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计划 > 二十九、兵临庐州(九)
    战云密布的庐州府内,菊花已染枯萎,江淮一带的秋风远远没有南边的温和惬意,一阵微凉的秋风吹过,坐在安徽巡抚签押房里头议事的李鸿章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王金智看着李鸿章关切的问道:“少荃,你这是怎么了?可别受了风寒,如今你的火枪队可是打出了名声,发逆估计这时候恨的你牙痒痒呢,你可要保重啊。”

    “呵呵,知府大人说笑了,那三水镇一战,不才的乡勇虽然也打死了几个骑兵,可后头的步兵一拥而上,那些乡勇们傻了眼,来不及发火开枪,这才败退了,若不是抚台大人的新宁乡勇和王总兵大人的几只骑兵在后头骚扰,下官的这几千人能不能安然进城,都是两可之间。”李鸿章苦笑了一下,连忙谦虚起来。

    “哎,少荃,你何须妄自菲薄,”江忠源放下手里的账本,笑着说道,“你这火枪队极为出色,可惜就是火力不足,不然横扫发逆也是极为可能的,而且还肃清了发逆的骑兵,如今江淮一带,若是发逆在江宁不发兵支援,这伙子庐州城下的逆匪,没有了骑兵,就如同是少了牙齿的老虎,少了许多危险了!”

    “抚台大人说言甚是,”王金智连忙点头,“虽然少荃的淮勇也损失了不少人马,但少荃你放心,抚台大人已然命我从府库中拿出了银子,给阵亡的乡勇家里分了抚恤金,乡里的青壮见得从军饷银丰厚,也踊跃报名要加入乡勇团练杀敌,我命人在府衙前竖起的招兵杆子,从早到晚,报名的人川流不息的,可见这庐州府的军民之心堪用!”

    江忠源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少荃的你火枪队的确是立了大功,本官想着,什么时候也给新宁团练也配上些火枪,”江忠源转过头看着王金智,王金智连忙苦着脸回答道:“抚台大人明鉴,如今这庐州府里钱粮是足足的,可是这火枪,下官真是变不出来,这还是少荃在发逆还没攻下江宁的时候,和上海的洋人打了交道,花了大价钱买来了,如今这江宁已然被发逆攻下,这去上海的道路不通,一时间恐怕也是筹集不来的。”

    江忠源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李鸿章也点了点头说道:“知府大人说的极是,何况这英夷也没给什么好成色的火枪给咱们,都是一些落后的要淘汰的火枪款式,多发射几次,就要炸膛,实在是不堪大用,如今看着若是要火枪营能够正面击败逆贼,除了要大量极好的火枪之外,这火枪发射的方式和乡勇的站位还是要好好研究研究。”

    “且不提这些,城内的火药储备的如何了?”江忠源问着王金智。

    王金智打开了手中的册子,边看边说道:“有火药三千斤,硝石一百车,想必能坚持开销两个月左右。”

    “两个月?足够!”江忠源兴奋地合上了手里的账本,“只要咱们这里坚守住,别让发逆北上,干扰僧王的河南剿匪大计,等河南平靖,僧王挟大胜之威南下,恐怕这些逆贼想走也走不了了!何况,”江忠源露出了老奸巨猾的笑容,“这江南江北两个大营,总督大人总不会就看着江宁里的发逆到处派兵遣将吧?”

    “大人所言极是。”李鸿章和王金智连连点头,三人对着未来的局势极为乐观,正在室内谈笑风生,就在这个时候,巡抚行辕的清兵进来禀告“城外的发逆似乎有了动静,要开始准备进攻的架势了。”

    “好,就按照之前咱们分工好的事儿去做,少荃,你跟着我上城墙看看发逆的架势如何,王知府,你就在城中安抚平靖地方即可。”江忠源接过亲随送上来的顶戴,戴上了自己的脑袋上,正了正,封疆大吏的气势一览无余,眼中闪着兴奋的斗志眼神,“本官要看看发逆能不能啃下庐州府这个硬骨头!”

    李鸿章和江忠源一起上了南城门的位置,只见得底下的太平军大营人影晃动,一队队的太平军士兵在营内整装待发,江忠源拿着千里眼仔细地看了一遍太平军大营中的动向,淡然吩咐李鸿章道:“少荃,叫团练们准备好守城,如今不是野战,发逆想靠着这几千人就攻下庐州府,真是痴心妄想!”

    李鸿章应下,挥着手让传令兵挥动旗帜示意全城开动防守,巨石火炮热油被城内的壮丁有条不紊地一一送上来,王知府已经下令,每个帮着搬运东西的每日工钱五十文,每个在城墙上帮着守城的每日工钱一百文,都包吃住,这么一下子把巢湖附近逃难到庐州府的青年壮丁们全部收罗了起来,李鸿章看着城上急忙来回的壮丁川流不息,城墙内外这么一比较,居然是不遑多让。

    江忠源看着太平军的巍巍军势,气焰滔天,不由得叹了一声,神色有些萧索,“这些凶狠的发逆原来也是良民,只可惜,这世道……”李鸿章连忙截住安徽巡抚的感叹,“大人,如今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还是先守住这庐州府吧。”

    江忠源虽一直活跃在镇压农民起义的第一线,铁腕无情,但长期处穷乡僻壤,屡见新宁县百姓因饥馑而从叛,又亲历浙江大荒,江忠源深知百姓疾苦,竟存有百姓造反,情有可原的“大逆不道”想法。江忠源尤其痛恨为富不仁之徒,以为正是这些人把穷人逼上梁山。江忠源曾作诗一首,警告为富之人,切不可坏事做绝,逼民造反:

    “哀此贫氓力耕种,年丰仅足偿什一。

    今年不复望有年,坐令沟壑填白骨。

    但见富人百无忧,谁怜贫者为饥出?

    贫人一旦为饥驱,富人岂得安其室?

    江忠源猛的惊醒,如今的确不是大发感叹的时候,连忙回过心神,点了点头,“少荃说的极是,你且去看看城内的火炮是否堪用,等下发逆攻城的时候,火炮火枪齐发,定要让逆贼好看。”

    “是。”

    李鸿章行了礼,转身去左近的几个炮台去视察了,城外的太平军阵营里头号角呜呜吹起,蚂蚁般的太平军们驾着云梯从远方开始小跑向着庐州府冲来,江忠源边上的信号兵举起一面红旗,从右边斜着猛的向左边一挥到底,城墙上就接二连三地响起来嗖嗖嗖的声音,连片的箭雨往着城下倾泻下去,庐州大战,开始了。

    十月初四,太平军围攻庐州府,第一日,攻克无果,收兵,第二日,太平军攻上西城墙,被李鸿章的火枪队打了下去,第三日,太平军挖地道企图用火药炸开庐州府城墙,幸火药量不够,加之又被江忠源在城内征得的瞎子来听破方位,引水倒灌如地洞,太平军只是震塌了角楼的一角,丢下几具尸体,只能退兵,第四日,安徽巡抚江忠源的新宁团练出城与太平军对战,大败而归,两方谁也奈何不了对方,于是太平军西征的胡以晃部与清军在庐州府一线僵持起来,六安和滁州的清兵得了江忠源的命令,乐的在两地休整,守住自己的城池即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