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扶摇直上(二)
    本来夹起一片烩鱼唇仔细吃了的懿贵妃听着这些笑话,撑不住,丢下鱼唇和筷子,抱着肚子哎哟哎哟的直叫,本来有些气急,双手挨在肚子上笑了一会,只觉得肚子开始隐隐作痛,双腿之间有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我操,这是要生了吗?

    安茜笑了一会,看见懿贵妃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笑也不笑,嘴唇有些发紫,额边发际里流出了冷汗,心知不好,连忙上前扶着懿贵妃,关切地小声问道:“娘娘,这是怎么了?”懿贵妃皱了皱眉头,肚子中的胎儿跳动越来越厉害,自己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安茜,我恐怕要生了,羊水已经破了,啊………”懿贵妃忍不住突如其来的巨痛,大叫了一声,安茜看了看懿贵妃裙子下面有了血迹,连忙跪下,提醒还在哈哈大笑的咸丰皇帝:“皇上!娘娘羊水破了,恐怕即可要生产了!”皇帝看着懿贵妃的样子,知道情况不好,连忙下了龙桌,上前握住懿贵妃的双手,只觉得懿贵妃的双手忽冷忽热,头上冷汗直冒,就连忙叫太医太医,一直守在殿外的太医飞奔进来连忙妃懿贵妃请了脉,跪下对咸丰皇帝说道:“皇上,娘娘这是要生了。”

    “那马上叫稳婆过来,就在这后殿接生!”皇帝说了御旨,众人连忙听命,安茜和帆儿扶起呢懿贵妃,绕着去了后殿,就躺在东暖阁的龙床之上,懿贵妃肚子巨痛,拼命的拉着安茜的手不能放,安茜急得满头大汗,却又不能脸上露出焦急的意思,压着自己的情绪,巧言安慰道:“娘娘,别急,我已经请了皇上让贞定夫人进宫,娘娘放宽心些,”懿贵妃点了点头,肚子中的巨痛越发剧烈起来,头上的凤冠凌乱的不成样子,嘴唇发白,忍不住又啊的一声放声喊了起来

    皇帝听的后殿之中传来懿贵妃高亢的叫喊声,心里又烦躁又是忐忑,看着那个说书人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瑟瑟发抖,心下腻的慌,挥手叫他退下,叫一直奏的舞乐停了下来,里头的太医出来跪下行礼:“皇上,贵妃娘娘的体质强建,胎儿也是足月,已经叫人去煎催产药了,皇上请放心,必然无忧的。”

    贞妃等**众女神色复杂地相互看了看,此时**之中只有贞妃为尊,贞妃起身行礼,对着皇上说道:“皇上,这时候应该请懿贵妃娘娘母家的贞定夫人进宫侍产,懿贵妃的心也能平复些。”

    “这个自然,快去请贞定夫人来,抬上轿辇!快去快去!”咸丰皇帝一连串的发号施令,让如意赶紧去开宫门传召,“御药房的上好药材全部给朕拿出来,送进去给太医斟酌着用!”

    “喳!”

    过了半个时辰,懿贵妃的嗓子已然喊哑了,杨庆喜进来回报:“贞定夫人进了月华门了!”

    “那就赶紧让她去后殿,无需来这边请安行礼了,快去!”咸丰皇帝连忙放下手里的金杯,吩咐杨庆喜。

    丽嫔看了看时辰,已经丑时过了一会,便开口对着咸丰皇帝说道:“皇上,这天已经麻麻亮了,今个您还要太和殿大朝会呢,您看,还是先回养心殿眯一会吧,这里有我们姐妹几个守着贵妃娘娘,想必无妨的。”

    咸丰皇帝侧着耳朵听着后殿里头的窸窣响动,不耐烦地挥手叫丽嫔噤声,“贵妃现在在生产,朕怎么有心思能睡得着。”

    如意从正殿边上的侧门进了来,跪下打了千,禀告道:“皇上,太后来了。”

    咸丰皇帝连忙站了起身,和宫妃们一同迎了康慈皇太后进来,皇帝对着太后说道:“额娘,这时候怎么又过来了?”

    “德龄对哀家说懿贵妃要生了,哀家就起了要过来看看,毕竟皇上如今还没有阿哥,懿贵妃若是一举得男,那真是列祖列宗保佑我大清了。”太后安了座,对着坐立不安忐忑无比的皇帝笑道:“皇帝你也别急,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懿贵妃身子康健,胎儿也健壮的很。”

    “那就好,懿贵妃是有福之人,想必无事,哀家就陪着你在这里等着好消息。”皇太后发了话,丽嫔就更加不敢劝,一群六宫嫔妃也不敢自行离去,只得陪着两个**的主子一同枯等着。

    痛,懿贵妃只觉得自己的下半身要被劈开一样,还是用钝刀慢慢割着,怎么觉得和凌迟处死一样的感觉!双手用力地抓住明黄色的锦被,头痛的都要爆炸了,伏在身下的稳婆一直大声地呼喊着“娘娘,用力些,奴婢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帆儿在边上带着哭音,帮着懿贵妃擦汗,“娘娘,用力,马上就不痛了!”安茜也满头大汗地帮着揉懿贵妃的肚子,杏贞觉得自己的肚子要爆炸掉了,几个稳婆还叽叽喳喳地叫懿贵妃用力用力,杏贞忍不住,抬起头,朝着那些碎嘴的八婆们大吼了一声:“全部给我闭嘴!吵死了!”

    寅时过了半刻钟,殿后的懿贵妃叫声终于慢慢低了下来,断断续续地呻吟声之中,突然又高呼了一声(或者是怒斥声),然后就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一个响亮的婴孩哇哇大哭,啼哭声清越,在咸丰四年的正月初一凌晨响起。

    咸丰皇帝连忙站了起来,焦急地看着后头,一个嬷嬷小跑着出来,脸上带着巨大的笑容,奔到皇帝面前,咸丰皇帝还未等那个稳婆靠近,连忙发问道:“怎么样了?”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那个稳婆跪在地上,口里恭喜出声,“是个小阿哥,五斤九两!健壮的很,刚生下来就大声哭了!”

    皇帝倒坐在了宝座上,不敢置信地望着那个跪在地上的稳婆,又转过头看着对着自己笑眯眯的皇太后,一种巨大的喜悦像温暖的热水包住了自己,让皇帝觉得真是从毛孔里都透着一股舒服劲,咸丰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在乾清宫里的众人听来,后殿新出生皇子的哇哇哭声和前头皇帝的哈哈大笑,在此时是如此的统一协调。

    皇帝想起了懿贵妃,连忙问稳婆:“贵妃怎么样了?”

    “回皇上,懿贵妃有些累了,现在生皇子之后就累得睡着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