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七、满蒙八旗(三)
    汜水镇外十来里的地方就是咆哮着往东而去的滚滚黄河,瞧了瞧在汜水镇收罗来的几辆渔船,还有几艘在郑州抢来的水师的船,李开芳嘶了一声,觉得不满意,但却也没办法,只能对着林凤祥道:“靖胡侯你的兵马是否派出护卫了?”

    “派出了,必然保的你过河无恙,只怕是对面有清妖的大军等着,如是那样……”

    李开芳满不在乎地挥了手说道:“清妖的兵丁们咱们一路打来,什么货色别人不知道,咱们还不清楚吗!全是朽木,一打就垮,我还怕着清妖不来,若是来了,咱们的老营兵,刚好在河北立威,杀个痛快,震慑清妖!”

    林凤祥虽然还有些担心,但是又想到东王军师的命令:“不以掠城为要,速去北方扰乱清妖部署为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吩咐自己所辖部的士兵做好警戒。

    汜水镇外,风陵渡,李开芳一脚跳进了大船,身后的亲兵连忙把他的坐骑生拉硬拽地拖上来了船,李开芳望着黄河边热闹的千军万马过河场景,不由得志得意满,哈哈哈大笑,一挥手:“兄弟们杀到北边去,占了鞑子的龙庭!”

    “是!”

    延绥镇总兵柯立宏率领着五千骑兵离着风陵渡三四里路的一个小山坡后面,为了防止发逆察觉,一干人等只吃干粮,喂了些粮草给马匹,等马匹吃完之后,又赶紧地套上捂头,柯立宏是绿营世家出生,爬到如今的穿狮子补服正二品总兵的地位,除了家世渊源外,也靠着他西北杀敌平叛才染红了自己的顶子。柯立宏开始默默擦着自己的腰刀,他觉得杀人的武器还是要自己多爱护关心,什么时候因为自己的武器卷了刃,染了锈,在战场上因此送掉命,柯立宏觉得这实在是太不值当了。柯立宏擦好了自己的刀,照着刀身看了看自己的脸,三十九岁的年纪在武将里头还是很年轻的,除了那个一跃成了从一品安徽提督的王锦绣外,各省的提督没有一个是比自己年轻的,想到王锦绣,想着安徽提督身上的那件耀人眼的麒麟补服,柯立宏心里就是一阵火热,长舒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些,无需多想,就像往常在河套平原上杀马贼一样,一马当先,儿郎们自然会跟上。

    一个斥候迅速地从山坡上奔下来,边上散落坐在地上的骑兵一阵波动,不少人拿眼瞧着那个斥候,单膝跪地禀告:“军门,发逆已经有了动向,有几百人已经开始准备渡河。”

    “好!”柯立宏把腰刀插入了刀鞘,站了起来,“全军准备,等到逆贼泰半过河,咱们就把剩下的给全部留下,今天败了逆贼之后财物自取!本座不要分毫!”

    “喳!军门大恩!”身边的骑兵轰然允诺,这个好消息如同传染病一样迅速地传到了五千骑兵每个人的耳朵里,大家摩拳擦掌,有几个新兵已然是按捺不住,整顿好装备,连忙爬上了马背。

    僧格林沁坐在马背上,一动也不动地望着远处的地平面,他发现自己并不能看到黄河岸边,于是放弃了这个举动,对着前来报信的通信兵问道:“逆贼已然是开始渡河了?”

    “正是,就是在汜水镇外的风陵渡开始渡河,现下已然有三百左右的发逆过了黄河!”

    “好,本王来的正是时候,”僧格林沁捻须一笑,“立刻命令各部按照计划设定好包围圈,等逆贼半渡的时候,一举围上,南边的逆贼我不管,到了北边的务必一个都不许给我跑掉!哪部出了问题,力斩不赦。本王就在这中央看着你们如何报国杀敌!”

    “喳!”

    李开芳一脚踩上了黄河北岸的渡口,看着渡口已然一个人影都看不见了,收了得意的神色,连忙命已经跟着自己一起过河的老兵连忙四出搜索敌情,再挥动旗号,示意南边的林凤祥部暂缓过河,李开芳坐在黄河岸边的茶寮里,倒了一杯还温热的茶,缓缓地喝下,

    看来是刚刚渡河的时候看见天兵天将而逃走的愚昧村民,真是愚蠢,不知道跟了天朝大军能上天堂吗?

    边上的探子来报:“侯爷,方圆一里都没有清妖大军的痕迹!”

    “好,传令南岸,即刻全军渡河!另外再往着远处探出去,务必不能中了清妖的诡计!”

    “是!”

    林凤祥听了斥候说黄河北岸一切无事的旗语之后,沉思了一会,也就释然了,估摸着清妖根本没准备天兵天将能过黄河,这下要给他们来下狠的!

    林凤祥开口道:“平胡候所部先过河,我部且等你们过河之后再行过河,以保后路无忧。”凡是还是以谨慎为上。

    “是。”

    北岸风陵渡三里外的僧格林沁中军营帐,不断有传令兵进进出出,一个斥候进了中军大帐,连忙跪下禀告:“大帅!逆贼已然有**千人过河了!”

    “好!”就在此时!僧格林沁腾地站了起来,“速速命令各部上前,半个时辰之后要合围成功,不能使发逆一兵一卒逃逸出去,本王的科尔沁骑兵等到各部合围之后立刻上前冲杀,杀敌多着记首功!违令者,”僧格林沁的声音隐隐有了金石之声,“杀无赦!”

    “喳!”

    “大帅有令!”

    “大帅有令!”

    一连声的命令穿了下去,僧格林沁又吩咐亲兵道:“给本王披甲,本王要亲自督战!”

    “喳!”

    半渡击之!本王可不是宋襄公!且看我今天怎么剿灭渡过北岸的发逆!

    三个太平军的斥候在探头探脑地在风陵渡边上的树林外头看来看去,一个瘦高个的太平军斥候转过头笑着说道:“看来清妖的大军是不在此地,侯爷多虑了。”另外一个圆脸笑眯眯地太平军正欲点头,忽然间,静谧的松树林中唰的一声,一只羽箭射出,正中了那圆脸的喉咙,那圆脸的斥候脸色的笑意僵住了,就此仰面跌倒,手脚抽搐了几下,就此不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