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兵临庐州(十一)
    咸丰三年十月十九日,军机领班大臣,咸丰皇帝在皇子时候教过书的太子太保体仁阁大学士祁隽澡因病致仕。

    河南,许州府。

    许州府,古称许昌,历史上的许昌是群雄逐鹿之地,东汉末年,曹操迎汉献帝刘协到许县,此地因此成为东汉的首都。曹丕代汉建魏时,定都洛阳,取“汉因许而亡,魏因许而昌”之意,将许县许都改称许昌,名称一直沿用至今,雍正十三年更为许州府,临颍郾城襄城长葛密县(今新密市)新郑属之。

    时间进了十月之后,中原地带的天气越发冷了起来,在河南这里,扬沙也漫天席地的卷了起来,弄得僧格林沁大营里头的站哨的士兵鼻子眼睛里全部沾了细沙子,却不敢伸手去抹掉,开玩笑,僧王大帅最近几日发落了多少军纪不严,思想涣散的满蒙汉三军!打二十军棍是最轻的,若是犯了“四十斩”,二话没说,只能是砍头了事,大营里头的八旗老爷兵们无法,除了每次忍受之外,只能私下暗暗发誓,等回了京城定然叫僧格林沁好看,若不是让僧格林沁倒霉,这八旗的旗丁也不需当了。可是现在,还是老老实实听命吧,没看见白山都统的人头才摘下来没几个月呢。

    营帐内的传令兵人头攒动,各自分开,在营帐内巡视的士卒纷纷避让开,有些老油条的老兵开始指点新被咸丰皇帝谕旨塞进来的八旗新兵,“瞧见没,这是大帅要号令全军了,叫着都统以上的将军们进账议事了,我说老三,你也学着点,别混吃海喝的,特别是那些大烟,可别再抽了,如今这僧王虽然对着咱们旗人严苛了些,可是银饷和军功是半点也不含糊,你没看见那武云迪千总,如今是守备了!这可是平步青云的晋升!你若是争气些,得了些军功,也能说门好亲事,在四九城也能抬起头来,你看看四九城里头那几个抽大烟的有好下场的”年长的旗兵絮絮叨叨的话语被淹没在呼啸而至的北风和风沙之中。

    延绥镇总兵提督衔柯立宏并几个都统总兵进了僧格林沁的帅帐,只见穿着四团龙补褂的博多勒噶台亲王僧格林沁肃然据坐在老虎皮铺就的红木椅子上,不怒自威,众将不敢怠慢,连忙施礼,僧格林沁一抬手,示意众人起来,众将端然坐下,竖着耳朵听着僧格林沁发话,僧格林沁开了口,略带着蒙古腔调的官话在帅帐之中发了出来,“如今已然是十月,咱们和林凤祥所部已然在河南省里头捉迷藏玩了许久,不能再这样不痛不痒的闹下去了,皇上的谕旨上对着本王的要人要钱军功均是从不二话,咱们也要对得起皇上的圣恩!况且皇上也一再催促本王要速速剿灭林凤祥部,平靖河南地方,好让大军再南下合围江宁的发逆,如今之计,为了能让满汉八旗战士安心过个好年,本王也少些埋怨,说不得在除夕之前要尽数剿灭发逆了!如今健锐营武云迪已然是在关帝庙附近看住了林凤祥,本王看着地图,再细细的问过本地父老,这临颍县西南角,水道纵横,老颍河颍河吴公河交错,咱们虽然骑兵多,火炮营等却快不起来,但发逆的骑兵也不少,地势平坦,咱们可是全灭不了林凤祥部,若是到了明年开春,江宁的杨秀清派了北伐的援军再北上,这攻守之势恐怕就要逆转,所以,本王准备在这临颍县布下天罗地网,临颍县适合咱们画河围歼!柯总兵,”延绥镇柯立宏拱手领命,僧格林沁指着临颍县的地图,众将都围了上来,“你率延绥镇的骑兵即刻出发,星夜赶到杜曲镇,驻守当地,若是发逆来攻打,你守些时间,便可南退,但不能退过高庄!本王要你死死堵住老颍河和颍河之间南下的路线!唐布拉吉,这察哈尔部副都统的职位本王先还给你,本王要看看你是不是咱们蒙古的好汉子,带着你的察哈尔骑兵,并哲里木卓索图昭乌达蒙古各部骑兵望着颍河和老颍河合流以南,若是放过发逆的一兵一马过河,你就提头来见,”长着满脸黑胡子的唐布拉吉双膝跪下,抽出腰刀往着自己的左手掌心一划,握紧了溢出鲜血的左手,神色坚定的说道:“大王,我以成吉思汗的名义起誓,绝不放过发逆一兵一卒南下!若是违背誓言,我自己抹脖子,绝不给大王和咱们蒙古人丢脸!”

    “好!外火器营两翼前锋营八旗护军营三营即刻望着西南角去,在吴公河以东,颍河以西列成长蛇之阵,若有发逆企图西进,即刻阻拦,火枪火炮齐发,若是发逆南下,虚张声势一番就罢了,等本王率科尔沁的骑兵还有巡扑五营赶上和健锐营武云迪会合,将发逆一路撵到两河交叉之处,柯总兵和西边的三营一同望着中间压进,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弄个十面埋伏之阵出来,靠着这滔滔颍河水,咱们这次也要全歼此部发逆,给皇上再立一个大功!”

    “喳!末将听命!”

    “明日夜里戊时正,各部到位,若有不到者,斩!”僧格林沁一挥袖子,肃然开声。

    “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