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一、中宫皇后(三)
    咸丰皇帝批完了军机处和兵部对河南安徽江西各省将领的奖赏折子,在上头朱笔御批了几个鲜红的字“准该部议奏”,看看下头的几个省份报灾要赈灾的折子,原来新年新春喜得贵子又南边大胜带来的好心情一下子没了,一脸腻烦,放下了朱笔,扬了扬脸,一直在暖阁里头伺候的如意识趣地上前,叉手听着皇帝的吩咐。

    “皇贵妃那头有什么事儿吗?”

    “太医刚刚来报,说皇贵妃母体康健,大阿哥也是难得的健壮,每日就是吃奶睡觉,两三日就大了一圈了呢。”

    “好,”咸丰皇帝的兴致又起来了,“走,咱们去瞧瞧皇贵妃和大阿哥。”……

    康慈皇太后看着安茜奉上来的红木匣子,德龄打开了匣子,里头装的赫然是储秀宫拿来的乾隆粉桃碧枝粉彩果盘,上头的桃子色彩鲜艳欲滴,太后瞧了瞧,不动声色,对着安茜笑眯眯地说道:“你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她的意思哀家知道了。”安茜福了一福,转身出了慈宁宫。

    德龄抱着那个匣子在边上默不作声,瞧了一眼盘坐子在炕上拈着佛珠的皇太后,想了一会,把刚刚打听到到肃顺在养心殿对着皇帝说的几句话一字不落地告诉了康慈皇太后。

    太后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原来是这里头的缘故,难怪如今这叶赫那拉氏虽说诞下龙子,六宫无主,居然也只是皇贵妃的位份,罢了,她当初帮了老婆子,如今我也该回报她了,德龄,你瞅着皇帝什么时候有空,请他过来,就说哀家备好了他最喜欢的杏仁茶,等着他过来用些。”

    “喳。”……

    这宫里就是一堵透风的墙,下午刚过了没多久,日头刚刚有些偏西,六宫里有头有脸就全部知道了,贞妃在钟粹宫里头听到了肃顺在养心殿对着皇帝说的这几句话,惊地险些坐不住了身子,问着梅馨:“这可是真的?”

    “奴婢估摸着是真的,是皇贵妃今日最得宠的小太监去内务府拿节礼的时候,一不小心说秃噜嘴了,不然皇上那边是问不出来这些事儿的。”

    “原来如此,不然如今以储秀宫里头那位得宠的架势,那里当不了皇后”贞妃喃喃自语,无意识地用带着蓝宝石银护甲的左手抚摸着鹅黄色的靠垫。

    “娘娘,咱们是不是该推波助澜一番?眼下皇贵妃若是中宫无望,那数下来位份最尊贵的嫔妃就是娘娘您了。”梅馨连忙出谋划策。

    贞妃钮祜禄氏点了点头,“也罢,什么时候皇上来钟粹宫的时候儿我也提一句,不,梅馨,你叫人去养心殿偷偷瞧着,皇上什么时候有空了,本宫即刻过去!”事关自己和家族的一身荣耀,由不得这大事会静气的贞妃娘娘冲动了起来,这丽嫔手里可也有极为重要的砝码,那就是如今冰雪可爱的皇长女……

    咸丰皇帝在永和宫陪着丽嫔一起逗着皇长女,咸丰抱着皇长女,手里还拿着一个拨浪鼓在叮咚作响,皇长女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好奇的看着拨浪鼓,一双小手忍不住往前抓,皇帝哈哈大笑,将手里的拨浪鼓塞给了自己的大女儿,说道:“如今皇贵妃有了阿哥,大格格以后也多了个玩伴,这宫里头热闹些,朕的膝下也不至于那么荒凉。”

    丽嫔笑道:“皇贵妃娘娘有福气,拔了头筹,日后这宫里的姐妹们开花结果,自然会越来越多了,到时候就怕皇上您抱不过来呢。”

    皇帝被劝解地欣慰点了点头,“这是自然,你与皇贵妃自然是都有福气的,”丽嫔闻言笑开了花,咸丰突然叹了一口气,“如今皇贵妃诞下皇子,按照她往日的品行,如今更是有功社稷,朕想着要立她为中宫皇后,”丽嫔变了脸色,只觉得自己胸腔里头的一颗心怦怦直跳,险些要从嘴里一跃而出,

    “可是肃顺的话朕也不能不听进去,灭大清者,叶赫那拉,这是从前太祖时候儿就传下来的预言。”如今只是皇贵妃,自己宠爱些无妨,若是当了中宫皇后,这六宫之主,母仪天下,那权势滔天,日后若是真有预言此事,那可是不好说了。

    丽嫔按捺住心情,强笑了一会,才说道:“既然百多年来是有这个说法,皇上倒是也要注意些个儿。”眼前这个软耳朵的主子已然被说动了,那自己个再添砖加瓦一番,也不算是落井下石。

    “朕是该好好想一想,罢了,朕回养心殿去。”咸丰皇帝起身,“芊芊,”皇帝叫着丽嫔的小名儿,丽嫔连忙腻声应是,“晚上头朕来你宫里用膳。”

    “是,臣妾恭送皇上。”丽嫔连忙抱着大格格行礼如仪,低下的脸色隐隐有着一股笑意。

    能阻上一阻,说不定自己就要那几丝机会!……

    杏贞在暖阁里头抱着大阿哥,从原来的生疏僵硬,到后来的熟稔,杏贞慢慢地开始上手,抱着大阿哥,也就是日后的同治皇帝像宝贝一样抱在胸前瞧个不停,自己的儿子刚刚在奶妈哪里吃饱了奶,眼下是不哭不闹地,好奇地睁大眼睛盯着带着抹额的杏贞,杏贞小心翼翼地腾出手来,摸了摸儿子极细腻肥嘟嘟地脸颊,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该用什么方法教育儿子呢,数学物理化学?这些就算了,自己以前就差点没被数理化折腾死,还是学点文科的东西吧,以后长大了弹弹琴,写写字,让他的额娘把国家治理地太平盛世之后,再放心地交给他,让他做个坐享其成风流倜傥的盛世天子,嘻嘻。

    懿皇贵妃抱着儿子在呵呵傻笑,连咸丰皇帝进来好一会了都没注意到,边上的安茜和帆儿几个宫女在捂嘴窃笑,皇帝坐在了床头上,杏贞方才惊醒,依旧抱着儿子不放手,笑着道:“皇上什么时候儿进来的,臣妾倒是欢喜糊涂了,失了礼数,真是该死。”
返回首页