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官网 > 二十四、圆明三园(五)
    重点设防!

    半渡击之!

    画河围歼!

    僧格林沁缓缓站了起来,连肩膀上落了不少紫红色的蔷薇花都不自知,望着懿贵妃远去的方向,心里微微吃惊。

    之前就听闻懿贵妃精通军事,没想到亲眼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云贵人站在杏贞的轿辇边上,一会子叹气,又一会子暗暗笑了起来,杏贞奇怪地发问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娘娘,臣妾想着弟弟去了南边,虽然有些危险,但是只要他争气,光耀门楣想必是不难的,可是臣妾这心底啊,毕竟还有有些担心害怕呢。”云贵人喜忧参半地说道。

    “妹妹你且放宽心,”杏贞玩腻了手里的蔷薇花,甩手一扔,丢到了桥下的涓涓水流里,流水转了几转,将那朵蔷薇花送到了远处,“此战虽有些凶险,但是没什么大碍,僧王出马,再山东那边有胜保,可保北方无忧,而且必然能全歼逆贼。”

    “娘娘说了这些,臣妾就放心了。”

    “这娘家是跟着咱们是共荣同损的,”懿贵妃想起了自己的事,不仅微微叹气,“妹妹你也知道,我那些日子是为什么过得艰难,不就是因为我父亲的缘故吗,如今你娘家兄弟若是有了出息,皇上看在他的面子上,自然也能垂恩于你,你在宫里也能过得舒坦些。”

    云贵人感激地点了点头,“娘娘为臣妾顾虑深远,臣妾是再不能的。”

    “嗨,这算什么,日后还要等着你教本宫骑马呢。”

    几个人银铃般的声音淹没在团团花海冉冉绿波之中,站在文渊阁前头的德龄目无表情地看着懿贵妃一群人离开。

    六月五日下午,咸丰皇帝在九州清晏殿大开筵席,除了没有随皇帝出来的伊嫔外,合宫嫔妃其余的都到了,杏贞挺着肚子在九州清晏殿前缓缓下了轿辇,因是在孕中,太医吩咐尽量少用胭脂水粉,杏贞也知道化妆品里头铅含量太多,所以一概的香粉都不用,只是让帆儿用珍珠粉置于凤仙花蕊中,加之蜂蜜浇裹,在蒸笼上三蒸三晾,抹在脸颊上增姿色又不伤身。

    进到九州清晏正殿,正在三三两两地各自交谈的嫔妃们看到懿贵妃驾到,连忙行礼如仪。

    “懿贵妃娘娘万安!”

    “姐妹们日常见,不必如此多礼,快快请起。”杏贞真是厌透了这种无聊而且浪费时间的行礼问安,虽然是自己现在除了给皇帝并皇太贵妃行礼之外,都是看着别的嫔妃向着自己问好,不过这种事情看多了,就像是燕窝天天吃,也会腻的。

    杏贞看到站在容常在边上的一个小巧俏丽的美人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那玲珑美人看到懿贵妃注意到自己,连忙再次行礼,口中说道:“臣妾鑫常在吉氏,参见懿贵妃娘娘,懿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杏贞这才知道这是昨天晚上咸丰皇帝新临幸的一个宫女,原来今天早上皇上告诉自己的鑫常在就在眼前,杏贞饶有趣味地看着鑫常在,只见鑫常在皮肤雪白,青丝如墨,嘴角微微上翘,突出了嘴角的那刻笑痣,杏贞打量了一会,才双手虚扶了扶,口中笑道:“妹妹快起来,**自从二年封过嫔妃之外,一年多了,倒是没见新人,如今给妹妹拔了头筹,妹妹等会可是要多喝几杯六宫的姐妹敬的酒了。”

    “臣妾失仪,侍寝后未能先拜见懿贵妃娘娘。”

    “无妨,尽心伺候好皇上就罢了,本宫这里早几日,晚几日见都不打紧。”笑着按了按鑫常在的手,懿贵妃转头看到了丽嫔,边上的乳母还抱着一个襁褓,懿贵妃笑着向丽嫔招了招手,丽嫔会意,婀娜地走了过来,身段宛如一朵盛开的芙蓉花,半点也不见刚生产过的样子。

    “丽妹妹你的身子恢复的极好,倒叫我这水桶腰羡慕煞了。”

    丽嫔僵了脸色,瞬息又恢复了常态,福了一福,笑道:“娘娘取笑了。”

    “快把大公主给本宫抱过来,让我瞧瞧!”那个乳娘连忙把五福吉祥如意团锦襁褓抱了过来,给懿贵妃看,杏贞探着头,看着那小女孩黑眼溜溜的,半点也不怕生,看到杏贞反而笑了起来。杏贞大乐,对着丽嫔说道:“大公主看来是大方的很呢,半点也不怕生。”

    “那是娘娘和蔼可亲。”丽嫔陪着笑。

    “前些日子本宫有着身子,也没来看过大公主,今天见了,倒是不能不给见面礼,”杏贞说着就从手腕上抹下了日常戴的翡翠手镯,那手镯通体沉碧,没有半点瑕疵,看着就宛如一汪春水绿意盎然地被握在懿贵妃的手上,杏贞把翡翠手镯递给了丽嫔,丽嫔知道这是缅甸进贡的上好翡翠,自从英国占了印度,跟着缅甸摩擦了些时候,缅甸上告天朝,天朝正自顾不暇,那里有空理会藩属的鸡毛蒜皮小事,置若罔闻之后,缅甸就停了进贡,这等极品翡翠还是皇帝巴巴从内库里找了些日子才找出来谢懿贵妃的锦囊妙计的,丽嫔连忙推手,不敢要。

    “皇上驾到!”杨庆喜在殿外叫道,咸丰皇帝并小太监如意进了九州清晏殿,众女忙不迭的行礼,咸丰皇帝叫大家起来,正欲开口说话,眼错不见就看到丽嫔他他拉氏手里拿着一个晃眼的翡翠手镯,知道是自己给懿贵妃的谢礼,便开口对着杏贞笑道:“偏你是好人,拿了朕的东西去讨好别人。”语气笑谑,又有浓浓宠溺之意。

    杏贞不以为然地笑道:“皇上既然赏了臣妾这镯子,那这镯子自然就是臣妾了,臣妾拿给大公主压箱底,还不为了帮皇上省些将来大公主下嫁要置办的嫁妆?如今倒是怪起臣妾来了。”

    众嫔妃用绢子捂着嘴偷偷地笑着,咸丰皇帝也连连笑了起来,“懿贵妃你这张嘴啊,真是利嘴,朕是说不过你,大家入席吧。”众人等着皇帝入了席,方才各自落座,皇帝的金龙大桌左边是就杏贞的位置,右边本来是贞嫔的位置,因是丽嫔诞下公主,也分外金贵了些,便越过了贞嫔坐在了皇帝的右手,贞嫔反而坐在了杏贞的下首,杏贞看到贞嫔神色有些寥寥,心下一动,却也没有说些什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