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扶摇直上(四)
    在一片庆喜声之中,僧格林沁摇了摇头,缓慢地开口道:“那些当地的人也说了,在半个月之内不会降温而已,若是半个月之后寒潮到了,加上发逆驻扎的河谷北边还有个小山障着,一时之间倒是也难以攻下,到时候也是万事不能预料,中军传令!”僧格林沁对着亲兵说道,“即刻将大营开拔,往南边去,本王就围在颍河边上,亲眼看着发逆怎么束手就擒!”

    “喳!”

    十二月初二,僧格林沁中军移驾至颍河和老颍河交汇处的坡边村亲自督军,清军声势大振,林凤祥所部几次突围都被打了回去。

    两河交汇处的坡地之中,北靠青山,安扎着一片的太平军营寨,接连的败仗,且战且走,还被清妖围在了这两河交汇之地,清妖的十面埋伏大军虎视眈眈,就等着自己弹尽粮绝,然后来个瓮中捉鳖了。

    愁云惨雾的林凤祥帅帐里头,一群太平军的将领皱着眉头在帐内不说话,虽然现在军心未颓,可是这样的被动挨打,终究不是什么好事,虽然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北上救援的北伐后援部队已经被阻在了庐州府。

    林凤祥心中悔恨无比,前些日子居然没发现清妖的诡计,看着清妖势大,就想着往能喘息的地方跑来,怎么知道跑到了这个绝地之中,天又助清妖,今年居然是个暖冬!想着趁河水结冰跨过这滔滔河水再往南边撤退的想法又难以实现,难道天要亡我?

    甩了甩头,林凤祥抛开了这个不吉利的想法,问站在一边管着粮草的将领,“如今营中的粮草还够多少时日所需?”

    边上的将领打开了账本,看了看最底下的数额,心里略一估算,开口回答道:“侯爷,本来粮草是不多了,不过上次咱们抢了杜曲镇上的粮食,稍微丰裕些,如今估摸着还能用上二十天左右。”

    “好!”林凤祥连连点头,“既然最近这些日子粮草无忧,咱们就安心驻守,本侯就不信,再过十几天,这天气还是这么的暖!诸位兄弟,如今且安心守着,切莫让清妖劫营了去!两道河是清妖的屏障,如何不是咱们的屏障!”只要北边的那座低矮却又险峻的山守住!

    僧格林沁乘船过了老颍河,在离开船蹬上岸的时候,不知水性的僧格林沁还晃了下身子,险些跌倒,边上的亲兵连忙扶住,僧格林沁自嘲地笑道:“看来本王还是在马背上舒服些,这船上是呆不惯咯。”一群将领哈哈大笑,牵着马让僧格林沁上吗,簇拥着到了河谷北边的山后看看敌情。

    用千里眼看了看驻扎在山上的一部太平军,只见那些发逆军容齐整,神色彪悍,僧格林沁不经意间皱了皱眉,这发逆的军心未颓,急切之间恐难以攻下,只能是缓缓图之,等到他们弹尽粮绝,饿也要饿死他们!

    见这山势陡峭,可见是个易守难攻的重要据点,若是此山能攻下,一鼓作气,就能将发逆冲进颍河里头!

    僧格林沁挥着鞭子指向那座山,问边上的地保:“此山唤作什么名儿?”

    “回官爷,这山名儿叫落凤坡。”

    “落凤坡?”僧格林沁嘴里重复了两遍,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边上的师爷不失时机地凑趣起来,拍马上前问道:“大帅为何发笑?”

    “我笑林凤祥就要死在此地!”僧格林沁调转马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落凤坡,身后一干一头雾水的将领依次跟上,“落凤坡,嘿嘿,当年号凤雏的庞统也是死在落凤坡,如今这林凤祥也在落凤坡,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要断翅哀嚎归西了!”

    “不错,真是天佑国朝!林凤祥东突西窜,却是自寻死路,到了这么一个绝地来!”

    “极是极是。”

    于是两军继续僵持在临颍县老颍河和颍河之间的河谷地带上,滔滔河水一样是太平军的屏障,满蒙八旗们只能是从落凤坡一线试图攻打太平军,僧格林沁未下死命,也不欲伤亡过多,回了京城无法向那些八旗的大爷们交代,于是也就是各部轮流上阵,练练兵罢了。

    僧格林沁端坐在在帅帐之中,看了看日子,今天已经是十二日了,若是这几日还攻不下落凤坡,也就罢了,等天气冷了起来,冻透了河底,再策马过去灭了这些发逆就罢了,说不得又要准备一场血战!这样的话,在腊月之前恐怕是收不了网,皇上那边交代不过去啊

    正在僧格林沁思绪万千的时候,帐外的亲兵进来打断了僧王的独自沉思,“大帅,健锐营守备武云迪求见!”

    “叫进来!”

    “喳”

    武云迪还是穿着那副银白色的铠甲,进来单腿跪下行礼,僧格林沁挥手让他起来,开口问道:“你这小子,今天不是轮到你健锐营去冲一冲落凤坡上的敌军吗?怎么的如此早就回来了?”

    武云迪连忙拱手,恭谨地回答道:“大帅,标下今天去攻打落凤坡的时候,无意中探到山边有一个峪口,地势低洼,一头连着颍河河道,一头连着发逆驻扎的河谷平地,峪口里头是流沙泥浆,标下探了一下,深不可测,所以发逆也没有派兵驻扎,此路虽然不通。不过倒是让标下想出了一个破敌的法子出来!”

    “哦?”僧王颇有兴趣地望着这个生擒了李开芳的八旗新锐,开口问道,“你且说来让本帅一听!”

    “堵住下游的水,将颍河水灌入峪口,咱们也来一个水淹七军!”

    “水淹七军?”

    “正是,如今暖冬,趁着河水未冻,在颍河下游筑起堤坝,将水势抬高,炸开颍河河堤,把水漫入峪口,将发逆的阵营尽数冲散!”

    僧格林沁刷地站了起来,“走,带本王去看看那个峪口!若是能有用,咱们就可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全部让发逆的八千大军全给我喂了鱼虾!”

    “喳!”

    十二月十六日,清军在颍河下游筑坝抬高水势,又在落凤坡的峪口边上炸开河堤,将滔滔颍河水灌入两河交汇的河谷地之中,太平军军势大乱,健锐营守备武云迪和察哈尔都统唐布拉吉身先士卒,奋勇向前,一堵攻上了落凤坡,但是林凤祥临危不惧,自己弃河谷之地的大营于泽国不顾,率大军上了落凤坡,固守住了落凤坡。

    十二月十七日,天气骤然转冷,颍河开始结冰,太平军的大营中湿冷无比,加上粮草开始逐渐地短缺,缺医少药,不少太平军的士卒倒了下去就没再起来,僧格林沁又命令火器营日夜不停往着太平军的大营发炮,太平军只能缩在死角处保全性命,越发不敢警备大营。十二月二十四日,老颍河颍河冻底,各部齐发,踩过河上的坚冰,攻入河谷之地,全歼河谷的太平军,四处围住落凤坡,一发力,二十五日,在落凤坡山顶上帅帐之中,轻轻松松地擒住了已然因为重度风寒陷入昏迷的林凤祥。至此,太平军北伐两部林凤祥和李开芳已经全军覆没,中原一带平靖,比历史中北伐军覆灭的时间早了一年多,而且将损害控制在了安徽和河南两省之中,并没有在原来的历史之中那样,林凤祥部攻占了杨柳清,离着北京城不到三百里路,搞得整个天下都为之震动

    咸丰四年正月初一,在中和殿大朝会之后,通宵未眠的咸丰皇帝依旧精神振奋,丝毫不觉得困顿,再次翻看了僧格林沁的报捷奏章,细细的又从头看了一遍,只觉得其中的惊心动魄和跌宕起伏真叫人欲罢不能,长吁了一口气,皇帝放下了手中的折子,饮了一口参茶,这兴奋的情绪才算慢慢地平息了下去,定一定神,皇帝开口吩咐杨庆喜,“传旨,僧格林沁,博多勒噶台亲王世袭罔替,赐三眼花翎,许穿明黄色!武云迪献计有功,即刻升任健锐营都统!其他满蒙八旗将领,命军机处和兵部从优议功!”

    “喳!”

    还有皇贵妃,到底是她提起了僧格林沁,才有眼下这大功,这皇贵妃不够酬兰儿的功劳,咸丰皇帝心里定了主意,还要给兰儿应有的地位和荣耀!

    就在这个时候,如意进来打千行礼说道:“皇上,户部侍郎内务府大臣肃顺在殿外递牌子求见。”

    “叫进来。”咸丰皇帝歪在炕上,见肃顺在下头跪下行礼,连忙叫起来,笑着说道:“肃顺你筹集粮草办的极好,如今这河南的发逆已然全歼,其中说不得有你的一份功劳,朕的意思,让你先当这户部的满尚书,别的也不用管,先把安徽江苏江西各省的军饷筹备起来,朕是眼巴巴等着下一场大胜了!呵呵。”

    肃顺跪下磕头谢恩,之后又站了起来,束手恭敬地开口问道:“臣今个进来是问皇上的主意,懿皇贵妃的册封礼该如何操办为是?”这是他在行使自己内务府大臣的职权了。

    “按照往常的例子,再丰厚几分,懿皇贵妃与别人不同,”皇帝定下了要花团锦簇烈火烹油的基调,想了一下,又把刚刚心里在思量的事儿说了出来,让肃顺险些震惊地站不住脚。

    “肃顺,你也是爱新觉罗的宗室,懿皇贵妃诞下龙子,有功于宗庙,江山后继有人,朕欲册立皇贵妃为皇后,你看如何?”

    传旨回来的杨庆喜站在东暖阁的外头,听到了这样震惊的事儿,越发不敢发声,屏息静气地候在外头,竖着耳朵细细地听起了君臣二人的对话起来……25万字还没有a签,有点小伤心,需要大家的强烈祝福好吗,需要票票来砸我。!!!!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