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兵临庐州(六)
    李鸿章看好了地形,心里有了主意,招手叫过合肥本地人张树声,眼下在淮勇里头当着把总,李鸿章吩咐张树声,“你带一千兄弟,去冲一下发逆的大军,无需硬碰硬,稍微缠斗一下,就赶紧诈败,务必要将发逆的大军引到此地,”李鸿章点了地图上的一个地方,“到时候你就分散到后头去,等着老潘的枪队上前迎敌。”

    “是!”

    身后打谷场上的火头兵烧好了早饭,吆喝着士兵们上前排队领饭。李鸿章卷起了地图,神色凝重却又有着一种跃跃欲试的挑战之色,如今也该看看我这支,被懿贵妃娘娘钦命为“淮军”的团练乡勇,练得怎么样的时候了!……

    这日是康慈皇太后的千秋节,懿贵妃早早的又被帆儿给吵醒,双眼无神地任凭一伙子服侍梳妆打扮的人摆弄着自己,已经在了九月的时候,北京的早晚时候也有些微凉,懿贵妃披着一件披风在西暖阁里头打着哈欠,正殿门口一打开,吹进了几缕凉风,懿贵妃哆嗦了一下,唐五福正欲开口呵斥,一看到进来的是养心殿大总管杨庆喜,连忙把快要出口的骂声吞进了肚子,倒是惹得自己差点咬到了舌头。

    杨庆喜进来打了个千,请了安,懿贵妃懒洋洋地说道:“快起来吧,你整日在御前伺候,也不用每次进来行礼,如今皇上时常叫你来储秀宫,也不知道你每日要行多少个礼,本宫看你这都累得慌。快起来吧。”杨庆喜起来满脸堆笑地说道:“娘娘虽然体恤奴才,奴才却不敢忘了自己的身份。”

    “罢了,”懿贵妃在镜中看着帆儿给自己脑后的发髻上插了一只应时节的金菊花福字钗子,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皇上这时候叫你来做什么?”

    “回贵妃娘娘的话,皇上来请娘娘早些去慈宁宫,等着合宫嫔妃过来,再一同拜见皇太后寿诞之喜。”

    “我知道了,你去回皇上,本宫用了早膳,即刻就去。”

    “是,”杨庆喜看懿贵妃收了话,“娘娘若是没有别的差遣,奴才这就回养心殿了。”

    “去吧。”

    帆儿边给懿贵妃按插大旗头,边对着自家主子笑吟吟地说道:“皇上这是极看中娘娘了,让着娘娘先去,到时候要领着这东西六宫的嫔妃们朝贺皇太后呢。”

    这起码是皇贵妃的礼遇,不过懿贵妃毫不动声色,转过身子去了膳桌,“你就喜欢幻想,别废话了,五福,把早饭拿来,小安子,把最近几日的军报说来听听,让我下饭。”

    帆儿无语地把椅子挪开,好让懿贵妃安坐下,默默地又翻了一个白眼,人家是听笑话看戏下饭,您这倒好,听着杀人的事儿下饭那边唐五福连忙端上了热气腾腾的早饭,懿贵妃开始大吃了起来,边上的安德海从靴腿子里头抽出了一个纸片,读了起来。

    “九月初三,逆进攻南昌府,初六日,往南下,克临江府,清江县令周云海和临江知府金林捐国”

    “九月初五,发逆伪丞相破桐城县,初九,再破霍山县幸早已搬空府库,发逆军需稍窘”

    “哎,”懿贵妃放下了盛着枸杞红枣粥的碗,安德海立刻收了话。“这就没什么好消息,看来也只能指望着一南一北新办的团练,还有这中原的地方给皇上挽回些脸面了,对了,河南怎么样了?”

    “回娘娘,僧王昨个晚上来了奏报,此时还在养心殿呢,刚刚我送杨总管出门的时候,杨总管稍微说了句,说是好消息!”

    “这就罢了,免得皇上今个一点开心的事儿都没有,若是板着脸,估摸着晚些时候,六宫的谣言又要起来了,咱们出发吧。”

    “是。”

    这时候懿贵妃的脚已然肿的很大了,穿上了安茜为自己订做的超大码花盆底鞋子,挺着肚子,杏贞出了储秀宫的正殿,就看见四个小太监抬着肩舆在两对铜鹿之间早早地候着了,懿贵妃就着安茜的手上了轿辇,身前身后的太监打起贵妃的依仗,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望着西南边的慈宁宫去了。

    到了慈宁门,懿贵妃刚一下肩舆,就看到杨庆喜一溜烟地跑了出来,双手虚扶懿贵妃,口里说道:“皇上和太后在里头等着贵妃娘娘了。”

    杏贞连忙进了慈宁宫,到了正殿里头的西暖阁,只见皇帝和皇太后在炕上说着闲话,杏贞不敢怠慢,连忙大礼参拜,恭贺皇太后千秋寿诞。

    穿着银灰色团凤大褂的皇太后连忙叫德龄扶起懿贵妃,“这大着肚子就不必多礼了,老婆子的生日,每年都如此过,累赘的很,快坐下。”杏贞起了身子,笑道:“这是臣妾肚子里头,太后娘娘的皇孙要拜见皇太后呢,臣妾怎么能委屈了肚子里皇孙的孝心呢!”

    咸丰皇帝赞许地点了点头,“懿贵妃是知礼的,”皇帝将手里的盖碗放下,指着那碟奶油卷子说道,“懿贵妃喜欢吃这个,把这个拿到懿贵妃的宫里去,让她晚上用。”

    懿贵妃含笑谢过皇帝,三个人说说笑笑,不多会,在外头候着的御前小太监如意来报:“六宫的嫔妃小主们都到了”皇帝这才对着康慈皇太后说道:“额娘,嫔妃们都到了,且受了她们的礼吧。”

    康慈皇太后点了点头,下了炕,皇帝和懿贵妃一左一右搀扶住了皇太后出了西暖阁,皇帝将皇太后扶上了宝座,懿贵妃领着六宫嫔妃跪下行礼,恭贺皇太后千秋之喜,皇太后点了点头,温和地笑道:“快起来吧。”六宫嫔妃肃然站立,各自贴身的宫人呈上了给皇太后的贺礼,杏贞手书了一卷《心经》,和一副紫檀木吊翡翠无量佛的佛珠串子,别的嫔妃送的礼物都是放在匣子里头,一时间懿贵妃倒是也不知道旁人都送了什么,“你们都有心了。”皇太后看着挺着肚子的懿贵妃,“懿贵妃你且坐下,久站对肚子里的龙胎无益,还有,丽嫔,你的大格格呢?怎么不带过来给哀家瞧瞧?”

    丽嫔娇丽如旧,穿着一身的绯红色旗袍,头顶着同色系的鸽子血整套首饰,丽嫔闻言又行了一礼,这才笑道:“大格格昨天贪吃梨,后半夜拉了几次,如今还在宫里补觉呢。”

    “那就让她好生休息着,身子好了再带过来让哀家瞧瞧。”

    “是,太后娘娘。”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