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一、中宫皇后(一)
    懿贵妃终于在漫长的沉睡之中醒了过来,躺在万福万寿云纹大红锦被里头的杏贞,散着一头墨云般的长发,抬起重若千钧的脑袋,借着室内点的龙涎香红烛的通明火光,转过头看见趴在床边睡着的帆儿,地上的火盆里头燃着红罗炭,室内温暖如春,懿贵妃想说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枯疼痛,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

    杏贞的举动虽然是极轻,但还是惊醒了在假寐的帆儿,帆儿揉了揉眼睛,看到自家的大小姐迷茫的睁着眼睛,连忙从地上跳了起来,边连连出声叫道:“娘娘醒了!娘娘醒了,夫人,娘娘醒了!”看到杏贞想挣扎着起来,上前扶起了诞下皇子的六宫嫔妃之首,帆儿的声音惊动了外头,在这个时候,乾清宫后殿外头响起了一叠的脚步声,珠帘卷起,母亲富察氏那激动又欣喜的面庞就映入了杏贞的眼帘,身后的唐五福小安子安茜等一干服侍的宫人也是一脸激动地看着自己。

    杏贞不明所以,动了下身子,突然下体的一阵剧痛让自己的神经恢复到了清醒状态,不由自主地一声惊呼,痛觉?杏贞低下头看着锦被下的自己的肚子,居然是干瘪了!这难道是?

    帆儿看到杏贞呀呀欲发声,连忙将放在床边的蜂蜜温水拿了起来慢慢地一口一口喂给杏贞,杏贞喝了几口,润了润嗓子,终于能用沙哑的声音说话了。

    “孩子怎么样了?是男是女?”

    富察氏满脸堆笑地上前的代替帆儿,让杏真倚着自己,帆儿连忙和一干宫人跪下恭喜杏贞。

    “恭喜皇贵妃娘娘,贺喜皇贵妃娘娘,娘娘诞下了一个阿哥!”

    一种巨大的喜悦和复杂情绪充斥在杏贞的心中,靠,老子居然生了一个儿子!富察氏也连连用绢子抹眼角,“正是呢,娘娘,正月初一寅时二刻,娘娘您生了一个阿哥!五斤九两,健壮的很,皇上高兴地已经去奉先殿祭告列祖列宗了!”

    “快把阿哥抱来给我看看!”狂喜之中的杏贞下意识地忽略了众人口中的“皇贵妃”,连忙不顾得疼痛,一叠声地叫把自己生下的儿子给自己看上一眼。

    小安子连忙到西配殿请出了小皇子和乳母,那乳母三十多岁的年纪,长得白白净净,一副团团圆圆的子孙娘娘相貌,抱着阿哥上前行礼,口里还说道“小阿哥给额娘请安了。”这才把在襁褓之中刚生下的阿哥抱给了懿贵妃看。

    杏贞倚着富察氏的身子,抬起身子,气喘吁吁地看着襁褓之中的儿子,这感觉真奇怪,虽然骨子里还是一个男人的灵魂,如今看到在襁褓之中呼呼大睡的历经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儿子,却又生出了一股以前从未有过的母爱柔情,这难道是灵魂会和**慢慢地结合,相互影响,相互作用渗透吗?

    未来的同治皇帝在襁褓之中刚刚喂饱了奶水,呼呼大睡,五斤九两,看来是极健壮的,将来相比也能少些磨难。

    杏贞看着这个皇帝的大阿哥,眼中湿润了。边上的小安子和帆儿一干人等想着主子肯定是觉得自家主子觉得日后有了依靠,这才感动的快流泪了,岂不知杏贞心里的想法是:

    “草泥马,生孩子居然这么痛,难怪我生了之后就晕倒了!日后网上的段子是一点都没错!说生小孩子就是在你鼻孔里把一个西瓜拔出来,这种痛我是这辈子都不想再受一次了!”

    富察氏看着自己最骄傲的女儿,爱怜的说道:“娘娘你今个儿手还软,且先别抱大阿哥了,让乳母抱到里间去休息吧,等过几日娘娘能下床了,再抱大阿哥也不迟。”

    杏贞点了点头,让乳母抱着这古老帝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下去休息,闭了一闭眼,又开口说道,“皇上那边怎么说?”

    唐五福上前行礼,奉上了一个钿玳瑁红漆托盘,上面有着一卷黄布卷纸和一个金册和一个金印。“皇上已经封了娘娘为懿皇贵妃,摄六宫事!这是册封的圣旨和皇贵妃的金册金印!”

    皇贵妃?居然不是皇后?杏贞疑惑地甩了甩头,罢了,皇贵妃又摄六宫之事,这也是副皇后的职位,皇后的待遇了。也不差这么半步,等儿子平安养大,皇帝自然会给我一个交代的。

    产后脑子不太清楚的杏贞这个时候忘记了咸丰皇帝以前说过的“生下阿哥,就立为中宫皇后”的承诺,只想再好好地睡一觉,养养精神,恢复身子的剧痛。

    小安子上前禀告道:“养心殿的杨总管午后的时候儿过来问了我,问娘娘什么时候醒,他好来请安。”

    杨庆喜有事找我?“明个等我醒了,有精神头儿的时候儿,再去请他过来,本宫先再睡会,叫大家警醒些,这可不是储秀宫,在乾清宫里头别得意忘了形,”皇贵妃转头和富察氏说道,“额娘,你帮着我,照顾下大阿哥,和宫里的这些人。”多少人看着自己生下的这个儿子红了眼,说不定一个眼错不见,就有人要行那不轨之事!

    “臣妾晓得,娘娘你就再睡会子吧。”懿皇贵妃喝了镇痛的汤药,嘴角带着一点笑意,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终于生下儿子了。

    六宫这里,终于不用再担心了

    正月初二上午,外命妇进宫朝贺太后,并到乾清宫后殿恭祝懿皇贵妃喜得贵子,皇贵妃叶赫那拉氏杏贞在内室听到安茜的悄悄呼声,不耐烦地把身子转到内侧,继续呼呼大睡毫不理会,贞定夫人富察氏无法,只能是携了乳母抱着大阿哥出来应付外命妇,正在喧闹时候,六宫嫔妃又络绎来乾清宫恭喜,一时间,这大内的第一威严宫殿内群雌粥粥,娇声软语,众女看在在襁褓之中懒怠的大阿哥,心里各怀心思,面上却是丝毫不露,齐齐恭贺不已。

    到了初二的下午,懿皇贵妃终于在长达一天多的沉睡之中醒了过来,满意地伸了一个懒腰,守在窗前的安茜,从红罗炭上搭着的铜炉里头倒了一碗奶茶出来,递给了杏贞,皇贵妃也觉得口舌有些干燥,就着安茜的手一口气喝了半碗,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似乎被拆成七八节的身子也逐渐终于合在了一起,杏贞开口问安茜:“今个有哪些人来了?”

    “外命妇和内命妇都来了,贞定夫人带着大阿哥出去应酬了一番,因为娘娘您没起来。”安茜无声地对着自家娘娘的嗜睡提出了控诉。

    “好了,安茜,我也是难得睡个舒服的懒觉,前些日子怀大阿哥的时候,老是睡不好,如今趁着能睡几日就睡几日,皇上来过了吗?”

    “用午膳的时候儿皇上来过,看娘娘还在熟睡,略微坐了一会,看了看大阿哥,也就回养心殿了。”安茜回答道,又想起了什么,“倒是杨庆喜总管走的时候,又叮嘱了我一番,说娘娘醒了一定要让他过来。”

    “哦?看来他是真的有事儿告诉我,你快叫小安子去请他,就说本宫已经醒了,哎,也别打扮了,就让我松快些日子吧。”

    “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