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八、鏖战江西(二)
    过了一会子,南府的舞姬又上来献舞,只见的那个领舞的歌姬分外清纯可人,秋眸似水,青丝如墨,着一色月白色裙裾在月光下翩翩起舞,宛然一笑,天地失色,咸丰皇帝的眼睛已经粘在那舞姬的身上再也挪不开了。

    杏贞也看的神魂颠倒,睁大眼睛看着那舞姬的腰和胸,那蜂腰,那酥胸,还有那宛如圆月般的屁股,还有……安茜在身后轻轻咳了一声,杏贞瞬间清醒回来,尴尬地用手绢按了按嘴角,转过头看了看安茜,安茜朝着皇帝的方向努了努嘴,杏贞看到了月光下的咸丰皇帝和自己一样一脸色迷迷地盯着那个领舞的舞姬,心里一动,挥手招来升平署南府舞姬的管事太监,那太监俯首过来听着懿贵妃娘娘的教训,听到懿贵妃娘娘的懿旨,又看了一眼在庭中翩然起舞的那个舞姬,笑着连连点头,连忙退下了。

    一曲舞毕,琴箫声顿绝,天地间一片静谧,只有明亮的月光如水洒下,皇帝轻轻地拍着手叫好,眼里藏不住对着那舞姬的神魂授予的迷乱之色,那舞姬跪下请过圣安,就带笑地退出去了。

    杏贞看着皇帝的表情不由微微一笑,之后皇帝对着接下拉起的节目就了无兴趣,吩咐上月饼,献到懿贵妃案上的是两个莲蓉燕窝广式月饼,一个团寿松仁什锦大月饼,那什锦大月饼估摸着有三四斤重,还有几个蜜汁火方月饼和如意玫瑰豆沙苏式月饼,杏贞不爱吃咸月饼,让小安子切开了一个玫瑰豆沙月饼,吃了几块,边喝着马蹄羹,边吃月饼,正不亦乐乎的时候,咸丰皇帝就放下了手里咬了一口的月饼,索然地说道:“吃了月饼,今个儿的夜宴就到这吧,朕回九州清晏歇息。”

    杏贞连忙起身,走到了正欲起驾的咸丰皇帝身边,对着皇上悄然一笑,低声说了一句,“皇上,那舞姬臣妾已然吩咐了敬事房,送进了九州清晏了。”

    咸丰惊喜地看着这最懂自己心思的懿贵妃,连忙握了握懿贵妃在秋风里微微有些凉的双手,低声说道:“兰儿,你居然如此贴心,朕要怎么打赏你?!”

    杏贞笑道:“皇上高兴,臣妾自然就高兴,如今臣妾怀着身子,丽嫔又有了大格格,皇上身边少了几个可心的人,难得今天那舞姬有福气让皇上看中了眼,皇上不好意思开口,臣妾自然要为着皇上分忧。”急领导之急,想领导之想,这才是搞后勤的最高境界。

    “好,”咸丰皇帝紧了紧握住杏贞的双手,然后松开,“朕明日再来看你。”

    “恭送皇上。”懿贵妃连同众女齐齐行礼如仪,把兴致勃勃连忙去采花的咸丰皇帝送走,云嫔走了过来,扶起杏贞,好奇地悄悄在杏贞耳边问道:“贵妃娘娘,皇上这是怎么了,又突然兴致好了起来?”

    “也没什么,”杏贞转过身子,和云嫔走出了流水音榭,坐上了轿辇,“就是明个咱们又要多个姐妹了,贞妃,找个好点的宫室,洒扫装饰起来。”贞妃点头称是,杏贞右手一拍轿辇上的扶手,太监就起了驾,一行数人,又快又稳地向着南边的曲院风荷去了,只留下几个各怀心思的妃嫔留在流水音榭,沐浴在月光下默默无声想着心事。

    次日傍晚,皇帝神清气爽到了杏贞的曲院风荷,杏贞披着一件绣蒲公英的淡紫色披风,正拿围棋和安德海下五子棋,看到皇帝悄没声地进了寝殿,杏贞放下捻在手里的羊脂白玉棋子,站了起来给皇帝行了礼,开口笑道:“皇上这会子怎么有空过来了。”

    “朕在勤政殿批了折子,左右无事,过来瞧瞧你。”咸丰皇帝笑着坐下了,杏贞看着皇帝舒坦的脸色,知道是昨个晚上那舞姬侍寝皇帝是极为满意的,便开口笑道:“皇上,昨个那个,皇上想着给什么位分啊?”

    “兰儿还是你最懂朕,”咸丰皇帝微笑地说了这么一句,接过唐五福送上来的茶,喝了一口,偷偷瞧着懿贵妃的脸色,“朕想给曹氏一个常在的位分。”

    杏贞对着皇帝的察言观色毫无反应,依旧大方得体笑道:“伺候好皇上,什么位分都能给,皇上只管叫内务府拟旨就是,臣妾没有二话,必然用印的。这曹妹妹美艳无比,加之身段又是宛若惊鸿,皇上倒是要好好想想封号才是。”

    皇帝的脸色舒展了开来,赞赏地看着懿贵妃,觉得自己找了这么一个不妒忌为自己着想的人主持六宫事物十分英明神武。“唔,就一个‘椿’字如何,椿常在,兰儿你觉得如何?”

    “此字极好,杨公公,”杏贞吩咐站在一边的杨庆喜,“还不赶紧去传旨,封曹氏为椿常在,”又转过头对咸丰皇帝笑着说道,“巧了,臣妾今早叫贞妃妹妹开了‘杏花春馆’给曹妹妹住,想着那里离着皇上的九州清晏近点,如今皇上又封了椿常在,可见皇上和臣妾是心有灵犀呢。”

    咸丰握住了杏贞的手,点了点头,动情地说道:“朕与兰儿自然是极有默契的。”一时室内无言,两人只听得秋风吹过玉兰桥下的残荷,发出了阵阵呛咽之声。

    江西省,吉安府。

    吉安府的城门口挤满了人,纷纷攘攘的,全是赣北逃难过来的乡绅和读书人,人们纷纷传着,那些披头散发逆贼对着老百姓还算是和蔼,但对着大户,是必须勒令解散奴仆还要分大户的田财,乡绅们对此难以忍受,不过这还不算最可怜的,最可怜的要属读书人,要被发逆用刀逼着拿起孔孟圣贤书拿到大街上烧掉,若不烧掉,即刻砍头,不少读书人受不了这种违背本心的事,宁可掉头也不肯烧书,听到这些逆行,自南昌府破了之后,赣省的人望风而逃,又往着南边来逃到了这吉安府。

    城门口半闭着,几个守门的兵卒用水火棍横着拦住了城外叫嚷着要进城的人们,不多会,一个队长模样的从城门里窜了出来,显然是得了吉安府知府的命令,大手一挥,喝道:“肃静肃静,知府大人有令,进城的外地人都排队进城,为了防着逆贼的奸细入城,要一一检索才能进城!”城外的人哗然却也不得不一一排好队伍,等着守门兵排查,几个读书人背着书箱嘀咕了几句“有辱斯文”,却也没有再说些什么,老老实实的排好。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