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官网 > 二十八、鏖战江西(八)
    赖汉英策马跑到了那些乱七八糟丢了一地的包裹前面,一个亲兵捡起了包裹,打开一看,惊喜地说道:“是银子!”连忙呈给赖汉英看,“丞相您看!”

    赖汉英看着那包银子约莫有二十两之多,别的亲兵下马打开另外的包裹,“丞相,这包是白米!”

    “丞相这包是一些书!”

    “看来清妖的确是搜刮空了吉水县,把这些不值钱的书都带了出来,别管这些冲散了的清妖,留给后头的白指挥他们,咱们先上去,谨慎些,剁了那些还拿着银子的清妖们!”

    “是!”太平军们听到“拿着银子的清妖”,早就红了眼睛,哇哇的飞身上马,双腿用力一夹马肚子,如洪水般冲着南边去了。

    荣禄带着千余人的步兵慢吞吞地在官道上往着吉安府,一些青壮们还推着几辆大车,车上装了一些坛子,荣禄边慢慢往前走,边不时回头看看,不一会,北边来了一人一骑,来到荣禄的跟前,翻身下马,禀告道:“报!逆贼已然冲散了三只后梯队,眼下马上就要追到这里来了!”

    “好!你,”荣禄指着身边的一个把总,“立刻策马去前头山坡后的曾国荃大人处报备,说逆贼片刻就到,请他人不下马,马不解鞍,做好准备!等我一退散,即刻发动反击!”

    “喳!”

    “兄弟们!”荣禄大声地对着和自己一起的团练兵们叫道,“等会逆贼来了,即刻散开,将带的包裹和大车丢下,以五十人为一组,散到山上去隐蔽好,等曾大人的骑兵杀到,再冲下山,棒打落水狗!”

    “是!”

    赖汉英冲散了三队清妖的兵卒,本来还担心是清妖诈败的心思,也就烟消云散了,转过一个弯道,就看到前面大包小包慢吞吞行军的荣禄部。赖汉英一马当先,指挥着太平军杀了上去,马蹄隆隆声和打杀声中,那些清妖们看见自己的骑兵,大为惶恐,叫道:“发逆来了!快逃快逃!”“我的天老爷,这才刚有人拿着酒来劳军!”又如同前几次一般,丢下包裹大呼小叫地逃了出去,只留下在官道上乱七八糟的包裹和一些衣服兵刃,并几辆大车。赖汉英看太平军杀了几个来不及逃跑的倒霉蛋,挥手制止了太平军的前进,用马鞭指了一个身边的亲兵,“你去看看那些车里头有什么!”**的军库爆炸让那么多的天兵天将回了天国,如今倒是不得不防这些,虽然自己不怕去天堂,但是这炸成七八块上了天堂,天父看见了,也忒太骇人了些。

    那个亲兵战战兢兢地用刀挑开了几辆大车上的幔布,只发现一些巨大的坛子放在马车上,用力掀开坛子上的盖子,就问道了阵阵酒香,那酒香香醇,引得赖汉英身后的人垂涎不已,连连干咽口水,那亲兵流着口水用手蘸了蘸坛子里的酒,放入口中,细细的尝了一下,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会,赖汉英身后的太平军已然就忍不住要骂出声了,“你这小子,那坛子里到底是什么?!”

    “丞相,这坛子里是上好的酒,没别的了!”

    赖汉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后的骑兵们连连高呼,纵马上前,围着那几辆车死盯着不肯移开视线,有几个不嗜酒的太平军对这些黄汤毫无兴趣,用刀挑开了几个包裹,有几个包裹里是珍珠般的白花花的大米,那些马忍不住就低头开始大嚼起来,有一个太平军用长矛跳开了一个小小的包裹,不小心用大了力,那个包裹在半空中散开,里面片片的金色叶子飞了出来,满地都是,几个挑着包裹的太平军看了一下,眼神立刻就变直了,那些赫然是赤金叶子!

    “是金子!”

    “这边还有珍珠首饰!”

    赖汉英原本说继续前进的命令被淹没在太平军的骚动之中,太平军们纷纷下马,开始搜检起包裹来,有些士卒还为了争夺几片金叶子开始了争斗,这边也有人忍不住把上好宜春大曲倒了出来,甘冽的美酒香气传入极爱杯中之物的太平军鼻中,那里还管的了什么禁酒令,有第一个人开始喝了一口,接下去众乐乐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儿,一些人开始了大喝美酒,一些人下了马争夺银子和金叶子,一些人摸着绫罗绸缎眉开眼笑,这些事发生在了片刻之间,赖汉英和林启容还来不及喝止,只能命着自己的亲兵们散开警戒,可是亲兵们唯唯诺诺,眼睛却巴巴地看着官道上热闹的分赃场景,赖汉英摇了摇头,这些人,看到了银子哪里还挪的动脚,前几次冲散了清妖,那些银子亲兵们都没的分,如今若是还不给他们些甜头,恐怕之后再遭遇清妖的攻坚战,就怕这些金田就出来的老兵们不肯出力出汗了,罢了,料想剩下的清妖士卒,早就逃到吉安府了,如今且让他们拿了好处,再攻下吉安府便是,赖汉英挥了挥手,吩咐道:“你们也去取些银子来,可酒是千万不许喝,叫他们也给我放下酒坛子!”

    “是!”亲兵们纵马上前也开始搜检起包裹和马车起来,对着那些正在饮酒的太平军们劝诫了几次,眼看着他们不肯听,都是袍泽,也就由着他们去了,自己银子都还没拿够呢。

    赖汉英对着一个亲兵呈上来的鎏金银质小印章颇感兴趣,对着阳光看了好一阵子,那印章上刻着“如意长春太平散人”八个隶书,赖汉英颇为满意这上头的太平散人几个字,这不是应着咱们天国正在如意挥洒国势长春吗,极好的兆头,赖汉英把那小印章放进了自己的怀里,正想回头和土官正将军林启容说些什么,转头看见林启容已经也下了马,抱着一些金银倮子在眉开眼笑地数来数去。赖汉英无奈地摇了摇头,挥了马鞭,走到林启容的边上,开口说道:“土官将军,收了这些东西,赶紧出发,追击清妖才是。”林启容拿着一个翡翠的镯子对着阳光看了又看,满不在乎地说道:“丞相,这些清妖已然吓破了胆子,逃不了多远的!”正在这个时候,远远地传来了闷雷般的马蹄声,林启容听到了,又笑道:“后头的兄弟也眼看着跟上来了,且叫他们冲一阵子,让他们也拿些油水贴补下!”

    荣禄策马逃到了官道后头绕了个山坡,跑进了山阴处整装待发的曾国荃部,曾国荃的坐骑烦躁地在用马蹄子在地上踩来踩去,可见是极为不耐烦了,荣禄对着曾国荃抱拳一礼:“曾兄,逆贼已然中计,就等着你的反击了!”

    “好,兄弟们!”曾国荃对着身后的彪悍精壮骑兵呼喝道,“上去杀了那些逆贼,大帅重重有赏!”

    “喳!”

    “仲华,等会等我杀了上去,你估摸着时间就吹响号角,叫前头散开的兄弟聚合起来,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大帅已然在吉水县外摆好了阵势,等着咱们撵了逆贼过去!”

    “是!”荣禄一抱拳,策马离开了山阴,跑到了官道边上的小山上去,边从怀里拿了一个金灿灿的螺号出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