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兵临庐州(一)
    庐州府乃是江淮重镇,清顺治二年闰六月乙巳,庐州府改属江南省(省治江宁府,今南京市)。康熙六年七月甲寅,改属安徽省(省会治安庆府,今安庆市)皖北道(道治凤阳府,今凤阳县)。

    新到任的安徽巡抚江忠源出生于嘉庆十七年的湖南新宁。这一年,湖南还有两个了不起的婴儿出生,就是胡林翼和左宗棠。

    江忠源出身的家庭无可挑剔,是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江上景是秀才,隐居教学,清贫度日。江忠源秉承父志,攻读诗书,少年时即能写一手好文章。虽然他不好八股,爱读对考试无助的实用书籍,却仍然是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十五岁便考中了秀才。

    这个秀才不是中规中矩的斯文种,而是一个问题少年。他生就一副好身板,面目英俊,性格开朗,乐于交际。由于交游不慎,跟一帮赌徒混在一起,赌瘾深重。赌瘾越大,赌运越差,老是输得脱下衣服去质押,得了钱又回到赌场。偶尔赢钱,便去冶游(找小姐)。那些守法执礼的书生,对他侧目而视,不敢与他为伍。江忠源并不在意,由着性子在社会上玩耍,一直混到二十五岁,他因贵人相助,考中举人,才走上了大运。

    那一年是道光十七年,湘潭人欧阳兆熊出任新宁的教官。江忠源奉父命应试拔贡,四场考试,都是名列第二。第一名是个姓陈的书生,富家子弟,文章似锦,赋也颇佳。学使蔡春帆把名列前茅的卷子发给各地的教官评阅,讨论冠军究竟是取江还是取陈。欧阳兆熊说:“若论试卷,优劣悬殊;如果要求真材,恐怕还需斟酌一番。”

    学使不高兴了,问道:“你是什么意思?莫非有人请了枪手?”

    欧阳兆熊说:“有没有请枪手,很难查明,也不必深究。不过置身考棚之中,时间又如此紧迫,恐怕连邵阳和新化都没人写得出这么好的卷子,何况新宁这个僻陋的地方!”他从陈考生所写的赋中,摘出若干佳句,念了一遍,然后说:“江考生是一介寒士,陈考生却是富人,卑职如此判卷,总不能说是收了好处费吧?”

    欧阳兆熊一番雄辩,使江忠源名列第一,陈考生位居其后。

    此年省城长沙举行乡试,江陈两位考生都去应考。陈考生心有旁骛,选了八月初八的吉日,纳了一名美妾,自愿放弃乡试。蔡学使听说他如此不争气,对欧阳兆熊说:“还是你有眼力,看穿了绣花枕头。”

    说来凑巧,江忠源在那一年与欧阳兆熊同时中举,一同进京参加会试。江忠源中举是新宁的盛事。此地自清朝开国以来,没人中过举人,江忠源破了天荒。

    欧阳兆熊认为此人今后必有建树。另有一个在京城当侍御的黎樾乔,第一次看见江忠源,便说此人是个勇士,必死于战场。

    这个预言在当时看来有些离谱,有几分相术士故弄玄虚的意味。品头论足是读书人的爱好,说出来的话多半不着边际。道光十八年天下太平已久,鸦片战争尚未爆发,一般人都在展望可持续发展的和平。江忠源是公车而非武将,又怎么会在不打仗的年代死于战场?

    如今他却率领了自己家乡新宁的团练三千余人,九月一日晚上酉时正,在安庆城内的巡抚衙门里头,领了安徽巡抚的大印,王锦绣穿着绣狮子的补服在一旁观礼,见江忠源领了大印,连忙上前行大礼参拜:“卑职,提督安徽军务总兵官王锦绣。参见抚台大人!”

    有着高颧骨,两腮深深陷进去的新任安徽巡抚活脱脱像一个猴子,江忠源连忙将大印交到亲兵手里,亲自扶起了单膝跪在地上满身铠甲的安徽省提督,亲切的笑着说道:“王军门,不必多礼,如今你是专办军务的钦差大臣,又有了男爵的爵位,咱们一体相交便好,本官在安徽,还要仰仗着军门你的湖北雄兵呢。”

    “不敢当,抚台大人的楚军才是精锐无比,蓑衣渡一战更是轰死了发逆的伪南王冯云山,功名赫赫。”

    咸丰二年五月,江忠源率楚勇协同官兵尾追太平军至全州城外。太平军占全州,获得民船数百只,老幼妇女辎重载置船上,准备顺湘江水陆并进,北攻长沙。江忠源生长在湘南,对湘桂边境的地形颇为熟悉,为阻扼太平军北上,决计在蓑衣渡设伏。蓑衣渡位于全州城北十里,为湘江上游一险要渡口,两岸重峦迭嶂,树木参天,河床狭窄,江水湍急。江忠源在渡口北面三里的水溏湾江中密钉排桩,构筑木堰,堵塞河道,又以楚勇在河西岸埋伏,并飞函尾追太平军的总兵和春派兵在东岸阻击。六月五日,太平军夹江而来,船路被堵,江忠源率楚勇呼号而出。太平军仓促应战,以重兵掩护老幼妇女登上东岸,辎重船只一概弃去。楚勇与太平军在西岸激战两昼夜,双方都有不少伤亡,太平军夺舟东渡,江忠源以楚勇力单疲累,未敢涉河进追。太平军得以从东岸翻越山岭进入湖南。蓑衣渡一战,打乱了太平军沿湘江北进攻取长沙的计划。当时大雨连日,江水暴涨,太平军若顺流而北,长沙数日可达。时湖广总督程矞采驻军衡州,闻太平军北来,急忙赶回长沙,江忠忠源楚勇蓑衣渡一战,使清军争取到了时间,长沙得以设防固守。

    江忠源得意地笑了一笑,这是他从一个小小的知县两三年间就跳到了一省诸侯,手握安徽大权的发轫,委实值得自己骄傲,江忠源在自己的行辕里头的花厅上,伸手请王锦绣坐下,又叫侍从上茶,花厅上的红烛高照,一阵秋风吹过,火光摇曳,室内明暗不定了起来,江忠源请王锦绣用茶,端起了茶碗喝了一口,这时候才又笑着说道:“不及将军在武昌城一场大火烧掉了发逆的三万大军,还单枪挑了伪西王,那时候湖南地方上的人都纷纷讲,这大火烧的像是周瑜周公瑾,这单枪杀了逆贼头目又似赵子龙转世,都说王将军有两者得兼之能呢!”

    “父老们谬赞了,实在是全靠了皇上的定下了破敌神计,又亏得常总督身先士卒,将士们用命而已,下官实在是谈不上什么功劳。”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