关公面前不舞大刀,如今啊,在这丽贵人妹妹前头,谁敢称艳冠群芳呀!”杏贞开起了玩笑。

    皇帝笑了起来,“就兰儿你的嘴巴最是伶俐了,来,就着朕坐下,”杏贞温顺地坐在皇帝身边,皇帝搂住了杏贞,闻到杏贞耳后发散着兰花的阵阵幽香,心神不由得一荡,悄声跟着杏贞说道:“今个晚上朕到你那里去。”杏贞故作害羞地低了头,低低的回了一句“恩”。皇帝这才放开懿妃,和煦地开口道:“你先去寿康宫皇太贵妃那里请安吧,什么话晚上咱们再说。”

    “是,”杏贞站了起来,施了个礼,慢慢地告退了,丽贵人依旧没站起来,只是在炕上欠了欠身子,就如此过去了。

    帆儿有些不忿,从养心殿出来之后就絮絮叨叨地:“那丽贵人也太拿大了!咱们主子现在是懿妃娘娘!这都不站起来行礼的!”

    “算了算了,她现在的肚子是最娇贵的。皇上都没说话,我更是没什么话好说的了,别落人口实,咱们去寿康宫。”

    堪堪一行人走到寿康宫前头,只看见贞嫔并云贵人婉常在三个人刚刚从寿康宫里头出来,三女见到杏贞,脸色齐齐一变,连忙跪下行礼,“臣妾给懿妃娘娘请安,娘娘万安。”

    “姐妹们何须多礼,快快起来。”杏贞双手虚虚扶了一下,“我还是原来的我,只是位份不一样罢了,姐妹们还是像着往日一样的好。”三女连连道“不敢”。

    寒暄了一阵子,杏贞摆了摆手,“姐妹们既然已经拜见了皇太贵妃,那本宫就不耽误姐妹们了,请自便,我去寿康宫。”贞嫔并云贵人婉常在低着头等懿妃仪驾过了之后才各自散去。

    云贵人憨态可掬,笑着说道:“这懿妃真是福气大,自己的阿玛在外头还立了个军功回来,自己又是如此的聪慧,深得皇上器重,瞧瞧,进宫才不到一年,已然封了妃了,日后若是生了皇子,那岂不是即刻要入主中宫了?”云贵人侃侃而谈,全然没有注意到贞嫔已经僵硬的神色,还是婉常在悄悄拉了拉云贵人的衣袖,云贵人看到了贞嫔的脸色,方才讪讪地停了嘴。

    贞嫔强笑一声,“懿妃娘娘福气大,咱们自然是比不过的,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是。”

    杏贞恭敬地给康慈皇太贵妃行了大礼,皇太贵妃笑眯眯地看着懿妃行礼,等到懿妃行礼完毕,点了点头,开口道:“起来吧,赐坐。”

    杏贞恭谨地坐下,皇太贵妃满意地看着这个新晋封的懿妃,半响才开口道:“难为你了,前头受了那些委屈,还好皇帝没有偏听偏信,如今你父亲立了大功,自己又封了妃位,倒是因祸得福了。”

    杏贞听到皇太贵妃如此说话,连忙站了起来,恭声说道:“全托了皇太贵妃的福,臣妾才有今天,那几碗坐胎药,臣妾终身不敢忘皇太贵妃的恩德。”

    前些日子杏贞幽居储秀宫的时候,除了云贵人来探望过一次之外,没人来探视过自己,只有康慈皇太贵妃每三日就让德龄送了一碗极苦极苦的坐胎药让杏贞服用。

    皇太贵妃依旧神色不动,笑眯眯的说道:“是你自己争气,和我这老婆子是没什么关系。”

    杏贞抬头看着这个抚育了皇帝十多年的养母,笑着说道:“诗曰: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皇太贵妃若有驱策,臣妾自当效力。”

    康慈皇太贵妃神色一动,手里正在转的佛珠停了一下,却又依然转了起来,杏贞静气的站在地上,一会子室内默默无声,只听得廊下的画眉鸟儿在叽叽喳喳地叫。

    皇太贵妃淡淡的开了口,声音宛若天边的一抹微云那样不可琢磨,“现在我老婆子没什么想叫你做的,日后等你有了膝下有依靠的,哀家自然有事会要你去办。”

    “是。”

    “哀家有些累了,懿妃你跪安吧。”

    “是,臣妾告退。”

    德龄依然站在康慈皇太贵妃的身后,皇太贵妃半合着眼,默念了一会子的佛经,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笑声没入袅袅升起的檀香里,德龄险些快要听不见皇太贵妃的话语。

    “这懿妃,还真是聪慧的紧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