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兵临庐州(五)
    张三儿不敢置信地摇了摇自己的老父亲,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就此离开了人世,边上的一个老汉在张老汉的鼻子上试了试鼻息,摇着头对张三儿说“节哀顺变啊三儿”,张三眼中的泪水这才滚滚流了下来,抱着张老汉痛哭了好几声,擦干了自己的泪水,用手将父亲的眼睛抚合上,轻轻地将张老汉放平放在地上,似乎自己的父亲只是熟睡着了,自己动作要小心些,免得打扰了父亲的美梦,往后退了几步,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几个头,又朝着边上的那几个老汉磕头,“大叔大爷们,我爹爹就交给你们了!等下叫我的婆娘出来披麻戴孝,给我爹送终!”

    几个老汉连连点头,有一个问道:“三儿,你这是要去哪里?”

    “爹爹叫我给他报仇,我这就去北边,去庐州,跟了官兵打这些杀千刀的逆贼!这打渔的营生将来报了仇再回来做!”

    “好,你去吧,家中的事儿我们会帮着料理的。”

    张三儿又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起身子没理会自己身上的尘土和斑斑血迹,转身毫不犹豫地走了。

    爹,你等着,你等着儿子去给你报仇!……

    过了三水镇边上的流入巢湖的大河,再往西北六七十里路就是孝乐镇了,这天早上,天还刚蒙蒙亮,李鸿章正在镇上的打谷场子上吩咐着防守戒备的事儿,几个伙夫在热火朝天的生火做饭,还有几个账房先生和镇子上的米商猪肉店老板在交易着午饭要吃的东西,因都是乡里,这些源自于庐州各府县的团练军们对着地方尚属和气,边上的亲随上前打了个千,禀告道:“大帅,前方探子来报,三日前发逆已然是破了庐江县城,望着北边过来了,探子怕露了身份,只能是远远地望着发逆大军的行踪,不敢靠前,因此尚不知,最近几日发逆的具体行踪。”

    “我知道了,下去吧。”李鸿章挥了手,让那个亲随退下,吩咐好了防务之后,对着自己新成立的庐州团练营里头的几个把总说道:“算着时间,这时候发逆估摸着就要到了三水镇了,咱们是要提高警惕了,把油布包着的武器全部起了出来,时刻准备着和发逆交锋!咱们练了这么久的兵,是骡子是马,也该拉出来溜溜了,抚台大人已然下令,此战若是能胜,即刻赏三千两给咱们,本官一文不取!全部分给三军兄弟!你们把这个消息即刻说给兄弟们听,让大家的士气鼓舞起来!”

    “喳!”

    一道道的命令传下去,所到之处,众人无不欢迎雀跃,纷纷高声欢呼,最后欢呼声慢慢地统一了起来,变成了“多谢大帅!多谢大帅!”

    李鸿章得意地笑了笑,这时候负责南边戒备的一个斥候进了打谷场,单膝跪下禀报:“报!大帅,南边抓了一个鬼鬼祟祟的男的,他说有发逆的动向要禀告!”

    “哦?”李鸿章的眉毛一挑,“带他上来。”

    张三儿被带到了李鸿章面前,两个清兵一架,张三儿就跪在了李鸿章面前,李鸿章看着这头戴白布,满脸悲愤的年轻汉子,颇有兴趣地开口了:“听说你有逆贼的消息,可是真的?”

    “是,官爷,那起子逆贼昨天在我们三水镇烧了全镇人的祖先牌位,还把小的爹爹给踢死了,”说到这里,张三儿的话音里带了一丝哭腔,“昨天晚上他们在巢河边上安营,我就连夜跑到北边来,在这里看到有官军在,所以就马上过来禀告官爷!”

    “很好,那今个下午或者傍晚,发逆的大军就要经过此地去庐州了!很好,你的消息若是属实,必能帮着我在和发逆的征战之中占得先机”李鸿章听到张三儿的禀告,闻言大喜,连连拍手,不过又想到了什么,目光炯炯地盯着张三儿,一字一句地说道:“若是你的情报有误,本官第一个就杀你祭旗!”

    张三儿害怕的浑身发抖,不过还是强忍着恐惧,跪直了身子,“不敢欺瞒官爷,若小的存心骗官爷,小的甘愿受罚。”

    “好,有你这句话,本官自然会如你所愿,说吧,要什么,银子还是别的什么?”

    “小的不要银子!”张三儿又连忙磕头,碰碰作响,眼神之中闪过一缕坚定痛恨,“小的要从军,好让我杀敌报仇雪恨!求官爷可怜可怜小人,让小人得偿所愿!”

    李鸿章赞许地点了点头,“好,你既然如此有志气,本官自然要成全你,来呀。”一个亲兵随喊随到,垂手听命,“带他下去,给他换身衣裳,找人看着,军情若是属实,那就给他一把刀,也让他为国出力,为自己报仇!”

    “喳!”

    “多谢官爷,多谢官爷!”张三儿感激地又连连磕头,李鸿章含笑叫他起来,看着张三儿转身离去的身影,李鸿章收起了笑容,发号施令道:“传我的命令,全军用了早饭,即刻出发,咱们在巢河边上,和逆贼分个胜负!”

    边上的一个心腹的将领,神色彪悍却又露着一股精明的吴长庆思索了一番,对着李鸿章说道:“大人,为何不派几千人马去偷袭下发逆的大军?措不及防之下,说不定能偷袭成功,灭灭发逆的威风。”

    “不妥当,”李鸿章在打谷场边上的一个大青石上摊开了安徽省地图,对着巢湖边上的地形细细翻看,“安庆王总兵的几只骑兵已然是扰的发逆的大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如今咱们再偷袭,怕是要做无用之功,再者,咱们也不是靠着马匹和骑兵来作战的,奔如闪电,这是咱们的短板,”李鸿章用手比划了一下,心里默算着需要进军的路程,“咱们得了消息,在地势好的地方摆开阵势,先得个地利再讲。”

    “好,标下即刻去调动本营兵马,随时出发!”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