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二十七、满蒙八旗(二)
    果然归德府的老百姓被聚集在府衙门前,讲道理的太平军喊破了嗓子,摆在门口的白面馒头热了好几遍,也没见几个人出来跟着自己走,有些青年汉子受不了诱惑,就想出来吃个馒头再说,就被左近的老人威胁道:“你这小子,要是吃了他们的馒头,官府回来就第一个要砍了你的头,”“若是走出去,以后就别想进祖坟!”只有些泼皮无赖不在乎这些危险,出了人群,领了白面馒头,散了辫子,加入了太平军。

    太平军在归德府外败河南巡抚陆应毂部,六月十五日克归德府(今商丘),获大量铁炮。十六日后北上刘家口,拟于此渡黄河,取道山东北上。时清廷已侦知太平军意图,急调兵遣将,烧毁船只沿河防堵。太平军乃弃归德,循河西走,接连攻下宁陵睢州(今睢县)杞县陈留,二十二日全军至开封府城外,攻城未克,移营于朱仙镇。二十九日撤离,经中牟郑州荥阳,七月初三日至汜水。

    六月二十八日,武陟县。

    武陟夏属冀州,春秋置怀县,秦易名武德。隋开皇十六年始置武陟县,沿用至清。武陟县县城的外头就是滚滚漫天席地的黄河水望着东边流去,此时正值盛夏,水势滔天,站在黄河堤坝上,只淋的一声水汽回来,武陟县的对面就是郑州府,隔着对岸隐隐还能看见靠在对面的渔民在堤上撒网。

    清军大营外头人仰马翻,穿着号子服的清兵们吆喝着拆除营房,僧格林沁端坐在帅帐之中,手里拿着文书翻看着,自己的幕僚,师爷张董藩挥着折扇进了僧王的帅帐,作了个揖,开口说道:“恭亲王前日命了直隶和山东无限供应咱们的粮草,昨个下午,已然八千担到了,我已然写下回执,请王爷盖上大印即可。”

    “唔,”因是怕走了风声,僧王率领的大军因此也未要河南省支付粮草,僧格林沁放下手里的文书,问道:“外头准备的怎么样了?”

    “外头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拔。”

    “好,传将令,用了午饭即刻开拔,沿着黄河往西边走!派出斥候和延绥镇总兵上,看逆贼在哪里渡河!”

    “是!”

    汜水镇,古称“雄镇”,是河南省荥阳府辖镇。东接七朝古都开封,西连九朝古都洛阳,南有嵩岳名刹少林寺,北依华夏之源黄河,中有汜河水蜿蜒流淌,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太平军认为僧侣道人都是要赶尽杀绝的天妖,汜水镇上的千年古刹——远峰寺之中,僧人一个也不见,全部被定胡候李开芳吊死在山门的牌坊上,室内的佛像全被捣毁,林开芳端坐在大雄宝殿上释迦摩尼的宝座上哈哈大笑,香案前头还掉着阿难的一根手臂。

    一个太平军上千跪下行礼:“定胡候,靖胡侯已然杀了镇上的清妖,收了他们的钱财,请侯爷准备好开拔,今天就在汜水镇渡过黄河,杀到清妖的京师去!”

    “好,收拾好,即刻和靖胡侯会合,渡过黄河,让北京的清妖尝尝咱们天国天兵天将的厉害!”

    “是!”

    河南府。

    一骑一人驰马靠近了河南府的城门,因是发逆作乱河南,本来这河南府大城进出的商旅行人都少了许多,守城的士卒百无聊赖地晒着太阳瞎扯淡,看到那个骑士,守门的正欲上前喝问,那人高声叫道:“火递火递!”那几个守门兵就不敢拦截,眼巴巴得放那个人驰马进了河南府的城门。

    一个新当差不久的年轻人摸了摸剃地锃亮的脑门,疑惑地问守门的头头:“胡大哥,这火递是啥子东西呢?怎么咱们就不盘问了?”

    “那是紧急军情!要急报上头的,若是谁阻拦,被马踩死算是福气,没踩死还要被军法斩首!你以后警醒点,别犯浑,到时候若是犯事,胡大哥也救不了你!”

    “是是,小弟一定记住胡大哥的话。”那新兵唯唯诺诺。

    众人正在谈论的兴起,那胡大哥开始扯自己以往的光辉往事,说什么拦过兵备道的车架,要他排队进城,那兵备道拿自己无法,只能老老实实进城,众人正听得眼冒星星,崇拜无比的时候,只听得城内一阵雷动,闷闷地轰隆声逐渐变响,那胡大哥脸色骤变,连忙吩咐守城的兄弟手下们,“快快退让!骑兵要出城了!”胡大哥和几个手下缩到了城门洞外面,只觉得马蹄如飞,人马嘶腾,尘雾弥漫,转眼间,几千骑兵奔驰地出了河南府,往东边去了。

    烟尘好一会都没散去,几个人挥了挥手,咳嗽了几下,一个嘴角有颗黑痣的干瘦男子笑着道:“这些延绥镇的大爷们也不知道去祸害谁去了,这么兴师动众的,居然还是全军出动。”

    “你懂什么!”那胡大哥呵斥了一下,又沉思道:“这往着东边去,想必是去围剿发逆了!阿弥陀佛,赶紧剿了他们才好!若不是发逆盘踞在河南地面上,咱们看门怎么少了这么些油水,和发逆咱们不能完!”

    “胡大哥这话倒是在理!”

    河南府外的官道上,镇总兵柯立宏在一群亲兵的簇拥下策马不停向着东边而去,前头又有一名斥候迎着大部队的洪流迎面而来,那斥候不敢迎面碰上,勒了马缰站在官道上,堪堪过了一半的骑兵,看到总兵一批人过来,连忙调转马头,跟着柯总兵身边,也不下马,急急的开口道:“军门!僧王命令,务必在十五日前赶到发逆所在之地,远远地缀着,若是逆贼过河,立刻半渡击之!”

    “好,传令下去,快马加鞭,即刻往东,到了汜水镇再理论!僧王不过黄河,本座就先堵了逆贼的退路!”

    “喳!”

    僧格林沁抬手止住了健锐营都统白山的劝谏“僧王,何须奔驰劳累百里,咱们只需呆在黄河边以逸待劳就是。”中军众将站在陕州城外黄河边上的一个小土包后头,僧格林沁说道:“皇上的旨意是一个逆贼也不许过黄河,本王如今的法子已然违背了圣旨,若是按照你的法子,龟缩在后头什么以逸待劳,皇上震怒,到时候本王少不了到菜市口上受那一刀。无需多言,传令,”边上一群将领齐齐俯身听命,“即刻过河打探逆贼的消息,若是逆贼今日不过河,咱们就过河去,和逆贼打个痛快!”

    “喳!”

    武云迪在健锐营都统白山后头激动的不能自已,双手用的拧着马缰,身下的胭脂马感觉到了主人的盎然斗志,不安地打了个喷嚏。

    终于可以上场杀敌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