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二、金陵王气(二)
    “皇上,您想想,贼子连克九江安庆等重镇,本来就是军心大振,把武昌城丢盔抛甲的颓势已然扭转了过来,听说两江总督亲率水师去督战,没想到就剩了两条船和十几个人回来,这可是现实,况且皇上你已然下令让沿江一带坚壁清野,让人财物全部转移,转移不了的就地焚烧,若是特地叫江宁一地坚守,恐怕这军心也是不堪用的,皇上您想,他们会不会心里想着为何叫我们死守,这何其不公也。”

    咸丰皇帝一阵苦笑,“那就白白让这江南雄城轻轻松松落入逆贼之手吗?朕心不甘!”

    “自然不能让逆贼如此便宜地得了这江宁城,在江北和西南东南各角择地势险峻之地,务必要牢牢守住江南富庶之地,若是再让逆贼冲入松江苏州扬州杭州之地,那可真是要十几年都要恢复不了元气了!只让出江宁一地送给逆贼折腾,就如上次臣妾和皇上说的,必须严严地将老虎缩在笼子里!不再放虎归山!这就是请君入瓮之计!”

    “此外,皇上,必须遣良将死死守住安庆,安庆不可再破了!臣妾前些日子看舆图,这安庆就如蛇的七寸,守住安庆,去江宁顺风顺水,旦夕可到!”杏贞侃侃而谈,说着自己前辈子还记得的事儿,还好自己读书的时候最感兴趣的就是历史了,特别是近现代史,“而且不能留给逆贼这完整的江宁城!”

    “完整的?兰儿你仔细说说。”

    “为了防着将来咱们攻打江宁的难度变大,除了将城内尽数搬空之外,还要先焚烧些城墙为好,若是烧断或者烧塌些许防守重心,想着这逆贼们将来要修缮起来也是头疼之极,但是又不能让逆贼觉得江宁已然是废城,不堪重用,这就不好了,所以还是那句话,‘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就好,这其中的度可真难把握,臣妾这深宫里头的妇人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皇上还是请烦着外头的军机们去吧。”杏贞笑吟吟的说完了话,就等着看咸丰皇帝的意见了。

    咸丰皇帝深深地看了懿妃一眼,默不作声了一番,思索了半盏茶的时间,方才开口道:“这倒是个主意,可是这江宁城不守一番,朕总是不甘心,也罢,朕晚点去养心殿叫起,把这个主意说给他们听听,问问军机和六部大臣的意思,唔,不过这疏散财物和人丁是必然要做的。”

    杏贞又想起了什么,“皇上不如将珍稀财宝留在江宁,以骄纵逆贼,让其陷入安乐窝中,乐不思蜀起来?”

    “容朕想想,此计甚好,可是这府库里的银子却是要好好转运出去的。不可留给逆贼。”

    “皇上圣明。”

    说了这些话,咸丰皇帝神色复杂地望着新进封的懿妃,开口说道:“兰儿,你这心恐怕是九转玲珑心,如此的计谋百出,如今对着逆贼用自然是极好,将来不会对着朕用这些计谋吧。”

    杏贞心下大惊,连忙站了起来,强笑的说道:“皇上您这说的什么话,臣妾怎么会对皇上用计呢,臣妾是皇上的妃子,皇上好,臣妾自然就好,皇上若是生气动怒,臣妾又那里有什么好果子吃呢?臣妾想着皇上日夜烦恼,睡觉吃饭也是不安稳,这才想着替皇上分忧的,皇上既然怀疑臣妾,”杏贞含了几丝哭腔,跺着脚转过身子,“臣妾以后再也不说了!”

    咸丰皇帝又急又好笑,连忙也起身搂住了懿妃,细细温柔安慰:“瞧你,朕不过是说了一句玩笑话罢了,倒惹得朕的兰儿伤心了,你若是那诸葛,朕不就是那刘备吗?少了兰儿怎么行呢!”杏贞破涕为笑,“那臣妾以后还该帮着出主意吗?”

    “自然该说,你这个女中诸葛,自然要好好帮着朕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皇帝抱着杏贞说了几句话,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又开口笑了起来,笑的杏贞不明就里,“你可知南边的逆贼怎么说你吗?”

    “逆贼怎么知道我这深宫里的人?”杏贞奇怪地发问。

    “还不是广胜丰的那出《战武昌》!辗转流传到了南边去了,那杨秀清听说此事,恨的牙痒痒,在外头大肆宣扬,说朕的懿妃是地狱之主撒旦妻子转世,专门用邪火来阻挠天兵天将大业的,日后攻入北京城,别的人犹可,撒旦妻子是第一个要杀的!哈哈哈,如今你又献上了这个火烧江宁城的计谋,可是坐实了撒旦之妻的称号了!”

    杏贞满脸黑线,“臣妾听闻这地狱之主撒旦的妻子可是个昆仑奴,浑身黝黑无比,臣妾虽然不如丽贵人那么白,那也没有如此的黑吧?”杏贞眼珠一转,“况且臣妾若是撒旦之妻,那皇上您岂不就是撒旦了?哈哈哈哈”咸丰皇帝一脸苦笑,没想到把自己绕进去了。

    “朕呀说不过你这妮子的利嘴,也罢,朕先出去和军机们商议下此事,你先午睡吧。”

    “皇上,您也歇息一下再叫起吧,别累到龙体了。”杏贞送皇上出去,然后关切的说了一句。

    皇帝捏了一下杏贞的肩膀,示意自己知道了,转身出了储秀宫,一群宫人行礼如仪。

    杏贞看着皇帝离去的身影,眼眸一下子眯了起来,看来自己最近风头出的太盛,锋芒毕露,皇帝都有些忌惮自己了,杏贞只觉得自己胸口有些发闷不舒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转身进了内殿,那厢安德海已然悄悄地溜了进来,杏贞靠在炕上缓着气,安德海连忙上前打望着懿妃,“哎哟,主子您这是怎么了?可别吓人,要不要宣召太医?”

    摆了摆手,杏贞懒洋洋的说道:“没什么事,觉得有些困而已,估摸着午睡没睡的缘故,小安子,”杏贞想起了一件事,“你说以前家里是开杂货铺子的?”

    “是,以前在外头开了家杂货铺子,之后山东那边来了些马匪,家里被弄得破败了,家里头父亲养不起这么多孩子,这才叫我进了宫。”安德海虽然说的是轻描淡写,但是杏贞还是从中听出了一种血色的意味,以及乱世中一个家庭就此沉沦乃至消亡的小历史。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离人。诚哉斯言啊,杏贞感叹了一番,继续说起了自己想问的事儿,“那你这些做生意的事还会吗?”

    “打小就在家里的铺子帮忙,多少还是懂一些的。”安德海恭敬地回答懿妃娘娘的问题。

    “好,从此以后你别摆弄那些后殿的兰花和去小厨房烧吃的了,”小安子连忙跪下,连连磕头,哭着喊道:“娘娘,奴才是做错了什么,求着娘娘别赶小安子出去!”

    “谁说要赶你出去的,快起来,本宫有更为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以后每天去内务府转转,你就说本宫说的,以后要你学着采买,你用心学学怎么做大生意,想着内务府那些起子,你要是不看账本,总由得你到处转转看看,另外得了空就去前门大街去转转,看看现下怎么做生意的,等你精通了生意这本经,日后本宫有用得着你的时候!到时候复兴你们家的事儿,不用本宫去做,留着你自己去做!”

    “还有,别忘了,这宫里头没有奴才,只有人!以后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别混叫错了!”

    安德海泪流满脸地俯身五体跪下,含着泪哽咽地地回答了一声:“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