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七、满蒙八旗(七)
    帐内的将领们一阵哗然,一个枣红色面庞的太平军指挥急切的开口说道:“侯爷,这接下来该怎么办啊,这北边的平胡侯估计真是像清妖所说的那样,已然全军覆没了,这南边的援军不到,咱们就靠着这一万多号人,怎么打到北京城去?”

    “正是,清妖的蒙古骑兵也加入了围堵咱们的行动,这天热,清妖的蒙古马不耐酷热,这才对着咱们没什么威胁,可这都要进八月了,等马匹养好了膘,那咱们骑兵还好说,步兵可是要一冲就散了的!”

    林凤祥挥了手,众将住嘴,准备听着靖胡侯的吩咐,密封的大帐内一丝风也不透,将领们都觉得已然出汗了,林凤祥想了许久,这才开口道:“这眼下要马上渡过黄河已然不可能了,返回天京也是不现实。若是咱们说回天京,估摸着兄弟们都要抢着回家,清妖的骑兵再冲锋一下,咱们谁都回不去!如今只有想着在河南和安徽的地面,好好和清妖周旋,等着东王军师的援兵!咱们就先哪里有山林望着那里窜,见缝插针,忽左忽右,不定目的,一定要让清妖的骑兵发挥不了优势!”

    “如今之计只能这样了。”

    郑州府外。

    僧格林沁对着跪下自己马下的郑州府的阿谀奉承毫无兴趣,对着站在一边的延绥镇总兵柯立宏笑着说道:“柯总兵不仅斩了逆贼千余,还死死地咬住了逆贼,不让逆贼为患地方,此乃大功,本帅自然会向皇上奏明此事,从优叙功!”

    柯立宏单膝跪下,抱拳行礼,身上的铁甲被激地哗哗作响,“标下谢大帅栽培之恩。”

    “快起来,军中无需多礼,接下来,本帅先叫八旗的兵先给我顶上去,你延绥镇的兵先退到后军休整一番,等着本帅的号令,北边的李开芳部已然全歼,本帅要这林凤祥也插翅难飞!”

    “喳!”

    僧格林沁转过头看着郑州府知府,那胖胖的知府讪笑着弯着腰垂手等着僧格林沁发话,“郑州府,你选几个熟知河南地形的人送到本帅的大军,本帅要知道这河南省的每条河流和每座山!办好这件事,你郑州府就是大功一件!”

    “是是是,僧王放心,下官一定全力办好!”

    圆明园,曲院风荷的正殿里,两边的大花缸里堆满了冬天里存好的冰块,殿外荷风吹了进来,寝殿里又凉爽又透气,杏贞努力地拾起那根头发丝一样粗细的绣花针,绣花针上那根粉红色的丝线几乎肉眼都要看不见了,杏贞拾起了绣花针,长长吐了一口气,然后咬着牙,狠狠地从绣架上的绸面上戳了过去,上下来回绣了几下,只觉得腰有些酸软,连忙叫小安子再给自己搬几个软和些的靠枕来。

    好不容易绣了肚兜上的一小个花瓣的一个花尖,手心就在出汗了,杏贞放下绣花针。得意洋洋的看了自己的手艺,问着边上的安德海道:“小安子,你看本宫绣的怎么样?”

    安德海一脸想笑却不敢笑的神色,脸色僵硬的说道:“娘娘的手艺自然是好的。”杏贞还未来得及说话,帆儿端了碗枫露茶进来,看到懿贵妃娘娘手艺的肚兜,放下枫露茶凑到杏贞的前头,细细看了一番,这才不怀好意地笑道:“娘娘这手艺果然是好,这荷花花瓣上停的这只小粉蝶真是活灵活现啊,我都瞧不出来那里是头,那里是翅膀呢!”帆儿一定不知道什么叫“抽象派”,若是知道肯定会连忙编排进去。

    协理六宫权势滔天的皇帝宠妃懿贵妃娘娘闹了个大红脸,边上的小安子也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连忙用手捂着了自己的嘴,杏贞刷的一下拍了一下帆儿的头,“就你多嘴!”杏贞看了看自己的手艺,越发恼怒了起来,为什么东方不败绣花如此了得,自己都穿越成女人了,这都学不会!“罢了,叫安茜拿去绣去,皇上那边就当是我绣的就好。”安茜笑着答是,把肚兜和丝线绣花针收了起来。

    杏贞端起蝶纹五彩盖碗,打开喝了一口,满意地点了点头,“这茶泡了几遍才出色些,最近倒是这些酸甜的东西喜欢吃。”又看到茶几上的山楂糕和玫瑰卷,捡起一块山楂糕塞进了嘴里,帆儿正想说些什么,外头的唐五福就高声通知,“皇上驾到!”

    杏贞连忙吞下山楂糕,用绢子抹了嘴巴,连忙挺着肚子从罗汉床上站了起来,扶着安茜的手下了榻,刚下了地,就看见咸丰皇帝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手里还挥着一个折子,皇帝没有理会跪了一地行礼的宫人,兴奋看着蹲下行礼的杏贞说道:“兰儿,僧格林沁六百里加急报来喜讯,趁着发逆渡河的时候半渡击之,阵斩发逆一万余,受降一千五百人,黄河以北发逆全数覆灭!”连忙拉起了懿贵妃,“朕说了你在孕中,就别闹这些虚礼了,快起来坐下,”咸丰皇帝等着杏贞坐下,自己也安坐下之后,连忙把手里的折子递给了杏贞,“你瞅瞅!兰儿你上次和朕说过的武云迪,还单骑活捉了匪首的地官正丞相平胡候李开芳,哈哈哈,兰儿,这可是大喜事!”

    杏贞一目十行地看了僧格林沁报捷的奏章,这才笑着对咸丰皇帝说道:“这白山辜负了圣恩,该杀,还幸亏武云迪给健锐营挽回了荣耀,不愧是**的亲眷,没有丢了皇上的脸面。”

    “极是,极是!”咸丰皇帝高兴地直拍桌子,“还是兰儿你有眼光,随便从健锐营里头拣出这么一个小子,也是天生的将才,传捷回来的听差和军机章京们说道,那小子身披银甲,威风赫赫,胯下马轻轻一跃,单骑就把李开芳就擒了回来,摔在僧王面前,简直犹如白马赵子龙转世一般勇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