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五、康慈太后(二)
    皇帝一脸怒色地看着杏贞,远处的太监宫女瞅到皇帝的脸色有些不对,懿贵妃又跪在地方,更是不敢靠前了,咸丰皇帝用手指着懿贵妃,厉声发问:“说,懿贵妃,是谁指使你,巴巴地说这个的!是不是老六!或是其他的什么人!”

    杏贞的眼睛直视皇帝,皇帝在她的眼神里看不出半点胆怯或者是心虚的意思儿,杏贞一脸坦荡之色,开口说道:“没有人指使臣妾,臣妾入宫到现在,外头的皇亲一个没见过,也没遇到过六爷,臣妾怎么可能会和六爷私下结交,皇上多疑了,至于皇贵太妃,更是不可能和臣妾说这些了。”只是小小的暗示了一下,恰好被我察觉了

    咸丰皇帝脸色缓和了一些,正欲慢慢坐在亭子的护栏上,看到远处的如意等几个御前服侍的人跑着前来,皇帝又厉声说道:“你们全部起去!”如意连忙又往着后头退了半箭之地。

    皇帝坐下了,看着杏贞还跪在地上,挥了挥手,缓慢地说道:“你起来吧,有着身子,还跪在地上那么久。”杏贞说了声“是”,也就连忙站了起来。

    皇帝幽幽地看着波光万顷的福海,想起了前尘往事,“文成贵宠伤盘水,天语亲褒有孝全。这首诗赞的就是朕的皇额娘孝全成皇后,道光二十年,皇额娘去世,朕那时候还只有九岁,失了母亲,哪里能不哀哀痛哭,先帝怜悯朕年幼失了母亲,皇命让静皇贵妃抚养朕,还让她从永和宫转居于孝全皇后的钟粹宫,那时候的朕是一万个不愿意的,转眼间,钟粹宫的女主人从孝全皇后变成了静皇贵妃!自打静皇贵妃进了钟粹宫,朕就和她对着干,要我温书,朕就打弹弓,叫我吃点心,我就吐唾沫,”皇帝笑了起来,脸色温和,在回忆儿时的那些和静皇贵妃对着干的糗事,“静皇贵妃也不以为忤,每每都不生气,还拉着六弟不许和我犟,有着新鲜的吃食也让着朕先吃,吩咐六弟:‘四哥是你哥哥,该紧着哥哥吃。’朕那几年每每在夜间梦见孝全皇后时,总会三更惊醒啼哭,睡在外间静皇贵妃连忙亲自起身,衣服也来不及披一件,便将朕搂在怀里温声低言安慰,朕才能安然睡去,皇贵妃那些日子也身子不大好,时不时地还要用药,这么一晚上受凉,身子就愈发一直不太好,缠绵反复到了现在,朕一直觉得亏欠与她。”皇帝说道这里更是有些内疚了。

    杏贞悄然坐在皇帝的身边,用手拉住皇帝的手,给了皇上无声的鼓励,咸丰皇帝长吁了一声,叹道:“皇阿玛心念早逝的孝全皇后,一直未肯再立中宫,静皇贵妃也只是摄六宫事,离着皇后还有一步之遥,先帝深思熟虑,在晚年一直没有立中宫,也是怕着嫡庶有别,若是册封静皇贵妃为皇后,将来兄弟失和,争夺帝位又有了一层不稳定的意思,后来朕与静皇贵妃极为亲热,只是到了先帝晚年,”咸丰皇帝的手一紧,“大臣们要议立储位,朕才和静皇贵妃还有六弟疏远了起来,之前叫着皇贵妃的额娘也不肯再叫,一直到登极之后,也都是叫的‘皇贵太妃’,朕心里想着孝全皇后都没有福分享受到皇太后的尊号,为人子的难免心有憾恨,何况朕也是按照着奉养皇太后的方式来侍奉康慈太妃,请病问安,又无异于亲子,这些也依然逾制了,兰儿,”皇帝叫着懿贵妃的小名,杏贞突然觉得皇帝的手一片冰凉,咸丰面目惶恐地看着懿贵妃,骇然说道:“朕登极之后,从景麒阁唤出了当年孝全皇后的贴身宫女,打听孝全皇后的死因,这才知道,”皇帝的手一片冰冷,“才知道孝全皇后是为了朕着想,要除去静皇贵妃,让六弟没了依靠,储位可定,这才在家宴上想着给静皇贵妃下毒,那杯毒酒静皇贵妃已然喝了一口!事发之后,孝和太后严命先帝严惩,先帝苦苦相劝,太后不听,孝全皇后无法两全,这才自尽于宫中,那时候孝全皇后才是三十三岁。”皇帝的眼睛通红一片,双手紧紧地握住杏贞的柔荑,“朕真不想知道这件事!朕虽然立刻毙了那个宫女,却从此不能如同无事之人一般面对着皇太贵妃,额娘虽然死的委屈,但皇贵妃也是朕的养母,如今身子如此不痛快,缠绵病榻,焉不是孝全皇后当日为了朕的一片好心,才使得如今朕如此难以两全!”

    骤然听到这样的大秘密,杏贞心里一惊,难怪皇上对着自己的养母颇为冷淡,皇帝存了内疚的心思,才不敢面对康慈皇太贵妃,有内疚就好办了,杏贞从皇帝的手里抽出了双手,帆儿握住了咸丰皇帝的双手,恳切地说道:“正是如此,皇上您才给着皇太贵妃一个皇太后的封号!酬她多年耗尽心力照顾皇上的功劳苦劳外,更要弥补孝全皇后对皇太贵妃做下的错事!何况,皇太贵妃岂会归罪皇上?当年之事,她必然是知晓的,事后却如此尽心尽力地抚养皇上多年,可见皇太贵妃心里并无芥蒂啊,皇上何须自责呢。”

    咸丰皇帝被杏贞手里的热量温的妥帖,思量了一番,对着杏贞开口道:“兰儿,你说的极是,朕是应该好好弥补额娘才是,”皇帝终于对康慈皇太贵妃的称呼改了口,“更别说是额娘的抚养之恩,且如今老六在军机当差,也要给他这个体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