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八、鏖战江西(四)
    隐隐还有血腥味的花厅内,石凤魁白晖怀林启容几个人的声音缓缓的变粗变急了起来。赖汉英见状笑了起来,“这大礼,东王军师必然是会笑纳的,银子先不分送给东王,清妖们的妻女让兄弟们乐呵乐呵,兄弟们,春官胡丞相和咱们在安庆城下南北分头,若是让他先攻克安徽全境,咱们这支队伍,恐怕脸色不好看啊,咱们休整一日,过了今晚,咱们明日一早出发,趁势打下吉安府,到时候再分那吉安府库!”

    “是!”

    “土官正将军,”赖汉英吩咐着坐在最下首的林启容,林启容连忙站了起来拱手听命,“今天晚上你部就先辛苦些,负责警戒,防着那些胆子还没吓破的清妖来偷袭咱们!”

    “是。”林启容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大骂,这不就是欺负我官职最低吗!拱手应声而下,转头出了花厅,看到几个太平军押了几个泫然欲泣的清妖女眷进了花厅,越发觉得怒火中烧起来,淫笑地摸了一把为首一个十六七岁少女的胸前玉兔,少女惊呼了起来,林启容的心里这才稍微舒服了点,甩了甩手,愤愤地出了王府。

    是夜,曾国荃率了千余人马前来窥探清江县的太平军,看到清江县外的太平军阵营静悄悄的,只有几个人在巡逻,大喜过来,领着乡勇刚冲到太平军的营帐门口,杀了几个巡逻的发逆,就听得营中一阵梆子响起,箭簇就如雨点般射了过来,曾国荃知是太平军有了准备,骂了声娘,连忙退兵。讪讪地回到了吉水县,等着与曾国藩的大部队汇合。

    曾国藩听了自己九弟的禀告,捻须不语,荣禄也在边上默不作声,三个人都想着同一个问题,这帐看来是硬仗!

    “不过也无妨,这些湖南的兄弟们在湘江练了这么久,也该让他们见识见识发逆的嚣张气焰,仲华,你明日就与国荃一同去吉水县外的断龙岭布防,一定要试试看发逆的成色如何!本官在这吉水县里头接应你等,若是势不可为,就放弃也罢,保全自身力量为上!”

    “是!”荣禄领命,转身出了大帐,跨上五花马,点了兵马,一行两千余人,和曾国荃的一千五乡勇,望着吉水县北边的断龙岭去设卡布防了。

    过了中秋不久,天气渐渐变凉,再居住在圆明园里就有些不合适了,康慈皇太后的咳疾有些严重起来,太医回禀咸丰说要回宫,地气缓和些方能慢慢将养,咸丰皇帝便择了九月初二日回了紫禁城。

    秋天向来是北京最好的季节,又没有春天的风沙,夏天的闷热,冬天的严寒,透着一股风高气爽,鸿雁南飞的利落意思,储秀宫正殿前的银杏叶子悄然变黄,一阵秋风吹过,簌簌落下,倒叫洒扫的小太监每日就持着扫帚瞪大了眼睛守在廊下,还是受百千宫人敬仰的懿贵妃娘娘,看着落叶在地上淡黄一片煞是好看,叫那小太监别浪费了美景,洒扫的小太监这才免了此厄。

    端庄大方贤淑的懿贵妃娘娘毫无形象地躺在炕上,盖着一副蜀绣石榴花纹被子呼呼大睡,窗外的秋日斜斜地照进窗格子,斑驳地映在懿贵妃的娘娘脸颊上,懿贵妃对此毫无知觉,在梦中似乎还遇到了什么乐事,嘴角裂开,嘿嘿地笑出了声。

    安茜把一碗甜香的什么汤端进了东暖阁,看着自己家的主子懿贵妃睡得正欢,虽然不忍打扰,但是还是轻轻地叫了几声。

    “娘娘,娘娘。”

    懿贵妃从美梦中醒来,定了定神,穿越一年多了,还是不适应,以为现在这储秀宫,自己这女儿身,错了,是孕妇身只是一个梦而已。

    还不是梦,懿贵妃又闭上了眼,再回味了一下自己在新白鹿饭店和朋友大吃大喝的场景,这才睁开了眼睛,懒懒地道:“恩,什么时候了?”

    “申时一刻了,娘娘,估摸着皇上要来用晚膳,您也该起来准备着了。”

    懿贵妃申了个懒腰,腹部觉得重重的,压着自己的肚子,苦笑了一声。

    眼下已经是七个月的样子了,胎动频繁,有句话说如果男人不体谅怒人,就罚他下辈子变成女人体验怀孕的痛苦和烦躁,晚上好好地睡着觉,肚子里的孩子冷不丁地踢了一脚,心悸地马上醒来,再也睡不着,脚肿的连地都下不了,还时不时的饿,这倒也没什么,小厨房里随时都可以有吃的,但是吃了马上吐,吐完了又饿又想吃。实在是折腾死,还好今个下午肚子里的祖宗安安静静地不动弹,自己终于能睡个美容觉,养养那日夜被折腾地不适的身子。

    懿贵妃闻了闻那股甜香味,倒是觉得自己的胃有些空落落的,抬起了头,“碗里是什么东西?”

    安茜扶起了懿贵妃,给她腰下多垫了两个靠枕。“是阿胶桂圆羹,娘娘不喜欢吃苦药,我呀,叫太医拿了阿胶来,配上桂圆,熬得稠稠的,拿给娘娘用些。”

    懿贵妃结果明黄色绘着菊花的瓷汤勺,试着喝了一口阿胶桂圆羹,入口香滑,也不反胃,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这羹极好,比那些苦的反胃的安胎药强多了,以后就多上这个,那些安胎药也就罢了。”

    安茜含笑应了声是,淡笑地看着懿贵妃用着桂圆羹,过了一会,小夏子进了东暖阁,垂手禀告道:“椿常在来了,在外头候着呢。”

    “这椿常在倒是两三日就来请安问好呢。”安茜说了一句。

    懿贵妃放下瓷汤勺,拿过边上的热毛巾擦拭了下嘴巴,“她是觉得是本宫赏了她脸面,让她有机会飞上枝头,来往的勤些倒也不是坏事,只是我现在有着身孕,见人有些烦躁,也罢,宣吧。”懿贵妃对着小夏子说道。

    “是。”

    椿常在进了东暖阁,蹲下给懿贵妃行了礼,“臣妾曹氏给贵妃娘娘请安,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只见椿常在高挑身材,细腰盈盈可握,瓜子脸蛋,神色飞扬,对着懿贵妃倒是面含恭谨之色,跪在地上动也不动。

    “快起来,你这时常来见,何况也不是什么大节日,妹妹你又何须如此多礼呢,安茜,请椿常在坐下,上茶。”

    椿常在谢了恩,这才在炕上和懿贵妃左昭右穆地坐下,懿贵妃笑着道:“眼下本宫这脚肿的厉害,也就不起身迎你了,妹妹切莫见怪的好。”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