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二十七、满蒙八旗(四)
    那瘦高个的斥候睁大了眼睛,一脸惊恐地转过头,听得树林中响起一阵闷雷般的马蹄声,又是一阵箭雨射了出来,瘦高个和几个斥候连连拿手里的武器去挡,噗噗,几声闷响,那瘦高个知道自己身后的同伴已然中箭了,瘦高的连忙转身就逃,右手哆哆嗦嗦地想把挂在脖子上的哨子吹响,只听得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响,忽然间,脖子一痛,眼前一黑,就此失去知觉。

    借着马的冲势,一个腰上系着蓝色绸带的蒙古骑兵一刀剁下了那个散着长发的长毛逆贼,不顾刀上淋漓的鲜血,用刀指向南边,用蒙古语高声呼喝,一夹马肚子,那匹蒙古马就如箭矢般冲了出去,身后的蒙古骑兵呼和着挥着刀如洪水般往前涌去,马蹄下的那个瘦高个尸体已然被踩的不成人体,全然看不出来瘦高个原来的面目。

    还是有些被杀死之前的斥候发出了有敌情的哨子声,听到哨子声的太平军首领连忙跪在李开芳的马下:“侯爷,北边来了清妖的骑兵,估摸着有四五千人!”

    李开芳悚然一惊,随即不以为然地开口道:“才四五千的兵马,清妖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才这么点人,就敢冲咱们渡过河的万余人马?传我的命令,叫老兵营先上,务必依据歼敌,让新兵蛋子看看老兵的雄威,咱们顺风顺水,一路打到陕州去吃晚饭!也不必告诉后头的靖胡候爷,怎咱们这里稳如磐石!”

    “是!”

    过了一顿饭的时间,老兵三营的副营佐领韦名傅满身血跌跌撞撞地跑到还准备等着吃晚饭的李开芳面前,给了平胡候李开芳一个在大热天冷透心扉的坏消息:“侯,侯爷,来的蒙古的骑兵!兄弟们抵挡不住,已经被冲散了!”

    李开芳闻言大怒,下了马一脚踢飞了韦名傅,“废物!”抽出了腰边的金刀,“老子剁了你!”被边上的亲随拼命拦住,李开芳挣开亲随的阻拦,把金刀扔在了地上,那明闪闪的金刀锋利无比,整刀没入了黄河岸边的河沙地,只留了个虎头模样的刀柄在地上,“这刀是天王赐给我的,本侯现在给你去,和老兵几个营再上去,拿着这把刀去剁了清妖大军首领的头来见我!若是败了,你也不用回来,”李开芳的声音转向阴冷,“就用这把刀自尽吧!”

    韦名傅跺了跺脚,一把拔出金刀,转过身子骑上马,头也不回地朝前奔去。

    李开芳眯着眼睛看了看前头,又开口道:“马上挥旗通知靖胡候,暂缓渡河,等本侯杀散了这些清妖再过河!”

    “是!”

    林凤祥骑着马在黄河岸边看着北岸太平军传来的旗语,不由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清妖居然如此狠辣,半渡而击!若是北岸有清妖的大军集结,那南边恐怕也少不了!

    林凤祥转过马头,狠狠地挥了下马鞭,胯下的骏马一吃痛,四蹄腾空,箭一般地射往南边奔去,边上的亲随不明就里,连忙拍马跟上。

    待到了汜水镇上,林凤祥看着四周无所一动,略微放下了点心,正欲转身渡河去支援李开芳,没想到西边就传来了厮杀之声,林凤祥脸色大变,身边的亲随们战战兢兢,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纷纷交头接耳的,林凤祥大喝一声:“慌什么!些许敌人偷袭而已!清妖的成色咱们还不知道吗!等着斥候回报!”

    韦名傅到底是没能回来,回来的只有一个斥候,他哆嗦着禀告道:“侯爷,老营的兄弟们冲上去全被蒙古骑兵冲散了,韦名傅将军已经战死,前面已经抵挡不住,眼下就要冲过来了!”

    李开芳一阵头晕目眩,天昏地暗,险些要从马背上跌了下来,左右侍卫连忙扶住了天国的平胡候,李开芳定了定神,略一沉思,眉毛一拧,下了决心,赫然开口道:“传令,命黄恣端本部向东北去,谢金生部往北边去,本侯率剩下的去西边,到时候咱们陕州城下会和,嘿嘿,我倒要看看,清妖的骑兵这下子该怎么追!速速传令!”

    “是!”

    僧格林沁站在风陵渡不远的小山包上用着千里眼看着风陵渡边上的厮杀,见到蒙古骑兵将太平军成建制的几批人马冲散了,不由得点了点头,笑道:“科尔沁的骑兵还是骁勇的很,”过了不多会,看到风陵渡边上的太平军隐隐集结成了几堆人马,分向各个方位驶去,僧格林沁喜地连眉毛都抖动了起来,“哈哈,逆贼以为分兵本王的骑兵就拿他们没办法了?真是可笑,本王早就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来自投罗网!传令科尔沁骑兵,先把去北边的两支队伍赶到包围圈,一举歼灭,西边的大部队严令西边的健锐营和骁勇营给我围住,不可放走一兵一卒,若是抵不住,叫他们提头来见!”

    “喳!”接二连三的各色烟花陆续腾空,发出巨大的尖叫声之后,依次在空中炸出了各色火花。

    黄恣端驾着骏马望着北边奔驰而去,身后跟着拿着兵器自己率领的太平军部队,在刚才科尔沁骑兵的冲锋中,黄恣端的部队损失了不少,后头的一些人身上还挂着彩,黄恣端看到两座小山的中间就是官道,而官道上空无一人,不由大喜,笑着对身后的亲兵说道:“清妖无谋,如此关口都不设军驻防,好叫咱们能一直冲到陕州城下!”一挥马鞭,身先士卒,一马当先,跑到了青山相对出的地方,猛地马一声哀鸣,蹦的一声,黄恣端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嗖的一下,腾云驾雾飞了起来,心想:“不好,是绊马索!”来不及反应,一头就栽在地上摔的人事不知了。

    两座小山上射出了无数的箭簇,在预料不及的箭雨袭击之下,黄恣端所率的太平军有三分之一的失去了战斗力,哀哀地倒在地上了,剩下的太平军还来不及惶恐,只听得一声炮响,小山后头转出了几百人披着铁甲的昭乌达蒙古部,那些蒙古骑兵喊着叽里呱啦的蒙古语挥着刀就冲了上来,身后还跟着一队哇哇直叫的绿营兵!太平兵们看着主将摔在地上人事不知,又被箭雨带走了一些袍泽,军心顿失,大叫一声,连忙朝着四处散开,这里是一边倒的屠杀了。

    黄恣端面朝下摔在地上之后,放绊马索的八旗护军营小兵冲了上去,把黄恣端的双手朝后紧紧地绑了起来,绑好之后又不放心,恐怕这个逆贼挣脱了出来,又打了个死结,这才把黄恣端翻了过来,看到这个逆贼的鼻梁已然摔断了,鼻血如泉涌,那个小兵看了看黄恣端身上的服饰,大喜叫喊道:“我的老天爷,祖宗保佑,居然让我捡了条大鱼!”边说边把黄恣端脸上的血抹开,又用绳索把逆贼的腿脚也绑住,兴奋地把黄恣端拖到了一边,准备等会向着长官请功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