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二十八、鏖战江西(三)
    吉安城内,校场,曾国藩所率的团练。

    曾国藩正据坐在大案之后,和吉安知府见过礼,各分主宾坐下,丝毫没有跨省来救地方的趾高气扬,也不存在礼部侍郎从二品的气派,和蔼地请吉安知府坐下,和吉安知府说了会子话,得知两人的房师同出一地,曾国藩就分外亲热起来,开口闭口就是年兄年兄叫起来,倒是惹得那四品吉安黄堂如坐针毡,特别不好意思起来。

    老仆上了茶,躬身退下,曾国藩开了盖碗,请了了吉安知府一下,便自顾自喝了起来,过了半响,曾国藩放下盖碗,对着吉安知府说道:“本官这次前来,一是应贵省巡抚之请,前来抵挡住发逆;二是也想拿那发逆当做磨刀石,来把本官的湘勇团练磨得锋利些,我也实话告诉年兄你,本官不能保证守住这吉安府。”

    吉安知府的脸色变了变,思索了一番,强笑道:“是,大人的话下官听明白了,下官会备好粮草,必定让大人远道而来的兵马,不会因为钱粮不足而少了军心。”

    曾国藩心里暗暗叫好,这吉安知府果然会做人,便开口笑道:“年兄如此好意,本官倒是却之不恭了,贵省杨巡抚去了赣州府筹集粮草,招募兵丁,眼下这江西北边无兵可挡,虽然本官还未收到军机的谕令,不过想着皇上必然是不会乐意看到如此的战况的,而且还在发逆的北伐军李开芳已然被僧王全军剿灭的情况下,皇上必然会震怒的,所以,虽然本官说着年兄说道不一定能守住这吉安府,但是,”曾国藩严肃了起来,“本官是一定要和逆贼打一仗看看,看看本官练了小半年的团练有什么成色,吉安府,”吉安知府站了起来,低首听命,“你即刻召集本地乡勇团练,首先把这城守住了!皇上虽然如今对着这失城之罪已然是宽松了许多,不会砍了你的头,最多免官了事,但本官想着你也不舍得这白鹇的补子!”

    吉安知府悚然领命,就在此时,帐外的亲兵进了帅帐,单膝跪下禀告:“大帅,北边逃回来的百姓说道,昨个下午,发逆已然攻下了临江府的清江县,杀了临江府知府和清江县县令。”

    “恩,逆贼这是要逆着赣江打下整个江西,传令,大军休整一日,明日早上即刻出发,要赶在逆贼之前,进驻吉水县,吉安府,你立刻下令,执行坚壁清野之策,万万不可留给逆贼一颗粮草!”

    “是,下官明白!”

    曾国藩对着亲兵又吩咐道:“即刻叫曾国荃率一千先锋,连夜出发,候在清江县外试着攻一下发逆的大军,若有不敌不可恋战,连忙退回永丰县即可!”

    “喳!”

    “叫荣禄进来,本官要和他商议军事,”那吉安知府识趣地告退:“下官告退。”

    “好,年兄你且去忙,等本官日后再与年兄把盏。”曾国藩拱手送走了吉安知府,转过身子,捻须看着挂在帐内的江西全省地图,长长吐了一口浊气,眼里闪着激动振奋的精光。

    且看今日这江西境内,竟是谁家天下!

    太平军夏官副丞相赖汉英,国宗石凤魁,殿右十二指挥白晖怀土官正将军林启容在清江县城最大富豪王财主的家里饮宴,王家号称王半城,是临江府的首府,家里良田千顷,房产无数,家中雕梁画栋,堪称奢华,不过此时的王财主一家十八余口人已然去黄泉路上了。

    白晖怀对着王家花厅上的雕梁啧啧称奇,整个花厅的梁柱牛腿上全雕刻了牡丹花,寓意“牡丹花王”的意思,又含着王家的姓氏在里头,白晖怀看了一会,扭头对着土官正将军林启容说道:“老林,你说这王地主果然奢侈,一个小小的花厅布置的,比咱们天王府金銮殿上都要精致,该杀!”

    土官正将军林启容没有来得及答话,就被国宗石凤魁插了进来,石凤魁笑着说道:“还好抄了王家,从地窖里起了那么多些一坛一坛白花花的银子,说来可笑,本来跪在地上摊成一滩烂泥的王财主,一下子跳了起来,张着手要把那些酒坛子搂回去,我的亲兵朝着他的肚子捅了好几下,这才咽了气,眼睛都没闭上,不过得了这些银子,咱们天兵天将又可以有些日子可以花销了。”林启容也连连点头,一脸兴奋之色。

    夏官副丞相赖汉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因是太平军中禁酒,若有沾酒者,立刻斩首绝不饶恕,赖汉英杯中的只是清水一杯而已,赖汉英摇了摇头,用象牙的筷子夹起了一颗花生米,慢慢嚼了,这才缓缓说道:“这些银子不能分下去。”

    国宗石凤魁是西征此部的第二首领,别的几个将领面面相觑,只有石凤魁敢跳了出来,问夏官副丞相赖汉英道:“丞相,这是何故?前头的几个大城都被清妖早早坚壁清野了,粮草什么的都分给了百姓,咱们不能从老百姓手里抢,这也忍了这么久的时间了,现在好不容易快速进军,攻下了这猝不及防的清江县,怎么还不马上分给兄弟们,今天兄弟们是见了银子的,不分下去恐怕军心会有所浮动啊!丞相你可要三思啊。”

    “这个我自然知道,可是石头老弟,”赖汉英叫着石凤魁以前在广西时候的兄弟之间的昵称,“东王派了靖胡侯和平胡侯去北方攻打清妖的京师,上次回来报说已然打到河南的开封府了,咱们虽然也打下了赣北,可是这南昌府咱们也是没打下,也没缴获多少粮草,东王军师定下了计谋,要是即刻派援军去接应两位侯爷的,这钱粮可是少不了!咱们把这清江县抄大户抄来的银子一分不取,全部上缴道军师东王那里去,兄弟们,这是雪中送炭啊!北边那两位拿了两个侯爵,难道兄弟们就也干看着不眼热?那本丞相是不相信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