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扶摇直上(一)
    忙忙碌碌又是一年过去,时间转瞬即逝,不经意间,咸丰三年的年关又到了,虽然这一年大江南北战火频频,安徽,江西,河南,还有江苏四省皆有连片战事,和捻军太平军打地不亦乐乎。但在烽烟之中,好消息还是很多的,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在河南全歼了李开芳的万余人马,最近又和林凤祥纠缠于许州府境内,双方各有胜负,江宁虽然是被发逆攻克,可是江南江北两座大营也未曾放松过一日,一南一北夹住金陵雄城,使得太平天国不敢全力北伐西征,让河南,江西,安徽的团练八旗们有了喘息之机,对此,咸丰皇帝和军机均是心知肚明,咸丰皇帝更是连连下诏,要原来时空中被太平军攻破江宁时就该殉国的两江总督陆建瀛和江苏提督专办军务的钦差大臣向荣全力守住两座大营,“不以拔城为功…江南江北大营为平灭叛逆之根本,不容闪失!”条件之优,底线之明确,举世罕见,诏书的潜台词就是:说只要江南江北大营不丢,金陵附近的城池可以战略性舍弃。此诏书一出,镇江,无锡,句容,金坛各地富户无不纷纷分别向着南北方向避难,京城里皇帝的意思不就是要不管这些靠近金陵的地方了,让他们自生自灭了吗!

    扬州因是漕运总督的驻地,大批的富户逃到了这个极为繁华的地方。漕运总督威逼利诱,问扬州的盐商和逃难的富户狠狠的敲诈下共计五十万两白银,全数解给了江北大营供陆建瀛分配,咸丰皇帝大喜,亲自手书下诏嘉奖,并赐给了黄马褂双眼花翎,号召全国官员向他学习,为了此事日后还生出了一点不大不小的事端来,暂且不提。

    南边战事如火,北京却已然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飘飘洒洒下了三天的大雪了,今个是除夕的好日子,懿贵妃临盆在即,今年一应的年终繁琐的事都不去理会,请示了皇帝,将六宫的事全数让贞妃和丽嫔云嫔料理,只是一心安胎。今年的合宫夜宴还是摆在了乾清宫,皇帝看着南边和局势稳定了下来,喜爱奢华和大排场的天性又表露了出来,指点着贞妃大宴铺张了一番,懿贵妃领着众女对着宝座上的皇帝并皇太后恭顺地行礼如仪,心里却暗暗腹诽着奢靡如此,皇帝连忙叫帆儿扶起懿贵妃,让她坐在山海日月同升漆金金丝楠木屏风的左手边第一张挂着黄色幔布的桌子上,懿贵妃含笑谢恩坐下,打量着桌子上的一干看盘,全是些冷硬的水果并糕点,不由得一脸嫌弃的神色,咸丰皇帝看到懿贵妃的脸色,了然一笑,开口说道:“懿贵妃,朕叫他们备好了你能吃的吃食,等会叫他们滚滚的拿给你用着。”懿贵妃笑着说道,“皇上有心了。”咸丰皇帝一笑,拍了拍手,歌舞就起了来。

    皇帝先领着合宫嫔妃一起敬了皇太后一场,懿贵妃又领着众女敬了皇帝一场,如此翻来覆去,加上歌舞唱戏助兴,没多会,晚宴就结束了,皇太后起身回宫歇息,太监们撤下了残席,换上了喝酒的果品菜式,皇帝也换了杯中的绍兴黄酒,倒满了上好的汾酒,丽嫔上前敬酒撒娇,要皇帝一杯干完,皇帝也笑咪咪的一口喝完了。酒席过半,上来了一个说书人开始讲笑话,那个说书人胖胖的身子,一脸团笑,站在当庭之中,团团行礼完毕,就开始说起笑话来。

    “一个县官十分吝啬,招待私塾先生只用片肉一盘,既薄又少。先生以诗讽嘲道:“主人之刀利且锋,主母之手轻且松,一片切来如纸同,轻轻装来没多重。忽然窗下起微风,飘飘吹入九霄中。急忙使人觅其踪,已过巫山十二峰。”

    这个县官不大识字。一天坐堂审案,师爷递给他的状子上有三个人的名字:原告郁工来,被告齐卞丢,证人新釜。县官看了“郁工来”的名字,喊道:“都上来!”三个人听了,急忙跑到堂前听候发落。县官生气地说:“我喊原告,干啥一齐来?”接着,他看了“齐卞丢”的名字,又喊道:“齐下去!”三人听了,又急忙退到堂下。县官更恼火了,说:“喊被告,为啥一齐下去?!”师爷见状不敢直说,便打圆场道:“原告名字另有一种念法叫郁工来,不叫‘都上来’;被告名字也另有念法,叫齐卞丢,不叫‘齐下去’。”县官问:“那证人的名字,另一种念法叫啥?”答道:“新釜。”县官说:“我估计他是有另一种念法了,要不然我要喊他‘亲爹’了。”

    有个先生好喝酒,仆人经常偷酒喝,先生辞退了此人,打定主意要选个连酒都不识的人。一天,朋友介绍个仆人来,先生指着黄酒考问:“这是什么?”仆人说:“是陈绍。”先生想,连酒的别名都知道,定会喝酒,便没雇用他。过几天,朋友又介绍,先生再考,仆人回答:“花雕。”先生暗惊这人连酒中佳品都知道,仍不用。再过几天,又有人来,先生仍以黄酒考问,仆人摇头说不认识。又以烧酒考问,仆人也说不认识。先生便留下此人。一日,先生出门嘱咐仆人说:“墙上挂着火腿,院里养着肥鸡,要小心看守,不要丢了。柜子里有两个瓶子,一瓶是白砒霜,一瓶是红砒霜,千万动不得。若吃了会肠胃崩裂,马上毒死。”先生走后,仆人杀鸡切腿,煮熟后下酒,直吃得酩酊大醉。先生回来,一见鸡酒肉全无,仆人躺在地上,便一脚把他踢醒,追问东西哪里去了。仆人哭诉说:“先生走后,小人在馆内看住东西,忽然来了一只猫,把火腿叼跑了,我去追赶,又来了一条狗,把鸡撵到邻家去了。我看惹了祸,怕先生回来责怪,便不想活了,先吃了白砒霜,老不发作,再吃红砒霜,还不能死,现在正头昏脑胀,躺在这里挣命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