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八、鏖战江西(六)
    “是,丞相你就瞧好,看着天兵天将们半个时辰打下这个断龙岭吧!兄弟们给我上!”

    一个传令兵看着白指挥朝着自己挥手,于是连忙吹响了进攻的号码,白指挥跨上了马,抽出了长刀,向着断龙岭上斜斜一指,大喝:“兄弟们给我上,冲垮这些清妖!”

    “上!”层层命令下达,一队神色彪悍,皮肤黝黑的太平军出列,小跑着往断龙岭上发起了冲锋。

    曾国藩在吉水县的城墙上看着北方的情况,自从今日用了午饭之后,曾国藩没有去睡向来雷打不动的午睡,而是在已然戒备森严的吉水县城墙上溜达,顺便能第一时间知道军情,曾国藩沉思了一会,这才无奈的苦笑着发现,自己从今往后恐怕这安逸的午睡都要没了。

    正在曾国藩思索的时候,城外北边的山坡后头,隐隐约约出现了一群人马身影,放哨的小兵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正是自己的袍泽,大声对着曾国藩禀告:“大帅,是咱们的兵马!”

    曾国藩定睛一看,只见奉了自己命令的三千余人狼狈地从北边奔驰回来,不少人身上还带着血迹,曾国藩心里一下咯噔,顿时知道,这断龙岭一战估计是败了,连忙叫守门兵大开城门,让败兵们进城。

    三千余兵马进城之后,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留在后面断后的曾国荃和荣禄也带着百来号人策马进了吉水县,两人进了城门,就见到穿着青衫的曾国藩站在自己的牵头等着自己两个人,两个人连忙下马行礼。

    曾国藩摆了摆手,“这时候还闹什么虚礼,赶紧起来吧,仲华,战情如何?”

    荣禄穿着盔甲拱手行礼道:“大帅,自我们驻守断龙岭之后,倒是修了些防具,逆贼今天上午到了断龙岭,开始叫了一千多人马来攻打,倒是给曾大人打下去了,可是后来逆贼又增派了千余人发起了第二次冲锋,兄弟们这才抵挡不住,下官这才连忙下令,全军撤退。”

    曾国荃用手擦了擦额头边的血迹和汗渍,“虽然眼下是不敌,还好兄弟们在湖南老家练的苦,这么撤军回来,队伍倒也没有散,只是开始被打蒙了,有些措手不及。”

    曾国藩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这湖南的山贼土匪果然是和发逆是不能比的,也该给这些人上上课了,免得在湖南剿了几天的匪,就连发逆都不放在眼里了——这些可是转战东南七省战火练出来的悍匪!”

    “大帅说的极是。”

    “也罢,你们下去休息片刻,本官先去布防,这吉水县若是无恙,吉安府也是稳若泰山!”

    “是!”

    赖汉英在断龙岭上哈哈大笑,“这些没用的清妖,虚有其表!连白指挥的第二波攻击都抵挡不住,看来天国灭了清妖的日子是越发快了,咱们上天堂永享富贵的时候也要到了!兄弟们,咱们一鼓作气,攻下吉水县,库房里财物平分,给大家乐呵乐呵!”

    “天王万岁!天国万岁!”太平军们被府库里的财物刺激红了眼,哇哇直叫的冲下了断龙岭,朝着十来里路外的吉水县奔去。

    曾国藩捻着手里的礼单,对着恭顺地站在自己帐内的士绅模样的中年男子苦笑着说道:“吉安知府派了你来劳军?”

    那士绅虽然是极为恭顺,倒是也不卑不亢,拱手施礼道:“正是,府台大人委了学生带了三千石的粮草,十坛宜春大曲,饷银五百两前来为大人虎狼之师振威!”可见这士绅是起码有个举人的功名在身上的,不然也不能口称学生。

    “钱粮本官收下,看来你也是有胆子的人,不然也不敢来这前线的吉水县来劳军,如今你反正也回不去了,先安心在这吉水县里呆着吧,”似乎为了给曾国藩的话做注脚,城外突然想起了呐喊声,“逆贼已然攻到吉水县城下了。”

    咸丰三年九月初八,太平军西征赖汉英部攻下清江县,初十,攻到吉水县,曾国藩领着练了半年的五千湘军团练拒敌于此。

    荣禄站在吉水县的城墙上手按刀把子督战,太平军在赣北没搜罗到多少军需的物资,攻城的时候稀稀疏疏地射了几轮箭雨,就停了下来,站在城墙靠外些,也是无碍。荣禄看着城外的攻势,指挥着守城的团练和壮丁轮着上前往着下头射箭,倒巨木大石头,还有一锅锅烧的沸腾的菜油,城外的太平军无法,眼看着今日攻不下这早已准备好,全副武装等着自己的吉水县城,只能是无耐的收兵了。荣禄看着慢慢退远的太平军,慢慢地吐了口气。

    这守城和野战完全不同,守城较之野战,多了一份有高墙可以依靠的从容不迫,更多了一份血淋淋和残酷,今天眼看着就不少逆贼活生生地在自己眼里被烧死烫死,跌死砍死,面对着这血肉横飞的残酷场景,说是内心没有震动,没有反胃,这以前四九城的八旗公子哥,瓜尔佳荣禄那是不敢如此虚伪的。

    曾国荃看着荣禄有些泛白的脸,了然地拍着荣禄的肩膀,搂着这几个月来一直在同一个阵营里头摸爬滚打的同袍下了城墙,边走边笑着对荣禄说:“仲华,且自在些,日后你见多了自然就会无碍的,咱们且去大帅那里议事,如今这发逆虽是退了兵,可是老子眼看这逆贼的军心未乱,不打上几场硬仗怕是不肯退去,可这吉水县也太小了些,逆贼若是不顾一切,拼了命也要攻上来,说实话,眼下咱们靠着这练了几个月的新兵蛋子,恐怕还真是守不住,咱们去问问大帅的意思去!”

    “好。”荣禄对着这五大三粗的曾国荃倒是极为投缘,平时得了空还会在帐中喝上几杯,说说京城里和官场上的新闻,如今看着曾国荃对眼前的形势认识的如此清晰,倒是说中了自己的心事,赞同地点了点头,和曾国荃把臂一同往着曾国藩的帅帐去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