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注册 > 二十二、金陵王气(一)
    两人谈笑了一会,约好了下次一同去骑马,不多会,小朱子进了西暖阁,禀告午膳已然得了,杏贞道:“那就摆进来吧,就在屋里头吃。”小朱子和小夏子把饭盒提了进来,摆上了各色菜肴,一碗鹌鹑蛋煨鹅掌,一碟马兰头拌香干,一碟干炸响铃,并几个松花蛋,杏贞笑着对云贵人道:“因着吃了就要歇中觉,所以午膳用的清淡些,妹妹别嫌弃才是,”云贵人笑着说无妨,杏贞问小朱子,“小安子的馄饨好了没有?”

    “回娘娘,马上就上来了。”

    小安子亲手把两碗白瓷碗拿了上来,只见馄饨馅如翡翠,晶莹可见,汁液充盈,皮薄馅鲜,杏贞用银汤勺勺其一个放入口中,只觉得入口又香又滑,齿颊留香,那种香不是人工合成的做作味,而是春天清新自然对未来美好事物充满期待的味道。

    杏贞不由得大赞,连连冲着小安子点头,手里也食指大动,正欲甩开膀子大吃的时候,外头唐五福高声禀告:“皇上驾到!”杏贞悻悻地放下勺子,这皇帝能不能不挑着饭点来,我正想大吃起来呢,杏贞款款起身,用手绢按了按嘴角,一个眼神示意小安子,小安子心领神会,猫着腰一溜烟的出去了。

    皇帝掀了门帘进来,鼻子一动,问到了荠菜的香味,看到杏贞在地上行礼,笑着开口道:“起来吧,兰儿你在吃什么好吃的?莫不是荠菜吧?”

    “皇上您的鼻子可真灵,知道臣妾这里有好吃的,巴巴地赶了过来。”杏贞站了起来,让着咸丰皇帝去了用膳的餐桌。

    咸丰皇帝此时才看见云贵人也在,笑道:“云贵人也在。”

    “是的,皇上,今天臣妾来找懿妃娘娘说话,懿妃娘年就留了臣妾用午膳了。”

    杏贞请皇帝坐下,“皇上您来了,自然不能让您空手而归,”那头小安子也麻溜地捧了个碗进来,“您看,这荠菜大馄饨也准备了一碗给皇上呢。”

    “呵呵,兰儿总是这样未雨绸缪的,这**交给你,朕是一万个放心。”咸丰皇帝摆了摆手,示意杏贞和云贵人坐下,“来,坐下,咱们几个一起吃。”云贵人喜不自胜,连忙应了一声,看着懿妃坐下,自己也方坐下。

    三人默默无声的用完馄饨,咸丰皇帝放下汤勺,满足了喟叹:“这荠菜果然是春天里头最时新的玩意儿了,什么味道都比不上这个。”

    “皇上喜欢就好。”

    咸丰皇帝用热毛巾拭了嘴角,太监们把桌子撤了下去,把茶水送上,咸丰皇帝喝了口茶,方才开头道:“你们姐妹两个在说什么体己话儿呢?”

    云贵人看着懿妃不说话,懿妃淡淡一笑:“臣妾和云妹妹说着她以前在口外的事儿呢,听说云妹妹骑术甚佳,自己个的兄弟也是她一手教出来的,现下在健锐营当差呢,臣妾说着以后若是能去园子或者去热河避暑,叫云妹妹教教臣妾骑术,臣妾呀,倒是想学骑马呢。”

    云贵人感激地望着杏贞,咸丰皇帝倒是不以为然:“这是小事,过了四月,咱们就去园子里,那园子里头你还没去过,想必是新鲜的紧,朕到时候陪你好好逛逛,你爱骑马就叫云贵人带着你去,还有你那娘家兄弟,”咸丰皇帝转头看着云贵人,来了兴趣,“你那兄弟叫什么?”

    云贵人低着头,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叫武云迪。”

    “叫他也上去跟着懿妃伺候着,若是伺候的好,朕自然也有赏!”

    “那倒是要谢皇上了。”杏贞笑道。

    “朕与你何须如此客气。”咸丰皇帝向着云贵人说道:“云贵人你先跪安吧,朕先和懿妃说几句话,过几天朕去春禧殿瞧你。”

    “是,臣妾告退。”云贵人感激地看了一眼懿妃,杏贞含笑地点了点头,云贵人行了礼就出去了。

    安茜拉了拉小安子的袖子,示意一起出去,把殿内的空间留给皇帝和懿妃。小安子不明就里,迷迷糊糊地和安茜出了正殿,在院子里等着伺候,小安子问安茜道:“安茜姑姑,殿内不需要伺候的人吗?”

    “娘娘若有需要自然会叫咱们的,皇上估摸着要和咱们娘娘商量外头的事儿,外头的事儿咱们少沾惹较好。”

    “是,姑姑,那广胜丰的《战武昌》里头说咱们娘娘给皇上出了主意,打败了逆贼,这是不是真的?”

    “噤声!这自然是真的,咱们娘娘本事大着呢。”

    杏贞看到宫人们都出去了,室内只留下了自己和咸丰两人,才对着皇帝说道:“皇上,您有什么话要和臣妾说?臣妾听着呢。”

    “逆贼已然攻下了安庆,正顺水东下,芜湖一带又是危急万分,军机的意思和兰儿你之前说的一样,逆贼们就算要顺江东下,搅得江南膏腴之地一个天翻地覆,只是去向何处大家尚无定论,有的说去凤阳,有的说是去金陵,还有的说逆贼将会登岸向着南边浙江而去,这不,朕又来问朕的女诸葛了,看看女诸葛是怎么说的。”咸丰皇帝说完了这些,愁绪无法可解,心头的火气又上来了,茶盏咯噔一下放在桌上,“不中用!全是一些废物点心,定好的坚壁清野之计,可是南边执行不力,前天来报,还是有些人丁被逆贼裹挟而去,真叫人恼火的很!”

    “皇上您也别恼怒,这事咱们不是早就预想到了吗?比着湖南和岳州被裹挟而去的,如今依然少了许多,倒也不是南边的官员执行不力,那南边人烟繁华,有些百姓故土难舍,不听官府的命令也是有的,如今可谓是自作自受了。”杏贞安慰着皇帝说道。

    “也罢,此事朕就不追究了。兰儿你说说看,逆贼的下一步动向该是如何。”

    这还要想吗,日后的历史书上写的明明白白,太平天国会攻克下南京,立国号为太平天国,改江宁为天京,“王峻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古时金陵就是有王气,如今逆贼在东南如若入无人之境,横冲直撞,怎么能不看上这东南天的支柱大城江宁!逆贼们心里念念不忘的恐怕就是在这江宁城内登基称帝了!”

    “朕也是这个意思,就怕这江宁城守不住的话,恐怕江南局势动荡,一发不可收拾了。”咸丰皇帝面带忧色,“兰儿你觉得这江宁能不能守住?朕想着在江宁给逆贼来一下子狠的!江宁乃是漕运重镇,一旦有失,这南边的税银要解上京,这可就难了。”

    杏贞给皇帝剥了一个菱角,递给了咸丰皇帝,这才淡淡地开口,“恕臣妾直言,江宁恐怕是守不住。”

    咸丰皇帝神色一凝,手里的菱角就没放入空中,而是持在半空中,“兰儿你竟然如此不看好南边的局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