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八、鏖战江西(五)
    椿常在连忙答话,“娘娘这是从何说起,臣妾倒是惶恐不安了。”

    “妹妹不见怪就好,如今从园子里进了宫,这宫里头比园子里拘谨些,妹妹慢慢习惯就好,对了。不知翊坤宫妹妹住的还习惯吗。”

    “臣妾实在是羞愧,住在这么好的位置,臣妾倒是不知道怎么感谢贵妃娘娘呢。”这翊坤宫还在储秀宫的前头,东边就是坤宁宫,前头就是养心殿,那是离着皇帝最近的宫殿了,这懿贵妃都舍得给自己,看来是真的贤惠毫不嫉妒,这句感谢曹氏倒是说得是真心毕露,感人肺腑。

    “这有什么,”懿贵妃摆了摆手,毫不在意地说道,自己的心思怎么可能就拘束在这深宫红墙之内,自己既然是凤,那就要清鸣九天,凤霸天下!

    “皇上喜欢的,本宫自然也喜欢,皇上喜欢你,破格给了你常在的位份,本宫自然也要对你好些,翊坤宫离着皇上近,皇上看着你开心,外头的烦心事他也能抛下些。椿妹妹,”这椿妹妹听起来怎么这么像“蠢妹妹”,“皇上最近几日召了你侍寝没有?”

    “回娘娘,前日召了臣妾,昨个倒是去了丽嫔娘娘的永和宫。”

    “这也罢了,皇上毕竟是皇上,也不能一直留在你那里,你倒是别嫉妒的好。”

    “那里能呢,臣妾就眼巴巴地想学着娘娘您的风姿呢,若是能学上那一丝半点,就是天大的福分,何况嫉妒是嫔妃大罪,臣妾是不敢的。”椿常在连忙辩白自己。

    “我只是说笑,妹妹怎么当真起来了。呵呵”懿贵妃干笑了几句,“你的本分就是伺候好皇上,让皇上开心些,本宫自然会高看你一眼。”如今自己有孕在身,皇上为了能让自己静心养胎,便命令原本的储秀宫**嫔妃议事一事转到了贞妃的钟粹宫,自己也懒怠每日都见贞妃前来回话决定内务府的事儿,叫小安子每日去听听学习,让贞妃自己去让皇太后决定罢了,所以最近几日是日日空闲,除了陪皇帝说会话,就是全力安胎,学习着怎么做孕妇这么角色。

    椿常在诺诺称是,看见安茜拿了两个秋天新贡的橙子,连忙摘下镶珍珠祥云纹护甲,亲自给懿贵妃剥那橙子皮。

    唐五福进来打了个千,也不说话,只是拿眼看着懿贵妃,懿贵妃知道唐五福有话要说,碍于椿常在在殿里没说话,闲闲地开口说道:“说吧,什么事儿,椿妹妹是自己人,不防事儿。”椿常在感激地看了看懿贵妃。

    “是,养心殿那边传来消息,安庆倒是守住了,逆贼兵分两路,赣北除了南昌,全都失陷了,另外一路北上去攻打安徽了。”自从懿贵妃准确地料中了太平军的西征行动之后,杨庆喜就不敢再怠慢储秀宫,每日得了新的军情,必然是要令小太监来储秀宫进行备案,好让懿贵妃做好咨询顾问的准备。

    懿贵妃拿着银叉子吃了一片鲜橙肉,听了这些糟糕的消息毫无反应,新鲜的橙肉在口腔中蹦开,酸甜可口的汁水流进了食道,懿贵妃点了点头,这橙子不错,又吃了一片,这才开口道:“北边庐州府有着李鸿章在,还有那王金智,统筹粮草倒是不错;南边么,湖南巡抚不是叫了曾国藩进赣南了,安庆这长蛇七寸还有王锦绣这个虎将死死守住,这有什么担心了,皇上来了本宫也是和皇上说这些话。椿妹妹你也吃一块。”懿贵妃招呼着椿常在吃了一块橙子,看着椿常在一副担心的模样,便又想起了什么,问椿常在道:“听说妹妹的老家是在赣州?”

    “正是,如今南边的发逆猖獗,又攻到了江西,臣妾倒是有些担心南边的家人呢。”椿常在回过了神,连忙回答道。

    “且放宽心吧,必定无事的。”

    送走了椿常在,没多久咸丰皇帝就进来了,说起了南边的局势,懿贵妃又复述了一遍下午在听到战报时说的话,皇帝本来略显烦躁的心情也就宽慰了下来,感叹道:“还是朕的兰儿最能宽慰朕心,些许烦恼,到了你这储秀宫边都没了,”说到这里,咸丰皇帝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懿贵妃的肚子说道:“如今你还有着身子,朕却要拿外头的事儿来劳你的神,倒是朕的不是了。”

    懿贵妃笑道:“这有什么,外头的军机必然也是这么劝解皇上的,只不过皇上愿意多相信臣妾的话罢了,再者说了,臣妾还想着入军机呢,皇上定要日日来储秀宫,臣妾也好努力当差,指望着当上军机领班大臣呢!嘻嘻。”皇帝被逗笑了,心情舒畅,晚膳就陪了懿贵妃说说笑笑,多用了小半碗饭,这才起身,笑着和懿贵妃说道:“朕去畅音阁看戏,懿贵妃你既然不耐烦那些吵闹,就早些安置吧,朕明日来看你。”

    “是,臣妾恭送皇上。”懿贵妃含了一抹最得体的微笑,送走了一有闲暇就爱看戏的咸丰皇帝,看着殿中的红烛痴痴地发呆,外头的局面虽然已经打的天崩地裂,但是自己还不能急,还要保持这荣辱不惊的贵妃气派,只等着再过几个月,生下肚子里的孩子,若是男孩,即刻就是中宫皇后,那时候再慢慢地,名正言顺地涉足政事,帮着咸丰皇帝,才能靠自己的先见和手腕改变这个世界!

    不能急,千万不能急……

    吉水县外,断龙岭。

    赖汉英坐在骏马上,看着断龙岭上筑着防事的清兵,微微一笑,自从刚才探子来报,方圆十里内,只有这么一条道通往赣南的道路,还被清妖驻守了,赖汉英就知道,今天这一仗是一定要打上一场了,虽然远远望着断龙岭上的清军脸上倒是有着一股彪悍之色,但赖汉英满不在乎,自从安庆城下之后,一路南下所向披靡,若不是南昌城城高难攻,就凭着那些软脚虾绿营兵,不费吹灰之力也能攻下,眼前的清妖虽然看着有些和往日的绿营不同,赖汉英无聊地打了哈欠,若是自己的天兵天将们冲上一冲,想必也是能立刻冲散清妖,攻下这断龙岭。

    “白指挥,”赖汉英对着自己右手边,落后自己半个马身的殿右十二指挥白晖怀命令道:“你带着你的兄弟往岭上冲一冲,把清妖们赶下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