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二十三、乱象四起(五)
    杏贞心里冷笑了一声,太平军还是按照了历史上来,未曾稳住南方的根据地就敢分兵各地,真以为哪里的清军都是不堪一击的?

    杏贞拿着手抚了抚咸丰皇帝起伏不定的胸膛,悄然说道:“皇上别生气,”靠着咸丰皇帝冷然对着杨庆喜说道:“陆总督的军报里有没有说逆贼多少人马?”

    杨庆喜看了一眼咸丰皇帝,皇帝也瞪着自己,连忙又垂着头回答道:“发贼号称十万大军,据陆总督来报,大约在三万之数。”

    杏贞劝着咸丰皇帝坐回到炕上去,这才冷笑道:“哼,逆贼靠着三万人马就想北伐?轻取中原?杨秀清真以为是自己的岳武穆转世吗?”想了一会,杨秀清若是岳飞,清廷不就是金兀术吗,连忙尴尬地转过脸,对着咸丰皇帝说,“皇上,别担心,这逆贼来着北边,就是自寻死路。”

    杨庆喜擦了擦汗,嘘了一口气,连忙站了起来,咸丰皇帝苦恼地道:“这逆贼北上流窜,这眼看和山东河南一地的捻贼又要同流合污了,南边局势烂了,这中原也要烂了,朕如何不恼!”

    “逆贼原本仗着水师才能纵横江南,如今逆贼居然敢弃水师大船不顾,仗着步兵想来中原平坦之地与皇上一决胜负,这不是自寻死路又是什么,况且逆贼居然敢弃江南江北两座大营这心腹之患不顾,而远征千里,咱们刚好可以以逸待劳,一举击破!”咸丰皇帝闻言神色舒缓不少,看着杏贞问道:“兰儿你觉得如何是好。”“臣妾想着山东江苏一带有着捻军作乱,皇上您是不是又在山东一带布防了?那自然逆贼不会去咱们准备好的地方,”

    咸丰皇帝疑惑的问道:“逆贼为何不去与捻贼同流一处?”

    “两方若是合流一处,那到底是谁该听谁的命令?这发贼可是立了国的,捻贼也敢称王,皇上您说,这两方若是能志同道合,那真是见了鬼了!就算是暂时接触,也想必无妨,为了防着发逆顺手牵羊,假道伐虢,捻贼必然不让发贼过了自己盘踞的地方的!臣妾想着这北伐的三万之军,必然是会进安徽,辗转到河南或者安徽某地渡河!”

    杏贞接过帆儿倒的茶,献给咸丰皇帝,咸丰皇帝接过盖碗默不作声,在细细地想着杏贞的话,“皇上您是不是已然命了直隶和山西兵丁至山东布防了?”

    “正是,已然有派了一万余人马去山东了。”

    “若臣妾所料逆贼北伐路线不差,那皇上您藏着的陕甘骑兵也该派上用场了,立刻叫陕西总兵带着兵过潼关,侯在河南黄河边上,等着逆贼想过河的时候,半渡击之!安徽河南各地只需自保地方,将逆贼缓缓挤到一处,等陕西的骑兵到了一举歼灭也可!皇上,不知道咱们北方还有些什么得力的将兵?”

    咸丰皇帝思索了一番,“唔,察哈尔的骑兵堪用,僧王的科尔沁部骑士也还了得,兰儿你的意思是?”

    “逆贼北伐这三万不可留下一人一马!务必要全歼,让天下人看看南边的绿营不行,要靠着地方团练自行剿灭外,咱们北边的骑兵还是了得的!这场战许胜不许败,除了灭发逆的嚣张气焰之外,更要震慑中原一带的捻贼,捻贼本来就是半农半匪的,震慑了他们,将来对着山东江淮一带的局势必然有好处!所以啊,臣妾觉得应该让僧王出马了,这自家人不帮衬着,谁能帮着咱们!”

    咸丰皇帝听得眉飞色舞,听到“自家人”心里一动,喝了口茶,把茶碗重重地搁在桌子上,“好,兰儿,你所言甚是!就依你之言,务必要歼敌与黄河以南,不可放过一兵一卒过了黄河!”

    “此外,还要防着发逆又要西征!”杏贞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逆贼打下江陵,想必知道安庆重镇的必要性,此外江西也是极为重要的,臣妾想着逆贼既然会北伐,必然会又想着西征!”一个小太监进来在杨庆喜的耳边俯首说了什么,杨庆喜看着杏贞和皇帝在说话,弯着腰又出去了。“安庆如今有谁在守着呢?皇上。”也不要老是自己出风头,应该让皇帝露把脸。

    “是王锦绣守着,想必安庆无忧。”皇帝想起了那个火船大破武昌逆贼水师的原湖北总兵,现在的钦差大臣,安徽总兵王锦绣。

    “原来是王总兵,那安庆自然无忧,如今逆贼少了水师,想必再想去湖北也是不能了,主要就要防着逆贼攻安庆不下,北上支援李开芳或者南下骚扰江西,臣妾要是杨秀清,这安徽江西两地是在是屏障,是不得不拿在手里的。”

    “那这安徽江西两地的团练也弄了不少,倒是要看看成色的时候了,”咸丰皇帝若有所思,“那你推荐的李鸿章他人不就在安徽吗?上次帮着你父亲守住庐州城,倒了也颇有才干。”

    “那是皇上慧眼识英雄,这么个舞文弄墨的编修经皇上御笔一点,变成了允文允武的大将了。”杏贞捧了皇帝一下,“若是逆贼去江西,那就让皇上上次点的曾国藩出赣南试试看,这兵总要见血就好,不然可都是绵羊。”说着血,杏贞毫不动色,“皇上您也别怪陆总督了,他新建大营,不敢出击想必也是常事,如今逆贼北伐,想必后续还有援兵跟进,缠住江宁内的逆贼便是大功,到时候什么北伐西征东征的,都不得不给回来救援江宁,这就是江南江北两座大营的意义,所以,这大营若是日后被攻破也无妨,再建就是,务必要在逆贼的喉咙眼里头插上那么一筷子,叫他吞不下,吐不出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