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二十三、乱象四起(四)
    惠征的马车辚辚地从定安门外头进了北京城,随行的不过老仆丫鬟几个,并三辆马车而已,新的承恩公倒是低调的很,跟着人流通过关防,进了洪洪人流之中。惠征端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正在摇摇晃晃之间,突然听到了一阵鼓乐并鞭炮声,外头的老仆轻轻扣了扣车窗,大声说道:“老爷,到了劈材胡同巷子口了,可是里头估摸着那家嫁娶呢,热闹的紧,人山人海的,咱们的马车进不去。”

    惠征掀开车帘,望着胡同里头,那里头果然是人山人海,老仆拉过了一个正准备涌入劈材胡同的年轻人,发问道:“这位小哥,这里头是怎么了,哪家这么气派的嫁娶呢?”

    “嗨,什么嫁娶啊,这是胡同里头叶赫那拉家的大小姐在宫里封了懿贵妃了!几个堂官的太太来道喜呢,大家都抢着去要喜钱!嗨嗨嗨,老头儿,你别耽误我去粘粘喜气。走了您!”那年轻人匆忙说完,就甩开老仆的手,急急忙忙地挤进了巷子。

    老仆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家的老爷,只见老爷也忍不住哆嗦了几下,立马跳下了马车,老仆连忙扶着惠征,自家老爷的箭伤还没好利索呢,伤口要是再裂开那就不好了。

    惠征一把甩开老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过了人群,站在自家大门口拱手向大家行礼的家仆眼尖,看到了在人群中的惠征,大声叫道:“老爷?老爷回来了!太太,老爷回来了!”

    一群人簇拥着惠征进了家,到了院子里的石榴树下,只见夫人富察氏小跑着出来,扑到了惠征跟前,不顾体统地哭着和惠征说道:“老爷,娘娘有了身孕,已经三个月了,封了懿贵妃!”

    惠征紧紧握住了自家夫人的手,不禁喜极而泣,三代为宦,家中还是不黑不紫,留下的就是这个一个宅子而已,没想到自家的女儿如此争气,已然怀孕封了贵妃,叶赫那拉家的好日子马上要到了!

    富察氏陪着惠征哭了一会,方才想起了什么,连忙用绢子擦了擦眼角,急切地对着惠征说道:“老爷,我光顾着高兴,里头厅里来了天使,说有诏书给老爷的,若是老爷今个不回来,他们就赶着去南边的官道上给你宣旨呢。”

    “快快进去,切莫叫天使久等了。”惠征用袖子擦了擦眼睛,连忙走进正厅。

    “惠征升任光禄寺卿。钦此。”

    传旨的礼部官员将明黄色的圣旨递给了自己,惠征激动地不能自已,连连叩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女儿啊,父亲的荣耀都是来自你啊。

    咸丰皇帝搭着懿贵妃的手,小心翼翼地把杏贞从轿辇上扶下来,紧紧地握着杏贞的手,储秀宫里的人早就得了这天大的喜讯,齐齐地跪在储秀宫里头,喜气洋洋地山呼:“恭喜懿贵妃贺喜懿贵妃!”皇帝哈哈大笑,连忙视若珍宝地把懿贵妃送入殿内,还忙不迭的指挥着宫人们:“快,给懿贵妃搭把手,那织金的垫子不够软,马上换了松软的来!今日的燕窝得了吗?马上献上来。”杏贞看着皇帝的兴奋样子,不由开口笑道:“臣妾那里就这么娇贵了。”

    “如今你有了身子,自然与以往不同,要分外照顾着先,”咸丰皇帝又想起了什么,“从今往后你那球可就不许踢了,原本说要去骑马,如今也先搁下吧,”看到杏贞正欲说些什么,“过些天等你册封礼好了,朕陪你去园子里头,你就远远地看着云贵人骑马看看罢了,日后朕与你的时光长久,凭他什么时候骑都无妨。”

    杏贞看到皇帝对着自己如此细心,那心里的感动说没有是骗人的。“多谢皇上费心了。”

    “这是自然,就算不为了你这肚子,也要为了咱们女诸葛出谋划策保大清平安呢!”咸丰皇帝依偎着杏贞,开口说起了笑话。

    “主公,且让孔明猜猜主公的心思~”杏贞假装捋着胡须,学着戏文里诸葛亮,另外一只手还挥了挥扇子。

    “哈哈哈哈,兰儿真是朕的解语花啊。”咸丰皇帝被逗笑了。站在地下伺候的太监宫女们也纷纷掩嘴窃笑不已。

    “叫内务府把那只八百年的白山老参拿来给懿贵妃补身子。”

    “皇上,臣妾体热,不敢吃那大燥之物,吃了恐怕会流鼻血呢。”

    “那朕就赐给你父亲,横竖他受了伤,也要补身子。”

    “皇上体恤臣下,真乃仁君呢。”

    室内一团喜气,杨庆喜掀开储秀宫正殿的门帘,木着脸进来打了个千,站了起来,咸丰皇帝看到杨庆喜的脸色,知道又是什么坏消息来了,眉毛一拧,不耐烦地朝着杨庆喜问道:“什么事,说!”

    杨庆喜懦懦地开了口,又给皇帝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坏到咸丰皇帝都忍不住想掐死自己的养心殿总管太监,“两江陆总督六百里加急,说,说,”咸丰皇帝一声怒喝:“说什么!”杨庆喜扑通跪下,颤着声说道:“江宁的发贼五月二十四日已然派了林凤祥李开芳在扬州附近的浦口率师北伐,逆贼说要打到京师!”

    室内寂静一片,咸丰皇帝不敢置信地腾的站了起来,口里复述着杨庆喜说的“北伐?北伐!这等贼子真是,真是丧心病狂!”脸上铁青一片,眼睛里头似乎就要喷出火来。“五月一日洪秀全居然登极江宁,还将江宁改名天京,国号太平天国!陆剑瀛的江北大营是干嘛的!朕就要他在看着逆贼到处流窜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