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八、鏖战江西(九)
    赖汉英正欲说些什么,又住了嘴,立着耳朵听了一片刻,脸色巨变,大声喝道:“方向不对,是清妖!快!”对着地上混乱的太平军大声呼喝:“快上马,清妖攻上来了!”地上的众人神色大变,连忙散开去找自己的马,有几个有些醉意的太平军还在相互争夺着酒坛子,赖汉英纵马上前,抽出手里的长刀,一刀剁下了不听命令还抱着酒坛子狂饮的太平军的头,美酒和激射出的血液洒满了整个官道上,别上还在沉醉在宜春大曲的香醇中的太平军脸上和身上飞溅上了血液,被血液的腥味和高喝声“速速上马,迎敌!”拉回了现实,忙不迭地翻身上马,摇摇晃晃地抽出刀准备迎敌。

    曾国荃一马当先,飞驰在队伍前头,前头探子来报,说是逆贼来的匆忙,并没有带羽箭来,便大胆放心地冲在了前头,团练们看着主将如此身先士卒,纷纷奋勇当先。曾国荃一刀挑翻了一个胸前囊鼓的塞满金玉在马背上还未拔刀的太平军,身后的清军纷纷跟上,和场内的太平军一起缠杀了起来。赖汉英的亲兵奋力抵抗,赖汉英大声的喝叫让官道上的太平军赶紧上马,又一鞭子抽醒了一个微微喝的有些晕乎乎的小头目,“什么时候了,再不上马,本官不怕再多杀你一个!”那个小头目被自家主帅的一马鞭抽的吃痛,哎哟了一声,脸上出现了一道深紫色的血痕,却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摇摇晃晃上了战马,深吸一口气,抽出了马刀,骂了声娘,冲上前和清军纠缠了一起。

    被银子和玉镯迷晕了脑子的土官正将军,在被赖汉英杀掉的那个太平军迸射出来的血液拉回了现实,连忙抛下清妖丢在地上的诱敌包裹,翻身上马,大声呼喝着太平军反击,林启容看到不少抵挡着清军的太平军怀里腰间背上全是地上捡起来的金银财物,不由连连喝骂:“蠢才!还不快八那些东西给我丢掉!杀退清妖,地上的东西还不是我们的吗!”他显然忘记了自己刚才对着那个碧玉镯子痴迷的模样了。

    不管连着赖汉英和林启容如何呼喝指挥,太平军的阵营还是慢慢的呈现出溃败的趋势,曾国荃亲手杀了几个背上绑着绸缎而转身不便的太平军,身边的清兵还棒打落水狗,把醉醺醺堪堪爬上马背的几个太平军骑兵轻松写意的解决掉,曾国荃身边护卫的清兵看着地上流了一地的宜春大曲,灵机一动,拿出放在怀里的火折子,吹了几口,见火折子上燃起了淡蓝色的小火苗,顺势把火折子丢进了流满高度酒的大车上,“轰”的一声,火苗蔓延开来,不多会就沿着官道和几辆大车燃了起来,不少太平军的战马被突然窜起来的大火惊吓到,连连嘶鸣,四处逃开,任凭自己的主人如何鞭打喝骂,都不肯再往着火堆里去,清军气势更盛,连连斩了不少太平军。

    赖汉英咬牙看着这逆转的局面,内心烦闷可想而知,正欲严令反攻回去,只听的两边山上一声炮响,齐齐冒出了之前逃走的清军,山上旗帜招展,林木中隐隐约约人影晃晃,不知道埋伏了,多少兵马,官道上的太平军更是大哗,不少还有着战斗力的太平军不敢恋战,转身就逃,只剩下几个赖汉英的亲兵还在咬牙奋力抵抗,不过也是眼见着就要抵挡不住了。林启容脸色大变,连忙和赖汉英说道:“丞相,清妖如今有了准备,埋伏在这里,咱们还是先撤退,避一避风头才是,”赖汉英无法,只能看着官道上来势汹汹的清兵,和两边猛虎下山的伏击清兵,狠狠的挥一挥袍甲,厉声高喝:“立刻撤退,退回到吉水县!”率先就猛抽战马,不甘心却又不得不往着南边速速去了,林启容也不敢拉下,呼喝着剩下的太平军赶紧撤退,自己也跟着赖汉英张皇的策马去了,剩下早无战意的太平军如奉纶音,连忙也一窝蜂的跟上了,剩下一些来不及逃走的太平军被荣禄领着的山上伏兵和曾国荃的骑兵团团围住,围歼只在片刻之间。

    曾国荃奋力一刀,把一个还在抵抗的太平军连头带着肩膀劈下,鲜血射的满身都是,他却毫不在意,兴奋的哈哈大笑,得意地用沾满猩红色血液的雪白长刀指着场内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跪地求饶的太平军说道:“即刻绑了起来,一队人马先押回到吉安府,剩下的兄弟,追到前面去。和大帅一起乘胜追击!地上的财物等着得胜回来均分给你等,大帅有令,分文不取,均赐给浴血奋战的勇士!”

    “喳!”

    就这么片刻的时间,太平军就丢下了三百余具尸体,和百来号人跪地投降,这些可是赖汉英和林启容的贴身亲兵,一路跟着天王从广西杀到湖广两江的百战精兵,如今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陷在了这吉水小县城外头的官道上。

    怪不得在马上飞驰的赖汉英心里一阵阵的绞痛,脸庞也扭曲了起来,听到身后的人马喊杀声,心里的怒火更是熊熊燃烧起来,任凭南国十月的凉爽秋风都不能平息自己的悔恨和恼意,赖汉英转过头看着自己身边同样惶惶不安的林启容,心里的恼怒更甚,两边的官道上清兵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涌了出来,太平军的行进速度被纠缠的越来越慢,虽然那些清妖一杀就散,但还是耽搁了时间,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赖汉英无法,开口喝道:“林将军,你负责断后,本官先去召集白指挥和石头将军的兵马,再杀了上来,反而歼灭这伙子胆大包天的清妖!”

    太平军中军令如山,上级命令若有违抗,即刻可以格杀,林启容虽然心里在这片刻之间骂了一万个娘,但是也不敢出声反抗,只能是咬牙应下,调转马头,指挥着自己所部返身抵挡起清军起来。

    赖汉英看着身后的追兵攻势稍阻,连忙挥鞭望着北边奔去,身后自己千余亲兵连忙尾随而上,赖汉英逃出了死地,心下稍安,却又狠狠的心里咒骂,等到本丞相搬来大部队,看这些清妖到时候怎么跪地求饶,本丞相一定要将这些清妖扒皮抽筋,碎尸万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