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兵临庐州(七)
    皇帝和一干嫔妃从慈宁宫出来,挥手挥退了众女,笑着对杏贞说道:“懿贵妃,你最近睡的可好?朕最近几日忙着前朝的事儿,倒是少些来储秀宫了。”

    “回皇上,最近睡得有些少,不过白天倒是能补补眠,所以这精神头还不错呢。”懿贵妃笑着说道,看着咸丰皇帝脸色的黑眼圈,杏贞心下一动,又开口了,“皇上,您也要注意些身子,别太劳累了,无关紧要的事儿就交给军机去办,皇上还是要少操心些。”

    “恩,你说的极是,来,朕陪你回储秀宫,然后再去养心殿批折子。”咸丰皇帝欣慰地握住杏贞的手,扶着懿贵妃上了肩舆,“是,皇上在臣妾宫里用些糕点茶水再回吧,臣妾新近研制了一种新茶,倒是可以献给皇上呢。”

    “哦,那朕倒是想试试。”……

    “兄弟们快退!逆贼势大!”胡以晃看着对面的清兵围上来纠缠了一会子,在太平军的抵抗下,丢下几具尸体,又迅速地向着远方逃去,胡以晃拿了把牛筋的弓,瞄准射了一箭,却也只能射在清军败退扬起的尘土中,啪地掉在地上。

    胡以晃摇了摇头,右手一挥,示意大军继续往前进,绕过了几个小山,前方探子来报,前面几里路上没有清妖的踪影,看看天色,也差不多到了生火做饭的时间,胡以晃便命令步兵原地休息,骑兵来回巡视戒备,火头兵开始沿着小河边开始生火做饭。

    火头兵刚刚点起了炊烟,官道后头一声呐喊,又冲出了千余人的清兵,挥舞着刀棒上前偷袭太平军,几个太平军的骑兵措不及防,被清军的白腊杆子扫到在地上,瞬间就死在了马下,边上的太平军骑兵连忙围上来,一阵子的绞杀,清军又败退了,逃到了北边去了。

    胆战心惊的伙夫刚刚往滚开的锅里倒入从三水镇掠来的小米,远处的呐喊声又轰的一声传来,山坳处又露出了一批清军,那伙夫手一抖,半袋的小米洒在了泥泞的地上,几队骑兵上前迎战,胡以晃不动声色,对着那个伙夫喝道:“慌什么,有丞相在,还怕清妖过来砍你的头吗!赶紧把米收拾起来,给天兵天将们做饭!”

    “是是是,”那个伙夫连忙点头哈腰,操弄起勺子开始煮饭,等到几十个大锅的火转小了,小米饭咕咚咕噜在锅里唱着欢快的歌,稍微有些米香弥漫了起来,那几对骑兵这才赶了回来,为首的将领对着胡以晃禀告道:“丞相,咱们兄弟一路赶了清妖他们到一处树林里,因怕是有埋伏,就不再进去,连忙赶回来了。”

    胡以晃点了点头,拿起了一碗热乎的小米饭,“你做的很对,如今清妖除了埋伏之外,也没别的招数了,两军交锋,从来都是一击而溃,只能靠这些歪门邪道出些气,且别理他,先用了饭,等着咱们冲到庐州府,到时候一举歼灭他们才算完!”

    “是!”

    清妖还算识相,在太平军吃饭的时候没有出来搅局,惹起太平军们的怒火,几个围在大铁锅边上的骑兵刚往着自己肚子里塞进了两碗黄橙橙香喷喷的小米饭,喂饱了肚子,再想着吃一碗解解馋,结果此时,阴魂不散的又从北边的官道上冒了出来,骑着马大声呼喊着冲了过来,太平军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几个骑兵骂了几声娘,丢下饭碗,连忙翻身上马,上前架住了清妖的一队人。

    和前几次一样,清军抵挡了一会,就又如潮水一样退却了,胡以晃的眼角剧烈地抖动了几下,这些清妖在玩什么把戏?就这么骚扰一下?难道是为了阻挡我们的行程?

    边上的大将上前行礼,然后说道:“丞相,这些清妖难道是为了让咱们的行程变慢,好让庐州府有些准备不成?”

    胡以晃点了点头,微微沉思,“估摸是这个意思,那庐州府倒是有些难打了,不过无妨,”胡以晃的神色坚定了起来,“再难打,还有比安庆府更难打的吗?安庆府咱们打不下,如今来拈庐州这个软柿子,不会拈不软的!传令下去,即刻开拔,若是这些清妖还敢来纠缠,就全军上前,灭了这伙子清妖,杀鸡儆猴,威慑一下庐州府的那群贪官污吏,早些把庐州府让出来!”

    “是!”……

    太平军全军开拔,望着东北方向行去,离吃了中午饭有些时间了,全军正在过一条小溪的时候,前头的树林里万箭齐发,一声锣响,清军们又探头出来,挥着刀凶猛地上前砍杀起来,前头正在渡河的太平军骑兵部来不及抵抗,被羽箭射到了好几个,全军顿时慌乱了起来,胡以晃大怒,这些清妖果然想死!几天下来被安庆骑兵追击和被这伙清军戏弄的怒火全部爆发了出来,高声呵道:“别慌,即刻叫步兵抵挡住!传令骑兵,全力追上,今日就先灭掉这伙太岁头上动土的清妖!给庐州府亮亮咱们的刀锋利不锋利!”

    “是!”太平大军迅速地集结起来,靠着溪水边上厮杀的清军围了过去,那为首的清军首领张树声看发逆动了真怒,全军都围了上来,知道是自家将军的计谋已然得手,哈哈大笑道:“兄弟们,咱们赶紧往回走,逆贼追不上咱们!哈哈哈”

    “是,咱们赶紧走,逆贼追不上!”清军们的齐声呼喊声响入云霄,胡以晃险些咬碎了银牙,双眉一抖,便策马上前,用马鞭指着前头得意洋洋的清妖首领,再次发令道:“全军听命,即刻全军出击,剿灭这股清妖,今天本丞相要拿此人的脑袋当球踢!”

    “是!”张树声冒着太平军射来的稀稀拉拉羽箭,转身就望着正北方跑去,边上跟着一群胸口绣着“淮”字的清军骑兵,一溜烟的逃走了,后头的太平军们咬着牙一路赶了过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