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五、康慈太后(三)
    杏贞连忙又加了一把火,“臣妾看着太医院最近给皇太贵妃请的脉案,皇太贵妃的身子越发不好了,臣妾想着,”杏贞看了看四周无人,这才悄悄地说,“兴许册封皇太后,能冲冲喜呢。”

    皇帝惊悚,急急对着杏贞说道:“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

    咸丰点了点头,“那朕要赶紧给额娘操办议事,朕先回去想想,等想出体面的法子来让额娘高兴高兴,懿贵妃,”皇帝看着杏贞,“既然是你提的议,自然也要你多受累,也帮衬几番。”

    杏贞笑着道:“横竖贞嫔姐姐最近闲着,臣妾想着叫她帮着臣妾操办这个事,想着贞嫔姐姐必然不会不沾沾这喜气的。”

    “也罢,朕想着晋封贞嫔为妃,等到额娘的大典办了再说此事吧,”皇帝笑着捏了捏杏贞的鼻子,宠溺地笑了笑,“给兰儿你卖个乖,你告诉贞嫔这个好消息去。”

    “多谢皇上。”

    皇帝起了身,对着杏贞说道:“朕先回九州清晏想想妥帖的法子,兰儿你叫个轿辇来,别多走累到身子。”

    “是,臣妾恭送皇上。”

    “无需多礼,兰儿,朕真要谢谢你,”咸丰皇帝神色松快了些,“今个不是你,朕也不知道和谁说这些话,说出来了之后,朕心里舒坦多了。”

    “臣妾给皇上解闷分忧是臣妾的本分。”杏贞开朗大方地笑着说道。

    “那朕走了。”咸丰皇帝转过身子,月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湖山在望”的袅袅暮色之中。

    杏贞看着皇帝远去的身子,不由暗叹一声,谁说皇家锦衣玉食满庭富贵,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亲身母亲想毒杀抚养自己十多年的养母,这种桥段,谁遇上了都会心里抓狂的,想到这里,杏贞隐隐有些同情咸丰皇帝了,或许他根本就不适合这个皇位,连忙掐掉这个大逆不道的想法,杏贞招了招手,站在远处的安茜和帆儿连忙过来,“去把贞嫔请来,说本宫有事和她商量。”咸丰明白地给了自己这么好的机会,自己怎么能不收买人心,赶紧把贞嫔钮祜禄氏给拿下!

    “贞嫔住在哪里?”

    “回娘娘,贞嫔住在武陵春色里头。”

    “她若是侍寝就罢了,不过今个晚上么,估摸着皇上没心思翻牌子快去吧。”

    “喳。”

    收到懿贵妃的邀请,贞嫔坐了轿辇连忙来到曲院风荷,只见到懿贵妃手里持了一把素色纨扇,坐在九孔石桥栏杆上看着在荷花里穿梭的点点流萤,贞嫔上前行礼如仪,“臣妾拜见懿贵妃娘娘,贵妃娘娘万安。”

    “起来吧,贞妹妹。”懿贵妃扇着扇子,看着温婉端庄的贞嫔,“这个时候叫妹妹来,没打扰妹妹用晚膳吧?”

    “怎么会,臣妾已然早早地用了晚膳了。”

    “那就好,最近本宫肚子有些大了,做些事情也不够爽利,本宫向着皇上说了,说贞妹妹你最近空闲,叫你近些日子多出点子力,眼下呀有件大事情要劳烦妹妹去帮忙操持下,这事现在还不能说,过些日子你就知道了,本宫呀,也就多偷偷懒罢了。”

    “皇上和娘娘有命,贞嫔自然责无旁贷。”贞嫔站在懿贵妃身后,恭谨地回答道。

    “贞嫔?妹妹呀,估摸着过几天,你的自称就要换了。”懿贵妃放下扇子,看着漫天飞舞的流萤淡淡笑道。

    贞嫔大惊,连忙跪下,定了定神,开口道:“臣妾愚钝,不知贵妃娘娘说的是什么意思,请贵妃娘娘明示嫔妾。”

    懿贵妃连忙扶起了贞嫔,双手搭着贞嫔的“哎呀,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可是喜事呢,皇上和本宫说了,要晋你的位份,叫本宫先来恭喜你呢。”

    贞嫔惶恐的脸色一下僵住了,片刻之后才满脸宛如一江春水,喜色盈盈,连忙再次跪倒,却被懿贵妃拉了起来,“整日这么跪呀跪的,妹妹你不累,本宫看着都累了,何况你也不必谢我,这是皇上的主意,本宫不过是赞同而已。”懿贵妃又坐下了,看着贞嫔说道:“本宫眼下肚子有些大了,想着咸丰三年都要这么大着肚子,六宫之事操持就有些不爽利了,日后贞嫔妹妹晋封贞妃,本宫这里也能松快些,本宫会和皇上说,让妹妹你也多帮着本宫忙,内务府和六宫的事你就多担待些,有什么大事你再拿来和本宫商议着就好。”

    贞嫔福了一福,感激地道:“娘娘青目,臣妾无以回报,自然全力当差。”

    “你能这么想就好,你明个叫上内务府的人回去准备好册封的礼仪事物,准备着来日册封。”贞嫔以为是为了自己的册封大典,连忙羞涩地称是退下了。

    六月十二日,咸丰皇帝在九州清晏传出谕旨,尊奉康慈皇太贵妃为康慈皇太后。

    十三日,咸丰皇帝穿着正式的朝服,在长春仙馆和康慈皇太后端坐于殿内,康慈皇太后也第一次穿上了皇太后的朝服,一脸悦然地听着地上跪着军机大臣礼部尚书文隽宣读了尊奉康慈皇太贵妃为康慈皇太后的谕旨,谕旨堪堪宣完,地上的德龄等一干服侍皇太贵妃的宫人就跪下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恭喜皇太后,贺喜皇太后!”

    咸丰皇帝叫着德龄他们赶紧起来,转过头温然对着康慈皇太后说道:“额娘,从前儿子不孝,委屈了额娘,今日才给额娘皇太后的荣光,实在是迟了。”

    康慈皇太后眼光有些水润,这声额娘多少年久违了,她慈祥地朝着咸丰皇帝点着头,“皇帝有着这个心就够了,这些虚礼也不必闹着。”

    “怎么能是虚礼,朕这时候才想明白,先帝为什么不册封额娘为皇后,原来是等着儿子给额娘奉养尽孝的机会,儿子倒是疏忽了这些年,不是懿贵妃提醒儿子,儿子倒是错了这么多年的孝心了,”咸丰皇帝一脸愧色,“儿子已然命懿贵妃去洒扫慈宁宫,等暑热消了,咱们回宫的时候,请额娘去慈宁宫住,就不必住寿康宫那里了。”

    “懿贵妃很是懂事。”康慈皇太后点了点头。

    “那是自然,”咸丰皇帝挥了挥手,示意跪在地下的人都退下,窗外的烈日被大朵白云遮了不少,一阵暖风吹过,倒是让人懒洋洋的,皇帝看到奴才们都退下了,这才开口说道:“朕想着若是懿贵妃诞下是个男胎,就册封她为中宫皇后!额娘以为如何。”

    “这自然是好,懿贵妃母家也是满洲大姓,关键的是若是生下男胎,江山社稷代代有人,懿贵妃有功与社稷,自然是中宫的不二人选。”

    “正是,而且懿贵妃也是难得的精通兵事,朕有这个贤内助,应对着南边的逆贼也是能松快些。”

    母子两人说了一会子的话,咸丰皇帝看着皇太后有些精神不济,就起身说道:“额娘,您先休息会,儿子告退了。”

    “好,皇帝你去吧,不必担心我这个老婆子,政事要紧。”

    皇帝出了长春仙馆,德龄上前,奉上了康慈皇太后的宝印宝册,皇太后拿起了扭五凤赤金宝印,翻开看了底上是阳篆的铭文,忍不住就轻轻地笑了起来。

    “这懿贵妃果然是能常人不能为之事,哀家的太后位置全考了她啊,德龄,看来哀家要抽空找个由头谢谢她这个大礼了。”

    “太后娘娘福泽深厚,何须去谢懿贵妃呢。”

    “不,懿贵妃上次说了一句话,说‘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哀家得了这个大礼,自然也要回一个大礼给她,且看来日吧。”

    “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