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七、满蒙八旗(八)
    “这武云迪是不是赵子龙转世,臣妾是不知道,”懿贵妃笑道:“不过外头传闻,这李开芳号称发逆里头的五虎上将之首,如今看看,倒是连健锐营里头的一个千总都不如,臣妾倒是要恭喜皇上,兵多将广,即将横扫发逆了!”

    “兰儿你说的好,这李开芳等一干逆贼已然被押送进京,到时候朕要三司会审,明典正刑!”咸丰皇帝得意地说道。

    “这是自然,大军一到,逆贼自然如冰雪遇烈日,冰消瓦解了。”杏贞奉承了一句,转眼又想起了什么,“皇上,外头的武云迪自然会赏赐,这宫里头的,您也别忘了奖励呀。”

    咸丰皇帝点了点头,“很是,没有兰儿和朕说,朕也不知道此人,先奖赏你。”

    杏贞笑道:“臣妾有什么功劳啊,臣妾说的是云贵人。”

    咸丰皇帝恍然大悟,“正是,朕险些忘了武云迪是云贵人的娘家兄弟,杨庆喜,传旨六宫,云贵人即日进封云嫔,中秋节后行册封礼,叫内务府拟了旨来看,让懿贵妃用印。”

    “喳。”

    “等会,再加一条,懿贵妃的母亲富察氏,册封为正三品诰命夫人,号贞定夫人。”咸丰皇帝转过头对着杏贞说道:“这是酬你建言之功。”

    杏贞大喜过望,款款站起来行礼,“多谢皇上。”

    “快起来,”咸丰皇帝又开起杏贞母家的玩笑起来,“如今兰儿你父亲是从三品光禄寺卿,母亲已然是正三品诰命了,这往后家里你父亲岂不是成了妻管严,要每日向着你母亲请安问好了?哈哈哈”

    “臣妾的母亲最是温柔贤惠的,怎么会做那河东狮吼呢。”

    皇帝饮了一口唐五福送上来的老君眉,又皱了皱眉,放下盖碗,“朕在军机和内阁大臣们商议着南边的奖赏,没想到那些六科都察院的‘都老爷’们,折子雪片似的飞上来,说什么僧格林沁杀敌过残忍,竟然将从贼的平民吊死在寺院的山门前,有伤天和;还有满洲八旗的人在朕身边聒噪,说僧格林沁目无圣上,居然敢阵前私自斩了健锐营都统白山,”咸丰说到了这里,看到了杏贞的微微隆起的肚子,“朕不该说这些血淋淋的事儿,惊到朕的孩儿就不好了。”

    “那里有这些忌讳,皇上的孩子,就算不能是万人敌,也要泰山崩于面前不改色,那里就怕这些了,皇上但说无妨。那皇上您说了什么?”

    “朕在勤政殿发了火拍了桌子,这些都老爷都是纸上谈兵,站着说话不腰疼,逆贼敢活生生吊死僧人,僧格林沁对着菩萨最是虔诚,焉能容得下这等丧心病狂的贼子,以其人之道还施其身,做的极好,朕岂能呵斥,理应嘉奖。”

    “正是,皇上,臣妾以前在宫外听得一句话,叫做‘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真不知道那些御史们拿的是谁的俸禄,难道是拿着江宁那边的俸禄不成?”杀人于无形,灭敌谈笑间,这就是最高境界!

    咸丰皇帝连连点头,“这句话真是极有道理,朕出去说给那些起子御史听听,看他们羞是不羞,何况严刑更能震慑地方蠢蠢欲动的势力,懿贵妃你说的很好。”

    “皇上若是烦着那些御史,何不挑些上蹿下跳的人,打发到南边去团练去,皇上不是叫了一个山东籍的回去办团练了吗?这招用的极好,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惹皇上烦心。”

    “极是,就是该这样办,那些八旗的大爷们倒是难以打发,有个和高宗皇帝同辈的辅国公在勤政殿里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朕倒是不好拉下脸呵斥,好不容易等他走了之后,朕立刻下旨,不仅抄了白山的家,更是下命八旗子弟再抽一万人,至南边让僧王练练手,死活不论,免得在京城里闹的地面上乌烟瘴气的。”

    “皇上圣明。”杏贞恭维了一下,“如今若是快快定下封赏,南边的军心必然大振。”

    “朕已然和军机们定好了,僧格林沁赐‘瑞多巴图鲁’的封号,加封博多勒噶台亲王,赏朝珠一盘四团龙补褂一件;延绥镇柯立宏加提督衔,赐双眼花翎,黄马褂一件;千总武云迪升健锐营守备,赐猫眼石顶戴!各部均有赏赐,朕给僧王下了亲手写的密旨,向他许诺,若是再剿灭林凤祥部,亲王就给他世袭罔替!”

    “后勤转运的大臣也是功不可没,朕给了老六赐了两百两银子,归德府知府在户部记档,遇缺即补!还有那个肃顺,”杏贞悚然一惊,这历史上慈禧在咸丰朝的劲敌,如今似乎已然登上了政治的最高舞台,“老六转运统筹的好,肃顺他筹集银两筹的也是极为妥当,朕已经让他去户部当个侍郎,然后管着八旗的事,看看能不能再从哪里弄些银子来,还有那军机章京……”咸丰皇帝絮絮叨叨了许久,把要嘉奖的罗列了一番,曲院风荷外头的荷风哗的变大,惊地几只在荷花里寻小鱼儿吃的鹭鸶飞了起来,越过了福海,远远地往着长春园的海晏堂观水法去了。

    七月三日,太平天国西征军久攻安庆不下,转而南下,再破九江府,顺着赣江过了鄱阳湖,七月十日,破南昌府,七月十六日,再破抚州府,逼近赣中的吉安府,另一伙太平军自九江逆流而上,围攻黄州府。湖南巡抚应江西巡抚之请,让左宗棠转运粮草,命曾国藩率团练乡勇自衡阳府东进江西,迎战发逆。

    八月十三日,僧格林沁察哈尔部骑兵与林凤祥战于左顺乡,察哈尔部副都统唐布拉吉中箭败回,却也杀了林凤祥部百余人,僧格林沁震怒,要按军法斩了唐布拉吉,亏得众将一体求饶,才打了唐布拉吉二十板子,革去副都统之职,留任察哈尔部守备,戴罪立功。此时,清军和太平军已然远离了河南郑州府一带,走走停停,到了许州府。

    一时间中原江南硝烟四起,战火纷飞,无数人在战场中死去,也有不少人在战场上连升三级,用血液染红了自己的顶戴。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