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四、圆明三园(六)
    咸丰皇帝逗了逗乳母抱着的大公主,大公主也不怕生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咸丰皇帝笑着对丽嫔说道:“如今这大格格看着倒是有些像朕。”丽嫔含笑点头称是,皇帝转头看着端坐在左边的懿贵妃笑道:“懿贵妃肚子里的孩儿若是像着点懿贵妃,那就好了。”

    “还是像着皇上好,若是像臣妾一般长了个利嘴,整日在皇上身边叽叽喳喳,那皇上不是要烦恼了!”

    众人又笑了起来,咸丰皇帝笑的涨红了脸,用手点了点懿贵妃,“懿贵妃你就是半点不肯吃亏,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才肯罢休,罢了,朕这杯酒就先和懿贵妃你先喝了。”

    懿贵妃把手里的桂花甜酒端了起来,笑着说道:“谢皇上。”

    皇帝把金瓯永固杯里的汾酒一饮而尽,示意边上斟酒的如意赶紧满上,又举杯和**嫔妃们一同喝了一杯。

    杨庆喜拍了拍手,顿时细细的丝竹之乐响起,一群身材窈窕的舞姬穿了碧色的单衣上来跳起了舞,那舞蹈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众女看的是心旷神怡,神魂与夺。

    杏贞也看的入迷了,哪一个都是极品美女啊,不管脸蛋如何,这身材是真真的好,那蜂腰,那藕臂,啧啧啧,自己又快要流口水了。

    咸丰皇帝也看的入了迷,连如意给献上了用凉井水湃过的新疆白蜜瓜,并吐鲁番马**葡萄,和金爪琵琶梨都恍若不见,杏贞看着那马**葡萄分外新鲜,葡萄上还有一层隐隐的白霜,正想捡一个试试味道,身后打扇的安茜连忙低声提醒:“贵妃娘娘,葡萄性寒,有身子不能吃葡萄。”

    杏贞悻悻地放下,正准备用银叉子叉起边上的蜜瓜片,安茜幽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主子,一切冷的水果您都不可以吃。”

    “那我可以吃什么?”杏贞咬了牙斜着脸对着身后的安茜说道。

    “我叫了御膳房的人给娘娘您准备了一碗杂果甜汤,热腾腾的,娘娘多用些不打紧。”安茜熟悉了自家懿贵妃的性子,丝毫不怕,淡定地回着杏贞。

    好吧,杏贞放下叉子,又仔细看着庭中的舞蹈了起来。

    一曲舞毕,皇帝赞许地颔首,“这些南府的舞姬比前年的精进了不少,今天一见,这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八个字是担得起的。”几个舞姬行了礼,便如流水般地退下,皇帝又举杯示意众女共饮,一时间席间热闹无比。

    杏贞就看到下首的贞嫔强颜欢笑,陪着众人喝了几杯,就脸色变得红晕了起来,眼神也有些发愣了,连忙拿眼去示意安茜,安茜意会,靠在贞嫔的耳边说了几句,贞嫔恍然惊醒,方觉得自己的酒意有些上脸了,朝着懿贵妃点了点头,连忙扶着小丫头离席出去了。

    咸丰皇帝饮了杯中酒,开心得道:“庆喜,赶紧上别的舞。”

    “喳。”

    皇帝转了身子正想和懿贵妃说些什么,只看见贞嫔的位置上空着,奇怪的问道:“贞嫔去了哪里了?”

    “贞嫔姐姐有些酒意了,出去散发下。”

    “也罢,贞嫔向来酒量就浅,不比懿贵妃你能饮些,且由着她去吧,如今你怀着身子,倒也不能多喝了,桂花甜酒你且多喝几杯罢了。”

    “是,臣妾敬皇上。”杏贞笑吟吟地举起杯。

    “好,懿贵妃,咱们同饮此杯。”皇帝今日是高兴极了,来者不拒,连久未侍寝的云贵人壮着胆子来敬皇帝,皇帝立刻又是一大杯喝下。

    这时候殿内上了几个扮着书生模样的舞姬上来,手舞足蹈似乎是行礼的意思,原来是演着诗经中的《关关雎鸠》之章。

    皇帝左手在桌子上打着拍子,口里还吟诵着《关关雎鸠》之章:“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一曲舞毕,太监们鱼贯而入,又敬献了冷热菜各样,皇帝是二十样,懿贵妃是十六样,嫔位是十二,贵人及以下是十样,进上来之后,又上了一个说笑话的老者,来给大家说话解闷,那包袱抖得一个比一个不着调,嫔妃们笑成了一团,云贵人捧着肚子哎哟哎哟地叫疼,皇帝乐不可支,连连开怀之余,更是多用了些酒和菜肴。

    待到这次菜撤去了之后,已然是掌灯时分,众人说笑之间,猛地听到一缕洞箫呜咽,众人住口不言,竖着耳朵仔细听,那洞箫声低声辗转了许久,突地一个拔高,宛若白鹤入云霄,愈发清越起来,九州清晏殿前头暮霭沉沉波光粼粼的后湖里头,在柳荫里摇荡出来了一艘乌篷船,那乌篷船上只点了一个青色灯笼,边上站了一个不施粉黛的青衣少女,持了把团扇,轻轻摇了摇扇子,婉转开口唱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与这断井颓垣”

    原来是牡丹亭,虽然杏贞也沉迷于此情此景此歌中,但是心里还是隐隐觉得别扭,断井颓垣,在这圆明园唱,尼玛这也太有预见性了!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谁家院”歌声清扬凌冷,飞越俊逸,众人无不神魂动摇,痴迷其中,虽然隔着极远,加之又只有一个青布灯笼,昏黄的灯光朦朦胧胧,瞧不见那少女的颜色,但是无人不觉得这少女必然是天下第一绝色。

    一曲《皂罗袍》堪堪唱完,那乌篷船又驶向远方,洞箫也轻轻隐去,大家方才从沉迷中醒来,皇帝摆了摆手,喟然叹道:“此曲一出,今日是没有什么歌舞再比得上了,也罢,横竖酒性已满,上汤吧。”如意拍了拍手,宫女们把醒酒汤端了上来,杏贞用着酸酸的醒酒汤倒是爽口,连喝了几汤匙,眼瞅着如意给咸丰皇帝献上了一碗别的什么东西,杏贞感兴趣地抬起头正在看看是什么好东西,鼻尖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血腥冲入,杏贞又有些作呕了。

    万事通安茜又上千抚了懿贵妃的背,边说道:“皇上喝的是鹿血,这估摸着晚上谁要侍寝了。”

    原来是鹿血,咸丰皇帝喝了这么多的酒,又用了不少荤腥之物,如今又要喝这大热大燥之物,本来就是虚不受补的身子,又这么大的刺激下去,身子骨怎么能好起来。

    咸丰皇帝饮了鹿血,满意地用热毛巾擦了擦嘴,杏贞识趣的站了起来,领着众女向咸丰皇帝行礼,“臣妾等告退。”

    “去吧。”咸丰皇帝挥了挥手。

    杏贞叫住了站在最后的鑫常在,“鑫常在,今天晚上你伺候着皇上。”

    鑫常在连忙跪下,“是,贵妃娘娘。”

    咸丰皇帝的眼睛有些红了,朝着懿贵妃讪笑道:“朕明日来看你。”

    杏贞用眼神说明自己并不在意,爽朗地笑着退下了。

    杏贞摇摇晃晃地坐在轿辇上,在夜色中走过圆明园,她自己觉得又好像走过了这整个时代,杏贞抬着头看天上,现在的新月还是细细的一缕,斜斜地挂在天边,微弱的月光透过树叶照在杏贞的脸色,把杏贞的脸变得斑驳和难以预测起来。

    保护住,一定要保护住!

    保护住那悠扬的歌声,保护住那九州清晏,保护住大家的笑容!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