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一、中宫皇后(二)
    半顿饭的功夫,杨庆喜到了乾清宫的后殿,掀开帘子,看到懿皇贵妃倚在多子多福的八角枕头上看着自己,一个哆嗦,连忙跪下行礼请安,“奴才恭贺皇贵妃喜得贵子!”

    “起来吧,等下回去的时候,去唐五福那儿拿一包银子赏钱,皇上成日叫你来本宫这里头跑,你也挺累的,拿去买酒喝。”杏贞懒洋洋地摆了摆手,让杨庆喜起来,“你有没有什么事儿要和本宫说?”

    “这”杨庆喜迟疑了一会,看到皇贵妃的边上只有一个帆儿伺候着,杨庆喜也知道帆儿是皇贵妃带进宫里的老人,今天说的话也不虞外泄,便压低了声音说道:“娘娘,昨个晌午,皇上在养心殿问肃顺有关立娘娘为中宫皇后的事儿,肃顺大人就说了几个字,就把皇上的念头打消了!”

    “什么!”杏贞大骇,连忙用手臂支起身子,脸上一片惊怒,肃顺你管的真够宽的!

    “肃顺他说了什么?”在杨庆喜听来,懿皇贵妃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朕欲册立皇贵妃为皇后,你看如何?”

    肃顺听到了咸丰皇帝的话语,连忙跪下磕头,“臣万死不敢奉召!”

    “这是为何?”咸丰皇帝疑惑地问这第一得力的宗室干臣,“你站起来说话,朕与你君臣相得,也不用老是闹这些虚礼,有话直说便是,皇贵妃有功于社稷,诞下龙子,此外也是善于军略,帮着朕料理内廷,出谋划策剿灭发逆,堪称贤内助,为何肃顺你如此坚决的反对呢?”

    “皇上您难道忘了皇贵妃的满洲老姓了吗?”肃顺声音低沉似乎软弱无力,却是骤然射出了一把直插皇帝心窝的利箭!……

    满洲老姓,叶赫那拉!

    杏贞心里宛若黄钟大吕,一次次地反复回荡起这几个杨庆喜转述的话语。

    灭大清者,叶赫那拉!

    在东北辽阔的土地上,生活着众多的少数民族,女真也在其中。到明朝时,女真分为建州海西和野人三部分。

    明永乐元年,明政府在绥芬河流域设置建州卫,后来又任命**哈赤的先祖猛哥帖木儿为建州左卫都指挥使。两卫辗转迁徙,都迁到了以今新宾老城为中心的地方,后又分出了建州右卫,这样就形成了建州卫建州左卫和建州右卫。

    叶赫是海西四部之一,与其它几部一起生活在今辽宁开原以北至松花江大曲折处。叶赫先世姓土默特氏,本是蒙古族,后来灭掉扈伦纳拉部,改姓那拉氏。叶赫那拉是太阳的意思(爱新觉罗是金子)。明朝,叶赫的两个后裔清佳努和扬吉努为首领,他们依险筑城,称雄于海西女真,与爱新觉罗部争锋。由于长期共处和交流,叶赫与建州在语言服饰等方面基本相同。

    明万历四十七年,**哈赤攻下了叶赫城,叶赫首领金台石被捉。据说,金台石临死时大喊:就算我叶赫那拉只剩下一个女人,也要灭爱新觉罗,讨回血债!这个在**哈赤时代就传承下来,在清朝两百多年的历史长河之中沉浮不定的的预言在日后的确是得到了证实,统治中国长达半个世纪的慈禧太后,一步步将中国的近现代萌芽扼杀在摇篮里的她,还有抱着宣统皇帝黯然下台的隆裕太后,都是姓叶赫那拉氏,在杏贞这个后来人看来,“灭大清者,叶赫那拉”真是一个令人惊悚而又精准的预言。

    懿皇贵妃定了定神,心中微微冷笑,虽然自己和后世历史上的慈禧不是同一个人了,有意或者无心,目的却是一样的,只有把这腐朽的房子给慢慢拆掉,建一个坚固的新房子。

    “肃顺说了这个无稽之谈之后,皇上怎么说。”懿皇贵妃恢复了风轻云淡的样子,没办法,谁遇上这么恼火的事情都要心情不好,不过两世为人的懿皇贵妃已经是恢复了六宫第一人的风范,风轻云淡地开口问。

    “皇上变了脸色,默然想了半响,就叫肃顺跪安了,不过也就没提中宫的事儿了。”

    这皇帝,杏贞摇了摇头,觉得真是够了,咸丰皇帝耳根子不是一般的软,谁的话都听得进去,不过也是无妨,日后的圣母皇太后都是斗死了贵为摄政的肃顺,如今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户部尚书而已,还企图不让我上位,可见是自不量力。

    “本宫知道了,帆儿,你去和五福说,拿一匣子金瓜子来赏给杨总管,杨总管,”懿皇贵妃看着面前的养心殿大总管点头含笑说道,“日后下了差事,多来本宫这里多走动走动,聊聊家常也是极好的。”聪明人无需多说什么,杨庆喜也满脸堆笑地说道:“这倒是奴才来讨皇贵妃娘娘的赏了。”打了千谢恩退下了。

    安茜不声不响地进来,往着宣德炉里头加了一把百合瓣模样的龙涎香,室内更加是香气馥郁,令人昏昏欲睡,见着懿皇贵妃木着脸坐在床上,安茜上前关切地发问:“娘娘,要不再休息会,外头的事儿现在还是先放放吧。”

    杏贞摇了摇头,冷然出声:“不是外头的事儿,是这内宫的事儿!那肃顺居然如此多嘴,在皇上那里进了本宫的谗言,‘灭大清者,叶赫那拉’让咱们软耳朵的皇帝一下子打消了立中宫皇后的心思!好你个肃顺!”不就是抢了你建言皇帝各地办团练的功劳吗!居然如此对着我不顺眼,“想着置我于死地——日后皇上若是再相信他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一丈白绫赐死我这要灭大清的祸害!”

    “娘娘!”安茜叫了一声,却也不敢接话茬。

    “罢了,你把咱们储秀宫里头,西暖阁多宝架上的乾隆粉桃碧枝粉彩果盘取出来,放在匣子里头,送给太后娘娘,什么话也不必说,太后娘娘自然知道。”现在也该让这以前的皇贵太妃,现在的康慈皇太后出马了,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呢。

    “是。”

    “叫小安子过来,本宫要让他出去说几句话。”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