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二十七、满蒙八旗(五)
    谢金生部望着北边赶了一里多的路,转过一个小土包,赫然发现平坦的黄泥地里,清妖已然摆好了阵势等着天国的天兵天将,谢金生咬了咬牙,叫上几个金田就跟出来的老兵和自己一起冲阵,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一鼓作气冲散了清妖,接下来的清妖就如鱼腩般任自己宰割了,拍马堪堪冲到清妖的阵营前头,几个清妖连忙放下拒马的鹿角,低着头往着两边躲去,谢金生正在疑惑,干放些鹿角能有什么用,抬头却看见了鹿角后面的清兵举着火把对着自己露出一缕狞笑,迅速地点了什么东西,片刻之后,一声雷轰,清军阵营里射出了一团巨大的火光,那火光击中了谢金生的上半身,谢金山边上的老兵惊骇地看到自己的主将只剩下了下半身还挂在马上,上半身已然被炮弹击出了二十多步之远!

    这是清军的外火器营!

    后头的步兵又乱了起来,科尔沁的骑兵到了,正挥着刀砍瓜切菜一般将抱头鼠窜的太平军砍得血花四溅!

    前有火炮,后有追兵,这是绝地了!谢金山部的太平军心里冰冷一片,知道自己再无生机了!

    汜水镇,远峰寺。

    林凤祥听了探子的回报脸色大变,什么!西边来了几千铁骑!老营的兵丁居然抵挡不住!林凤祥连忙开口问道:“可看到是什么兵马?”

    “旗号上看是清妖的延绥镇总兵!”

    原来是甘陕铁骑!林凤祥的眉毛已经皱成了一团,方欲说些什么,在河边观察的斥候又冲进了,神色慌张,结结巴巴地说道:“侯侯爷,北边平胡侯的兵马被突然冲出来的清妖伏击,眼下北边的兄弟已经被冲散了!”

    “什么!”林凤祥终于变了脸色,怒道:“平胡候不是说北边安全了吗?哪里冲出来的清妖!”那个斥候唯唯诺诺不敢吭声,“罢了,传我的命令,还在南边的大军集结,和甘陕来的先打上一仗!”

    那斥候发问道:“那北边的平胡侯怎么办?”

    “平胡侯想必无恙,那清妖也不过是冲散而已,算不了什么大气候,等着咱们击败了延绥镇来的清妖,咱们再往北边去和平胡侯会师!”天兵天将纵横江淮无敌手,如今倒是要会一会这清妖倚仗为西北长剑的甘陕铁骑!

    “是!”

    林凤祥转身出远峰寺的大雄宝殿,跨出大雄宝殿沾满僧人鲜血的斑斑门槛时候,转过头望了一眼殿内空荡荡的宝座上。从来不相信佛道,只相信上帝的太平天国天官副丞相靖胡侯林凤祥此时倒是有些想跪下祷告求佛主保佑一番了。

    此战若胜,我就是皈依三宝那又如何。

    僧格林沁站在山包上看着东北和北边升起了红色的烟光,又用千里眼看到自己的科尔沁骑兵望着西边奔驰而去,点了点头,对着张董藩和一干将领笑着说道:“这些起子倒是还不错,居然这么快就歼灭了两只分兵,如今就看着西边的那个头头了。”

    张董藩作了个长揖,笑眯眯地说道:“大帅算无遗策,此战必然全功!”边上的将领也纷纷附和,一番马屁,直把僧格林沁夸的犹如韩信再生,武侯附体一般,僧格林沁捻须一笑,怡然自得,把这些赞美和夸奖全部接受了下来。

    众人正在说笑间,西边突然来了一个斥候,脸色苍白地跪下禀告:“大大帅,发逆一部六千余人连续攻了几下西边的防线,西边的健锐营都统白山胆怯畏敌,率先逃跑,引得健锐营大乱,骁勇营也被带的人心浮动起来,逆贼的首领趁着这个缺口,已然带了几百骑突出了重围了!”

    小山坡上鸦雀无声,只有烈烈的夏天呼啸而过,骄阳似乎。

    僧格林沁大怒,发号施令:“白山,畏敌如虎,请出圣旨,就地正法!健锐营骁勇营立刻围拢剩下的逆贼,务必全歼!”僧王又想到了一件事,吩咐道:“传令给健锐营的千总武云迪,问他若是想不要丢了健锐营的威风,不辜负皇上和娘娘对他的厚爱,就叫他率领健锐营的人去给我把匪首抓回来!”

    “喳!”

    风陵渡外,五千延绥镇的骑兵飞奔而至,狠狠地和林凤祥的骑兵撞在了一起!一时间,黄河两岸,厮杀连天,连天公似乎都惊惧于地上人们的厮杀,乌云渐渐地聚合了起来,几声雷鸣,眼见得夏日的雷阵雨就要来了。

    正在围歼李开芳丢下的逆贼的健锐营千总武云迪,听到了斥候拿着白山血淋淋的人头,传达大帅僧格林沁的命令之后,眼睛变得通红,朝着斥候报了一拳,抽出长刀,和自己营里几个要好的兄弟喝道:

    “咱们健锐营今天可是丢了大脸,我武二就这样回京,恐怕这辈子都抬不起头!胯下有种的,跟我来,追上逆贼首领,用他的血来洗刷健锐营的耻辱!”

    “很是,武千总,咱家跟着你去!”几个千总把总带了一共百来号亲兵,跨身上马,跟着武云迪拍马朝着西边疾奔而去。

    汜水镇外的大战已然结束,太平军丢下了千余人的尸体之后,缓缓地朝着东边撤退,延绥镇总兵柯立宏看着逆贼败而不乱的阵型,微微皱眉,没想到逆贼军中还有如此人物,这一仗明明是败了,还能不溃败。一挥手:“立刻跟上!给本座死死地咬住他们!别休想休息!等僧王解决了北边的逆贼,渡过黄河,看咱们怎么围歼这伙发逆!”

    “喳!”

    僧格林沁端坐在山包上眯眼听着各部的回报:“大帅,八旗护军营擒地黄姓匪首一名,阵斩了一千五,投降了八百;外火器营轰死匪首一名,轰灭发逆两千,绑了六百的活口;西边的健锐营和骁勇营和科尔沁骑兵共歼灭四千三,擒获九百五十人,除了逃出的逆贼匪首的几百人外,无一人漏网!审了几个发逆,他们均称,逃走的匪首是伪国地官正丞相平胡候李开芳!”

    “居然是李开芳,那南边留下来的就是林凤祥了?”僧格林沁丝毫不为李开芳的去向而担心,转而关心起汜水镇的战况来,“柯总兵那边怎么样了?”

    “柯总兵来报,两军交战,我军大胜,斩了发逆千余人,可逆匪败而不乱,缓缓地朝着东边去了,延绥镇的兵马已经死死的缠住他们了,等着大帅渡河共击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