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二十八、鏖战江西(十)
    赖汉英死命挥马鞭抽着胯下骏马,堪堪奔到吉水县左近,只看的离着吉水县南门三四里路的官道上一片狼藉,地上散落着太平军的旗号,和一些清妖,还有自家部队地尸体,赖汉英心下咯噔一下,便知道情况不妙,官道两边几声大喊,箭雨倾盆而下,片刻间就有几十个太平军躲闪不及,倒下了马匹,有几根箭簇射中了战马,战马吃痛,前蹄高高跳起,把几个没有防备的太平兵重重的抛在地上,清兵就如蚂蚁般密密麻麻的冒了出来,小山包上一个墨绿色地大旗竖起,上面写了一个黑色的大字"曾"清兵们齐齐大喊,骑兵纵马上前,挥刀和赖汉英所部战在一起,步兵迅速合围,摆好了鹿角和铁刺等物,挥着白蜡杆来捅马背上的太平军。

    清军大声呼喝:“湘军在此!逆贼还不快快投降!”声势威武,地动山摇,震的场内不少太平军神情惶惶,面如土色,手脚发软,手里的武器却还是牢牢握在手里。

    赖汉英一咬牙,抽出手里的长刀,大声命令自己正在越来越无力抵挡的亲兵:“今日若不奋力突围,咱们天兵天将就要全数死在这里,想想自己之前杀的清妖!”太平军们想到被自己折磨死的清妖,神色变的坚定起来,情知清军不可能放过自己,摆好了阵势,和攻上来的清军骑兵战了在一起,清军骑兵的攻势为之一挫。

    场内正在混战,赖汉英也亲自上前,和几个湘军的骑兵战在了一起,赖汉英挥刀杀了一个措不及防的清军,太平军看着自己的主帅上阵杀了清军,军心大振,连连高呼,奋勇上前,一时间,清军的骑兵被逼退了。

    清军的步兵正在鼓噪加油,赖汉英哈哈大笑,多年过去,自己以前练的武艺竟也没拉下,正欲挥刀指挥着太平军突围的时候,围在南边官道的清兵一阵躁动,转瞬间又高声欢呼起来,赖汉英只见一个清军的武将纵马跃入包围圈,手里还举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事物,那武将三十多岁年纪,满脸骄横之色,将手里的那东西一把掷到了赖汉英的马前,伴着清军们如潮般兴奋呼喝声,大声叫道:“林启容的首级在此!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赖汉英看着地上血液和泥土浸润的事物,骇然发现果然是林启容的首级,那林启容的面目狰狞,一脸不甘的张大嘴巴,想喊出什么。赖汉英的心下一凉,知道是断后的林启容已然被全歼,白指挥和石国宗的部队看着也是被伏击败退了,自己征战天南许久,难道今日要死在者江西地面上?

    赖汉英把舌头咬出了血,让自己衰落的斗志又重新昂然起来,不再看一眼地上的林启容首级,挥着刀朝天举起,大声说道:“兄弟们!如今若是为天王效忠,若是战死,也能上大天堂,享大富贵!过了十八年,再转世下凡,灭尽清妖!”

    太平军轰然应是,又与清军缠杀了起来,那曾国荃骂了声娘,纵马上前,连着顺势挥刀砍了几个太平军,上到赖汉英前头和赖汉英的贴身亲兵斗了起来,清军的曾国荃部和荣禄部赶到之后,清军军心大振,连连高声呼喝,不多会,太平军的气焰就被打压了下去,几百号人被围在了一个小圈子里,赖汉英连连指挥抵挡,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身边的弟兄们连二连三倒下,前几日还纵横江西无所敌手的太平军西征部,眼下已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覆灭只在顷刻之间!

    曾国藩端坐在小山之上,笑着看着场内的清军快要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不枉费我丢了吉水县,路上又丢了如此多的财物,才引得逆贼中计!眼下这场大胜,也不会枉费左宗棠的粮草周转之劳累,江西地方的倾囊相助,和贵妃娘娘雪中送炭的恩德了!曾国藩正在欣慰之时,突然听的北边的鸣镝连连响起,一个斥候连忙来报:“大帅,之前败逃的逆贼又有一只马队攻来,外围设防的兄弟们怕是抵挡不住了!”

    曾国藩心头一震,连忙站了起来,看着北边的圈子一阵散乱,正欲发号施令,让步兵士卒拦住,但见那些前来冲锋的逆贼骑兵抱着必死之心,不顾自身安危地冲进了包围圈,冲地场内一阵人仰马翻,心下情知留不住这批逆贼的援军,只能发令道:“传令,尽量缠住逆贼的援军,多杀一个就多杀一个!”

    赖汉英心下惨然,如今这必死之局也破不了,只能是拼死杀敌,杀得一个是一个了,正在心灰意冷之时,猛然听到了北边传来了几声大叫:“丞相,弟弟来救你了!”赖汉英转头一看,原来是国宗石凤魁挥着熟铜双锏奋力率着自己的骑兵杀进了重围,所到之处众清军无不退避三舍,石凤魁奋力杀到赖汉英马前,双锏一挥,抵住了曾国荃的攻势,来不及看赖汉英,就连连高呼:“丞相快走!我在这里抵挡的住!”赖汉英眼眶一热,连连道:“好好,你我兄弟就一同死在此地罢了!”

    “咱们一起杀出去!”

    咸丰三年九月十六日,曾国藩率湘勇在吉水县设诱敌之计,将财物酒水丢弃在官道之上,诈逃三次,骄纵发逆之心,斩了发逆土官正将军林启容,并将赖汉英困在包围圈中,后来被石凤魁拼死救出,赖汉英和石凤魁几乎只以身退,湘勇们追赶不及,只能将断后的发逆骑兵全数剿灭,阵斩两千余人,生擒三百人,与太平军西征赖汉英部僵持在吉水县和清江县一代,成对峙之势。江西的局面越发严峻了起来,咸丰皇帝连连下诏,要江西军民鼓舞斗志,血战到底。并诏令浙江福建湖南湖北广东各地团练支援江西,又发了一流水的捐官来填充国库,以作为大军开拔的费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