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二十九、兵临庐州(三)
    王金智也连忙站了起来,躬身说道,他脑后的双眼花翎赫然在目,“下官也日夜派人操练三千团练并绿营兵,多少能帮着大人守城!此外,军机来了旨意,上次承恩公转运至此的九万五千两饷银,除了派给江北大营六万三千两之外,尚有三万两千两在庐州兵备道衙门的库房里,这些银子也归大人统筹安排。”上个月为使得战区之中权责统一,少些扯皮,军机下了皇帝的旨意,让王金智兼了庐滁巢三府兵备道之职,如今正是皖北第一炙手可热的布政使之下第一人。

    “此外,皇上也派了总兵音德布总兵玉山等人来助援,眼下也有一万兵马驻扎在了六安和滁州两地,听候大人差遣!”李鸿章又说了一句。

    “好好好,”江忠源抚掌大笑,“如今正是兵多将广,钱粮充裕,何愁堵不住逆贼北去之路!”江忠源站了起来,肃然对着王金智和李鸿章开口道,“王知府,你负责城内的局势,城内切记不能乱,此外,命令左近的县城,即刻坚壁清野,将府库打开,将钱粮分发给平民百姓,嘿嘿,这时候谁要是想着中饱私囊,自然有发逆去对付着他们,此时谁敢拿,谁就是想去黄泉走一趟;你既然是兼着兵备道的差事,转运之事就全靠你了,就在这几日将左近粮仓府库即刻征用,总之一句话,不能给逆贼留下一粒粮食和一分银子!”

    “下官领命。”

    “少荃,你领着庐州府的团练壮丁日夜轮班戒备,将上次承恩公留下的两江银饷起了出来,守住城池,击杀逆贼,各有封赏!”

    “喳!”

    “今日看了庐州府之中的声势,本官心里大定,传令,各省援兵防着逆贼围点打援,各自守住六安州和滁州,总兵音德布所部守住阜阳府,防着林凤祥企图南下同流合污,若是发逆攻不克这庐州府,他们几个守住这些地方,便是大功!”

    “喳!”

    江忠源看着厅外的菊花,一阵肃杀秋风吹过,片片金黄色的花瓣不禁秋风鞭挞,掉了下来,恰似一地碎金,江忠源眯了眯眼睛。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就算洪秀全是黄巢转世,我也必然不能让他们越过庐州一步!

    江忠源定下对敌之策之后,众将一一行礼告退,只有李鸿章一人端坐在位置巍然不动,待到众人退下之后,方才站了身子,对着江忠源拱手失礼,开口道:“下官有一事禀告。”

    “哦?”江忠源一挑眉,颇有兴趣地说道:“你且讲来?”

    “玉不琢不成器,下官的这些团练还没见过大世面,请抚台大人允我出城,寻得机会和发逆一战,好让这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新兵们见见血!”花厅内寂静无声,只有翰林院编修安徽庐州府团练大使领道台衔李鸿章大人慷慨激昂的声音在厅内回荡,惊起了几只寒鸦,在青色的半空中连连振翅飞舞。

    “再者,逆贼过了安庆之后,险无敌手,王总兵大人的骑兵虽然干扰了些许,但也未能剿灭发逆,下官想着发逆的气焰必定十分嚣张,若是能正面给他们来一下狠的,想必也能激起皖南皖北军民的同仇敌忾之心,原本颓废糜烂的斗志也必然会昂扬起来!”李鸿章的眼神如此的坚定和火热,僧格林沁在河南杀的逆贼落花流水,全歼李开芳部,眼下还死死地黏住了林凤祥,江西的情况估摸着也不太妙,赣北除了南昌府之外,逆贼所到之处无不望风而逃,眼下听闻已经过了临江府了!这皖省之中,若是自己打响了野战的第一胜,相必这道台衔也要马上变成实授!

    江忠源默不作声,拿起业已冷掉的茶盏,打开喝了一口,淡淡地说道:“少荃,你既然敢请命出城和那发逆一战,想必是有什么依仗的,在本官这里,也没外人,不虞走漏了风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知道本官能否先知道几分呢?”

    “这是自然,还要大人雅正。”李鸿章丝毫不为江忠源不感兴趣的神情所沮丧,自信地拍了拍手,两声清脆声之后,李鸿章的亲兵从外头捧进了一个长条形的木盒子,双手高举过头,将木盒子摆在了江忠源前头,李鸿章上前打开了木盒子,江忠源看到盒子中的事物,瞳孔猛地一缩,却又毫不在意地说道:“此物就是你的依仗?”

    “正是!”

    “好,”江忠源放下茶盏,一拍桌案,“少荃你如此能为国尽忠,本官岂能拦着你!许你出城,便宜行事,城内守卫的事暂时就由本官带来的新宁团练接手!”

    “多谢大人!”

    九月三日,新任安徽巡抚江忠源上奏,请将庐州府改为安徽省治,并要饷要兵固守待援,咸丰皇帝准之。

    胡以晃带着部队向东北边行进,到了流过三水镇的巢湖直流边的时候,亲兵来报,说三水镇似乎颇为繁华,可以在镇中就食,而且也没有清妖出没,胡以晃便开口道:“那便进镇子,看到大户人家,分了财产给老百姓,把粮草留给我们,今天咱们就吃大户的!”

    “是!”

    胡以晃骑着马慢慢地富哦了一座石桥,站在了写着“国泰民安”四个颇有讽刺意味的前的牌坊下面,仰着头看了看国泰民安的四个字,嘴里不出声了念了这四个字,不屑一顾地轻笑了一下,放下视线,打量着这颇为繁华的贞子,过了桥就是一条笔直宽敞的青石板路,两边紧挨着的林立商铺旗帜招展,可见是一个极繁华的地方,可是如今依然是人去楼空,大门紧闭了。

    胡以晃皱了皱眉头,听着检索过三水镇的斥候来报,偌大的三水镇居然一个富户都不见了,连稍微家中有些余财能开一个小店面贴补家用的小康之家,也纷纷已然逃到了庐州府里,只剩下一些贫困无依的人去不得远处,也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可以投靠,只能是战战兢兢的躲在家里,大门紧锁,在家里祭拜菩萨道君还有自己家的列祖列宗,求着逆贼不要杀人放火抄家。

    拉过来了几个老人手里还点着线香,看到骑着马上的胡以晃一副威严般的模样,知道这位是逆贼大军里头是能决定自己命运的,连忙跪下磕头,边磕头还用线香叩拜着胡以晃,口中连连哀求道:“将军~”

    边上的亲兵大喝一声:“该叫丞相!”

    “是是是,丞相大老爷,这三水镇里头民风淳朴,向来是没有帮着朝廷对付义军们的,求大老爷们别杀了我等无知小民!”

    “罢了,我等天兵天将是以杀清妖为己任,自然不会难为你等贫苦老百姓,”胡以晃被跪在底下的几个老人手里的线香熏得眼睛有些发酸,“你们点了这些香是做什么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