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三、乱象四起(七)
    “娘娘?”

    正在假寐的杏贞睁开了眼,刚刚送走了贞嫔,贞嫔倒是一副恭敬模样,看样子是要给自己效忠了,费着脑子说了会话,估计是累到了,这贞嫔刚出去,自己又快要睡着了,肚子有些沉了起来之后,自己越发懒得动弹,看到叫醒自己的安茜,揉了揉眼睛,懒懒的说道:“什么事?”

    “养心殿传来的消息,军机那边拟定了皖南江西湖广的事宜,已经发下去了。”

    “发就发下去了,这有什么,还有什么事吗?”杏贞懒洋洋地转了个身子,不在意地问道。

    “皇上命了六爷在军机大臣上行走了。”

    “哦?”杏贞来了兴趣,恭亲王奕䜣这就要上台办差了?抬起头看着安茜,只见安茜古怪地看着自己,“你这是怎么了?”

    “皇上在养心殿感叹,说是娘娘一句话说的好,”安茜呆滞地望着懿贵妃说道,“自家人不靠,还能指望谁呢,这才用了六爷,要六爷为国分忧呢。”

    我真是随口说说的,杏贞一阵无语,这下大家又以为是我故意才这么说的。

    我的意思是僧王是咸丰皇帝姐姐的儿子,这是自家人没错吧?我说的是僧王,真是僧王!

    杏贞对着安茜解释道,可是安茜嘴里唯唯应着,可脸上是一副我才不相信的样子。

    新当上的懿贵妃挥了挥手,叫安茜下去,安茜都不相信,更别说别人了,算了,管他们说什么,杏贞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孩子啊孩子,你可一定要是个男孩才好,只要是男孩,你妈妈我靠着你,就能再像火箭一样,上升到六宫那最高的位置了!

    杏贞正在流口水遐想的时候,帆儿又蹦蹦跳跳地进来了,给懿贵妃行了礼,说道:“娘娘,寿康宫皇太贵妃命人送了一碗安胎药来。”

    寿康宫,安胎药?打从自己封妃之后,皇太贵妃倒是也没有送过坐胎药了,怎么今天突然又给自己送药了?杏贞凝思了一会,抬头说道:“帆儿,叫五福从库房里拿把如意出来,拿个好点的匣子装起来,本宫即刻要去寿康宫拜见康慈皇太贵妃。”

    “是。”

    寿康宫。

    康慈皇太贵妃连忙叫贴身嬷嬷扶住正欲行礼的懿贵妃,笑眯眯地点点头说道:“快坐下吧,哀家就看的出来,你就是个有福之人,如今果然有了身孕,还封了贵妃,如此就是圆满了。”

    杏贞斜斜地坐在炕上,听到“圆满”两字,眼神闪烁了一下,方才笑道:“回皇太贵妃的话,臣妾呀,就盼着这肚子里是个小阿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呢。”

    皇太贵妃闻言笑了一下,说道:“你既然如此上进,自然是好的。”摆了摆手,德龄送上了两碟时新的水果,一碟蜂蜜玉梨,一碟阳山毛桃,“你既然怀了孕,茶也不宜用,就用些水果吧。”杏贞点头领命,正用银叉子叉起了一片梨肉的时候,只听得皇太贵妃叹了口气,杏贞停下了叉子,看着皇太贵妃。

    皇太贵妃叹了口气,若无其事地看着别处,手里佛珠捏个不停,说道:“如此新鲜上等的水果,装在这个盘里倒是可惜了。”

    杏贞这才注意到了盛着水果的盘子是乾隆斗彩蝶纹盘,果然,皇太贵妃有这个心思!有这个心思就好,我就可以去想办法!杏贞有条不紊地吃了那片梨肉,用绢子按了按嘴角,方才开口笑道,“皇太贵妃忒简朴,这盘子用的也太久了,臣妾呀瞧着可以换换了,换个别的什么纹样的才能配得上您这皇上的养母呢!”杏贞挥了挥手,帆儿将盒子递了上来,德龄把盒子接过去了,杏贞款款站了起来,柔美地施了个礼,开口道:“臣妾宫里还有事,就先告退了,等皇太贵妃等着臣妾的好消息吧。”

    康慈皇太贵妃就着德龄的手打开了那个盒子,看到盒子里的如意,脸上的褶子绽开了,笑着点点头,这懿贵妃果然聪明地紧,“也罢,老婆子就敬候佳音了,你说的那句话很好,让老六去军机历练历练,老六干些事也好,免得胡思乱想,老婆子说不得要承你的情了。”

    杏贞苦笑,只能接下了这个人情,“皇太贵妃过誉了,皇上和六爷原本就是亲兄弟,不用这亲兄弟,难道还用着外人吗?”

    “很好,你且回宫休息吧。”

    “臣妾告退。”

    杏贞娉婷地走出了正殿,皇太贵妃看着那如意,笑的越发灿烂,如意如意,这些事情,必定要如我之意了!也不枉费我对着懿贵妃另眼相看。

    恭亲王府。

    咸丰元年起,恭亲王就搬进了这被北京人号称“月牙河绕宅如龙蟠,西山远望如虎踞”恭亲王府,府邸建筑分东中西三路,每路由南自北都是以严格的中轴线贯穿着的多进四合院落组成。

    中路最主要的建筑是银安殿和嘉乐堂,殿堂屋顶采用绿琉璃瓦,显示了中路的威严气派,同时也是亲王身份的体现。东路的前院正房名为多福轩,厅前有一架长了两百多年的藤萝,在京城极为罕见。东路的后进院落正房名为“乐道堂”,是恭亲王的起居处。西路的四合院落较为小巧精致,主体建筑为葆光室和锡晋斋。精品之作当属高大气派的锡晋斋,大厅内有雕饰精美的楠木隔段,为和珅仿紫禁城宁寿宫式样。府邸最深处横有一座两层的后罩楼,东西长达一百五十六米,后墙共开八十八扇窗户,内有一百零八间房,俗称“九十九间半”,取道教“届满即盈”之意。恭亲王府占据京城绝佳的位置。古人修宅建园很注重风水,北京据说有两条龙脉,一是土龙,即故宫的龙脉;二是水龙,指后海和北海一线,而恭王府正好在后海和北海之间的连接线上,即龙脉上,因此风水非常的好。古人以水为财,在恭王府内“处处见水”,最大的湖心亭的水,是从玉泉湖引进来的,而且只内入不外流,因此更符合风水学敛财的说法。

    奕䜣端坐在乐道堂内,恭亲王是一个颇有英武之气的年轻人,浓眉大眼,眉间还有一颗痣,容长脸蛋,方口挺鼻梁,和皇帝的文弱不同,奕䜣透着一股勃勃生机。奕䜣看到桌上明黄色的上谕,沉思不语,这皇上怎么突然想着给自己加差事了,还一加就是这么重的差事:在军机大臣行走,军机可是王公贵戚打破头都进不去的地方,自己这么一个和皇帝争过储位最应该排除在军国大事外头的亲兄弟,皇上怎么会让自己进了军机?

    年方二十一岁的恭亲王有些困惑,毕竟这时候的恭亲王还不是日后周旋于列强之间,挥洒自如的洋务派首领,还为着皇帝的任命摸不到头脑。

    外头自己的亲随进了来,附耳在奕䜣耳边说了几句话,恭亲王这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叫亲随退下。

    “懿贵妃……”奕䜣低不可闻地说出了了这三个字,书房内渐渐的沉寂了下去。

    有机会倒是要好好谢谢这个在皇上那里说得上话的懿贵妃娘娘了。

    ps:前日看了《火烧圆明园》,没想到张铁林年轻的时候扮演恭亲王如此的英气勃勃,帅呆了!大家要是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哦。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