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计划 > 二十九、兵临庐州(八)
    一处平整的上坡地上,两边的亲兵站在李鸿章的身后,淮军团练大使坐在太师椅上,正悠闲地喝着水袋里的水,午后的阳光温和地洒在人的身上,李鸿章有些困乏了,左右前头的探子还没说逆贼来了,打个盹应该也是无妨的。李鸿章眼睛迷迷糊糊地,暮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李鸿章顿时清醒了起来,骤然起身,一群亲兵看着南边露出的一点点人影,有个亲兵眼尖,率先看清楚了骑士身上的服饰,连忙回头禀告:“是咱们的人!”

    李鸿章背着手看着远处的骑兵飞快的靠近,堪堪到了李鸿章的跟前,连忙翻身下马,气喘吁吁地单膝跪地禀告:“大帅!发逆的大军已经被张把总激怒了,正全军赶过来,张把总叫小的先来禀告大帅!做好准备!”

    “好!老潘,”李鸿章对着身旁的枪营把总潘鼎新命令道,潘鼎新俯身听命,“你即刻摆好阵势,等张树声的骑兵从你阵前绕过,你就准备好,正面痛击发逆!”

    “是!”潘鼎新没有二话,转身就下去呼喝自己营的清兵们列队整装。李鸿章也上了马,站在南坡的最高处,俯瞰着自己的淮军有条不紊地集合起来,方才的睡意早就一扫而空了

    过了半顿饭的时间,南边的方向传来了阵阵马蹄声,只见张树声带着一群马兵浑身浴血地从远处拼命奔来,马兵奔上来坡,来不及和李鸿章行礼,就左右分开,忙不迭地跑到了潘鼎新所部的身后。

    胡以晃看着坡上散乱不堪的骑兵得意的笑了起来,抽出腰间的刀,斜斜指着坡上的乱兵,大声喝道:“兄弟们,杀上去,宰了这些清妖!”一夹马肚子,骏马嘶鸣,腾空率先往前冲去,身后的太平军呼喝着连忙赶上,弯弓射箭,片刻间,山坡上的清军危在旦夕!

    储秀宫。

    懿贵妃懒懒的半躺在炕上,看着安茜在绣小孩子的肚兜,帆儿在打线,午后温暖的阳光真叫人昏昏欲睡,懿贵妃歪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帆儿和安茜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家主子在笑什么。

    这李鸿章,眼光果然不错,居然想到了火枪队!

    胡以晃看到之前前来挑衅的清军骑兵望着两边分开,中间露出三排整齐的清军,在最前面的一队半跪着,后面的两排齐齐站着,这些阵势倒是一般,最让胡以晃恐怖地瞪大了眼睛的是,他们手里举得是,居然是火枪!

    后头的潘鼎新看着策马飞奔上来的发逆骑兵们,露出了一丝狞笑,右手猛地往下一斩,大声呼喝道:“开枪!”

    “砰砰砰”清军的火枪队连续发出的轰鸣声,坡上一阵青烟弥漫,胡以晃只觉得右臂猛地一阵剧痛,手里的长刀忍不住掉在地上,人也被巨大的冲击力往后仰着摔在了地上的草丛里,身后的骑兵眼尖,小心地避开了胡以晃,一阵剧烈疼痛之中,胡以晃咬牙挣扎站了起来,看着身前的骑兵莲儿连三的摔下马去,胡以晃的眼睛几乎都要并出血来

    咸丰三年九月十三日,李鸿章率领火枪队迎敌于三水镇外,发枪击伤了太平天国春官正丞相胡以晃右臂,太平军的骑兵毁灭殆尽,奈何火药不足,太平军的步兵一拥而上,火枪队不敌,先胜后败,边战边退,慢慢退入了庐州府,和安徽巡抚江忠源庐州知府王金智坚守庐州府

    胡以晃脖子上还吊着绷带,右臂绑在绷带里,随行的军医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火枪的伤势,起码得要三个月才能休养好,过了半年才能舞刀弄枪,太平天国春官正丞相的左脸上有几道狰狞的伤痕,三四天过去了,终于结了疤,胡以晃端坐在帅帐之内,默不作声地看着帐外的庐州城墙,眼里含着隐隐的恨意。

    城内那伙诡异的清妖,先让骑兵用挑衅之计激起天军的火气,结果大军全力出击,迎面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火枪!自己的骑兵损失殆尽,本来想好的围点打援,围着庐州府,让六安和滁州的清妖援军赶来救援,用灵活机动来去如飞的骑兵打败援军,这庐州府里军心必然颓唐,到时候再一鼓作气,不愁这小小庐州城不能一战而下,结果如今骑兵泰半没在清妖的火枪扫射之下,自己的机动部队排不上用场,两地的清妖援军反而转过头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用步兵围住庐州府,不需要清妖们舍身为国,只要自己攻不下庐州,露出一丝的军心低迷迹象,这些两地清妖就会帮打落水狗!胡以晃用灵活的左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里却又有一点点的侥幸,还好自己开始就被击伤下马,若是像前头的骑兵一样,被火枪一一打下马,如今哪里还能安然无恙地坐在这帅帐之中。

    边上的亲兵进了帅帐,单膝跪地禀告道:“丞相,清妖已经紧闭了城门,城头上清妖的大兵林立,似有数千之数!”

    “几个将军们呢?”

    “几位将军各率各部刚刚上前试着攻了一会子,被箭雨都逼回来了,看样子庐州府里头物资充沛。”

    “哼哼,物质充沛,只要咱们攻下庐州府,这物资就是咱们充沛了!自安庆南北分兵以来,清妖使得好计谋,一路坚壁清野,有些银子有什么用,如今这粮草和军需的物资都是极少了,传令给几位将军,叫他们进帐议事,到时候打下庐州府,收缴了粮草之外,本丞相还要第一个宰了那个姓李的清妖火枪队首领!”

    “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