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二十九、兵临庐州(二)
    “呵呵,王将军谦虚了。”两人正在寒暄了一会湖广和两江的战事,江忠源喟然叹道:“本抚在从广西参战起,便主张围发逆于一地,然后聚而歼之。清军不讲地利,经常坐失良机。永安长沙围三阙一,益阳临资口该守不守,岳州城陵矾该争不争,使发逆多次处死地而复生,终成燎原之势!”江忠源恼怒拍了红木茶几,放在茶几上的青花盖碗险些跌到了地上,“如今这江宁虽然丢了,但是更是让咱们有了可以围攻发逆的目的地!流匪若不继续流,那也不能摆上什么用场,将军这安庆守的极好,安庆不失,江宁半日顺风顺水,即刻可到!”

    “发逆善于因地筑营,深壕厚墙,力能固守,虽咱们并力攻坚,惟以扑营逐利为重,往往损伤精锐。且发逆行军时善于声东击西,八旗绿营多迟缓尾行,根本无法阻扼发逆的前进。而逆贼进攻时善于分兵数路,正兵应敌,奇兵抄后或直捣中坚,而朝廷的部队多以一路当之,有时虽分数路,但却各不相顾,所以常为逆贼所乘。咱们要想克敌制胜,必须改变原来的战法!当逆贼扎营时,应该扼要以断其接济,严兵以堵其退路:当发逆行进时,应该预择精兵宿将,拦头迎击以遏其锋,沿途设伏以挠其势。”说了这些话,江忠源这才停了下来,目光炯炯地盯着王锦绣,“王将军以为如何?”

    “抚台大人所言甚是,请抚台大人下令,下官一定一体遵循。”王锦绣站了起来,抱拳答道。

    “呵呵,王将军多礼了,本官也没什么好吩咐你的,皇上的旨意说的很清楚,安庆乃长江下游之七寸,若安庆不失,克复江宁轻而易举,若江宁有失,两江全境不保诶!所以,”江忠源正色对躬身站着的王锦绣说道,“王将军你的任务就是保住安庆!保住安庆就是大功一件!”

    “喳!”

    “此外,庐州府位于皖中,南北交通咽喉要道,但无险可守,为稳庐州军民之心,安定省内局势,本宫准备向着皇上上奏,将庐州府升为省治!”江忠源也站了起来,对着王锦绣行了一礼,“将军与我南北分守两城,本官将这安庆城交给了将军,本官自取庐州府安营扎寨!”

    “喳!”

    花厅外,王锦绣麾下的亲兵头子蒋琦进来单膝跪下,大声禀告道:“报两位大人,探子回报,昨天夜里逆贼南北分兵,一队人马望着江西去了,另一队人马望着桐城方向去了!”

    王锦绣闻言心下一动,拿眼看着新到任的安徽巡抚江忠源,只见江忠源神色激动,好似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好好,发逆也知道庐州的重要性,这看着就是望着淮河边去了,估摸还指望着打下庐州府,给着在河南被延绥镇和僧王的大军咬住的林凤祥留着退路呢,做他娘的春秋大梦!”江忠源骂了句粗话,又嘿嘿笑道:“看本官怎么给他来个狠的!”

    “大人,”王锦绣想了一会,下定决心开口劝道,“不如让下官去庐州,大人守安庆府为好?”

    “不必如此,我们湖南有句话叫‘要死卵朝天,不死翻个边!’本官既然出了这湖南省,就没想就这么默默无闻地回去,若是不能干出像样子点的功绩,如何锦衣返乡?”江忠源摆了摆手,干脆地拒绝了王锦绣的好意,“何况本官看着前些日子的邸报,这翰林编修李鸿章在合肥城练的团练也是甚好,庐州知府也善于财务,想着要遇见逆匪,本官都有些等不及了!”江忠源用手指着蒋琦说道:“你传令下去,本官的三千人马再休息一个时辰,连夜出发,必定要在发逆的大军之前赶到庐州府!”

    “喳!”

    王锦绣在安庆城门处送走了驾着马匹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的安徽巡抚江忠源和新宁团练三千余人,看着夜色中的隐隐马蹄声,王锦绣转过身子命令道:“传本帅的命令,即刻派出四只队伍,吴二大眼王克山,还有你,”王锦绣指着沉默地站在自己身后的蒋琦,“还有你,蒋琦,每人各带一千兵马,星夜赶上发逆的大军,不求大破敌军,只要咬住发逆的进军路线,让逆贼师劳饷匮,给巡抚大人腾出时间来,拿我的令箭,一应补给到左近的府县自行提取。”王锦绣一挥袖子,转身进了类似巨大的安静蛰伏怪兽般的安庆城,“到时候你们就听候巡抚大人的差遣,如今逆贼南北分兵,你们在这里干守着这安庆城也没什么军功,去北方杀几个逆贼,这头上的顶子也能换一换成色!”

    “喳!”

    九月五日,江忠源的车驾到了庐州府,只见得城头上戒备森严,旗帜招展,被北风吹得猎猎作响,江忠源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庐江府城池虽然是矮小了些,可这军容也不输安庆雄城的湖北兵,守在南城门口的王金智和李鸿章并一干庐州府的同知,当地父老,看到江忠源的车架,连忙甩马蹄袖子,大礼参拜。

    “卑职参见抚台大人!”

    江忠源连忙下马,双手虚扶,“诸位何须多礼,快快请起。”尚未来得及寒暄,李鸿章就拱手对着安徽巡抚说道:“法台大人,请快入城,如今局势风声鹤唳,探子来报,发逆已经过了庐江了!”

    “好,诸位请!”

    “抚台大人请!”

    因是庐州新升为省治之地,巡抚行辕还未建好,王金智本欲将自己的知府府衙腾出来给江忠源驻跸,江忠源不折腾,摆了摆手,择了眼下最空的庐州府学宫住下。

    已是九月的时节,桂花落下还没几天,满地的菊花已然是泠然盛开了,江忠源看了一眼正厅外头摆着的几盆金黄色的蟹爪菊花,转头看了站在地上禀告的李鸿章,只见这翰林院编修安徽庐州府团练大使道台衔的李大人有着一个容长脸蛋,身材高瘦,正坦然自若地拱了一手,便开声说道:“抚台大人,四日前庐州团练的探子回报,说安庆的王提督派出了四支骑兵,各有千余人马,缠住逆贼,日夜骚扰,让他们的进军速度延缓了许多,如今还未过三河镇,他们也传来消息,说是唯以抚台大人马首是瞻,标下的五千团练,也均归大人统帅管辖!”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